向內找 寬容 諒解 永不言棄

——讀《清理副元神中的舊勢力安排》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剛才仔細讀完了最近的文章《清理副元神中的舊勢力安排》,談談感受到的啟發。

首先作者的所見和所悟,僅供我們參考,我們修煉要以法為師,本文也是如此。

我回憶自得法以來的修煉歷程,有許多自己認為「怎麼我就這方面不能像別的同修那樣克服呢?我怎麼就做不好這點呢?是不是天生這方面就不如人呀?」想想跟同修文中描述的舊勢力的機制和干擾有關係,加上之前自己沒有嚴格按照師父囑咐的管理好業餘時間安排好三件事,就沒有那麼強的被法加持的力量。

我回想自己在修煉過程中主意識還算強的,生活中遇到的事基本能分辨對錯。但有時明知道不對也會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控制著自己的行為,消磨時間,這種東西很可怕,所以深深體會到師父強調大家一起學法切磋是促進精進的有效方法。

孤獨是一種很大的苦,但是我一出生就被安置在相對「寂寞」的環境中。我的際遇中這種安排是我需要在這種環境中去修好自己,但我曾經一直羨慕那些有家人同修的大法弟子。後來我知道了,這就是我的路,必須在沒有依靠和太多的引導(除了學法)之下走出來一條路。在我的精神世界中的際遇一直是「生離死別、分離、失去和放棄」。在不斷的剜心透骨的放棄中實際是鍛造出了堅強的意志,也不斷提升了對人生與世界本質的認知。想想如果過程中能遇到幾位精進的同修幫助和提醒,我應該會做的更好。

「有的副元神翻看主元神的輪迴記載,看主元神最怕甚麼。有的翻看幾世、十幾世、甚至上百世,找主元神的軟肋。」看到這段,我感到自己的「軟肋」被另外空間的生命找著了,我的輪迴中可能是積攢了許多「脆弱」的因素。

這個真的很可怕,別人也許在這點上走過去了覺的沒甚麼,而我修煉路上大的決定和摔跟頭都跟「脆弱」這兩個字有關。它好像是存在於我非常微觀的空間場中的因素,一碰撞到這個東西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就會感受到它從很深的地方透上來,很強勢,至少短時間內讓人有崩盤無法抵擋的感受,然後會立刻做出某些過後看來不理智的行為。

對於這種強勢「迷魂藥」我已經相對有對付它的經驗了,但偶爾還會被咬一口。例如前幾天我就犯了個錯誤,一定也對別人造成了傷害,雖然那是舊勢力的「離間計」,也是自己的不夠冷靜造成的,但是舊勢力的安排何其陰險。文中說「所以,當我們做事時,阻力來的太快,邪惡一直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打坐中我看到:我和同修在萬丈山崖之間走鋼絲。我對自己說:你永遠不要指望有誰對你寬容,你要修好自己,走師尊安排的路。」

確實,我應該萬分小心,從以往的經驗,現在師尊的安排對於我的修煉道路是一件意義重大的事,那麼舊勢力和壞的副元神也都會看到這種重大的意義,同修文中有這段,師尊講法中說:「這個舊的勢力在歷史上安排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做了極其周密、細緻的安排。它們為了它們安排的事情不出問題,在上一個地球時它們已經演習過一遍了。大家想想,它們能不執著嗎?它們能放手它們要做的嗎?」[1]它們必然會有所為,必然要阻礙干擾,以後還會步步驚心,現在要修的是一思一念,真是要隨時向內找。

同修文中這段我也感同深受:「靜靜回首走過的路,我看到,當我動搖時,師尊安排同修鼓勵我,當同修困惑時,師尊點悟我,讓我斟酌說的每一句話。每一時期遇到的事情,如何進、如何退,師尊安排的如此詳盡。當我們商量一些重大事情時,師尊用一個罩保護著我們,阻礙了舊神的窺測。在這個過程中,我進一步悟到了師尊講的「將計就計」的法理。在另外空間我的神體被打散的同時,師尊用障眼法障住所有神,一念造出了我的神體,舊神在毀,師尊再造,同時發生。舊神只看到了師尊在層層空間找尋我被打散的身體,卻看不到師尊再造我神體時的殊勝和莊嚴。弟子萬分感激師尊的加持、護佑,一切都在師尊的掌控之中。」

幸運的是我們有永不言棄嘔心瀝血的偉大師尊,是啊,這就是我們應該做的,我的現在和未來應該做的──永不言棄,對師父的信任永不改變。師尊在用「將計就計」幫助和成全我們,如果過程中有誰一時犯了錯,拿出寬容,舊勢力的詭計都會不攻自滅,它們最怕的就是我們之間的諒解和寬容。

師尊講法中說:「可是呢,我們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個理,不管是舊宇宙、新宇宙都有這麼一個理:一個生命的選擇是他自己說了算,哪怕在歷史上他許過甚麼願,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這裏包括正反兩方面,都是這樣。」[1]

無論這條路上還有多少凶險,還有多少舊勢力的詭計等著我們,按照師尊啟示的去做,去選擇,去堅持,去相互信任,就一定能走到那個最好的最後。師尊想要的結果永遠是我們行事的準則,因為師尊引導我們的一定是最好的那個結果。

讓我用文中四個字勉勵自己更好的在法中精進──永不言棄!

有不在法上之處還請指教,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