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冤枉」中超脫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在我們學法小組有一老同修,在下面我稱呼為大姐,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們在一個煉功點、一個學法組,我們很說得來,在我被邪黨迫害時,老大姐對我也有過幫助,我從心裏把她當作知己。

一天剛學完法,老大姐突然向我發脾氣,說我怎麼、怎麼不好,她老頭過病業關時,我如何不盡力,給她老伴發正念,就發了十五分鐘,我不是那個心就說我是那個心,我是那麼不好;我沒說的話也說我那麼說了,把我說的人品可壞了,最後還加上一句「師父在上」。

當時,大姐有一句話把我的魔性勾起來了,說我和某某說她腦子不好使,胡說八道,這是根本就沒有的事情。我說要是這樣,我去找她。而且,大姐還跟多位同修去說。我當時就陷入人中,心裏很難過,歷來認為多麼好的大姐,不見了,十多年的交往一下沒了,我心裏頭那個難受啊,像堵了一塊石頭一樣難受,感到人間的情甚麼也不是,一下子說翻臉就翻臉了。

從她家回來的路上,我就知道了,是師父給我安排提高心性的一關,我沒過好。明知道這是心性關,我一定要過好,但是,那個後天的假我總是為我的人心找藉口,甚至都不想上大姐那裏學法了。我的主意識告訴我的後天觀念:我就去,就去、就去。本來我是一星期去一天或兩天,但是事情發生後,我一連去了好幾天。

我學《轉法輪》的方式是背法,我覺的這樣記憶深刻。所以,我一年只能背一遍。在事情發生的第二天早晨,我老伴學法時就看到師父說:「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1]

我雙手合十,師父,這是在說我,心裏明知道是我該提高了,可我就是心裏不舒服,師父的話在那擺著,也知道這個理,可是人心就是去不徹底。怎麼辦?我就開始找我自己,為甚麼會遇到這個事?我都有哪些不好的心?

向內找,發現自己有不讓人說的心、虛榮心、愛聽好話、就是想享受人間的幸福,那能夠走出人嗎?要超脫出來,就聽師父的,就得能聽不好聽的,就是冤枉了,我也不為自己找藉口,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理清晰了,但是那個實質的東西,我感覺在很深空間還有,真是去也去不乾淨,感覺還有、還有。怎麼辦?我背《轉法輪》時一下明白了,師父說:「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2]

當我背到這段法時,我一下明白了,我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修,沒有複雜的環境,我就不能修了,是為了讓我提高。

想到這,我真是發自內心的感謝老大姐,太好了。大姐雖然也有要修的東西,可是她的閃光點太多了,對大法的堅定,尤其是當同修過病業關時,她都能正念加持或幫助,使她周圍的親朋好友也體驗到了大法的超常。她明白的一面為我沒修好的那部份著急,才出現了這個狀態,大姐是真的為我好啊,我真是太感謝大姐了。

為了讓我提高,師父操了多少心啊,我當時就雙手合十,謝謝師尊教誨,我一定要超脫出來,不陷在矛盾其中,請師尊放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