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過病業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七日】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個疾病纏身,生不如死被稱作「藥簍子」的人,嚴重的心臟病、肝炎、低血壓、神經衰弱折磨著我,整天一把一把的吃藥,活的很苦很累。那時老伴也是一身的病:股骨頭壞死、心臟病、腰椎盤突出、高血壓等。我們老倆口天天泡在藥湯裏,時時都在疾病中煎熬著、掙扎著。

一九九六年一月份,老鄉到我家串門,帶來一本《轉法輪》,我打開書看到師父的法像,身體一震,一股熱流通透全身,心裏很激動,就像見了久別的親人一樣。老伴兒先看了一遍,他對我說:這本書不是一般的書,是一本天書,是修煉的書,咱們也煉法輪功吧。就這樣我們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 隨後我們請來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像帶和師父的教功錄像帶,我們還把老鄉、鄰居、同事請家來一起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那些日子我家就像慶祝甚麼節日似的高興快樂。

修煉後,我們老倆口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疾病不翼而飛,我渾身是勁,走路生風,老伴原來被病痛折磨的不能走路,修煉大法後也丟掉了拐杖,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他整天樂呵呵的,逢人便講「法輪大法好」,人們都說他越活越年輕。我非常珍惜得法的機緣,每天如飢似渴的學法,只要一學法甚麼事都忘了,甚至忘了時間,我切實體會到生命溶入法中的每一刻的震撼與殊勝,每天活的快樂充實,性格也變得豁達開朗。

迫害下堅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了一場震驚世界的迫害法輪功的浩劫。大法蒙難,師父遭誹謗,大法弟子被迫害,電視媒體滾動播放造謠、誣陷、抹黑大法的邪惡宣傳。我非常痛心,替師父不平,替大法不平,那時我天天都在背師父的這段法:「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1]。我堅修大法的決心從來沒有動搖過。

可是老伴起了怕心,認為雞蛋不能碰石頭,胳膊擰不過大腿,從此以後他不學法也不煉功了,見人也不敢講大法真相了,而且還阻止我講真相做證實大法的事。

謊言、迫害動搖不了我信師信法的決心。為了讓人們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就用鋼筆在紙上寫「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是宇宙的大法,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條幅,晚上出去貼到牆上、電線桿上。我還買了一些黃布,剪成長方形布條,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放到車筐裏或店鋪上,後來又把真相短句寫在紙幣上,買東西時就花出去了。

這裏還有一個神奇小故事:由於我天天在紙幣上寫真相短句,有時候寫累了就想要是有個印章,一次就能印好多,還比手寫的好看。我心裏老是渴望有個真相印章,一天早上在給師父上香時,突然發現床上有個紙幣卷,還想誰把錢丟在這裏?拿起來打開一看,兩張紙幣裏卷著一個精美的印章,上面刻著「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我止不住的淚流滿面,感恩師父的心情無法表達,我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一定聽師父的話,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緊跟正法路,圓滿隨師還。

信師信法闖過關

老伴停止修煉後,完全陷入常人的狀態中,失去了被大法救度的機緣。不久不但舊病復發,還添了新病,成天泡在藥湯裏,病越來越重。於二零零九年六月走完了他常人的生命歷程。

我和老伴共同生活了四十多年,夫妻感情是很深的。當他檢查出肺癌晚期時,我一下感到天都要塌下來了。在他病危的日子裏,我整天照顧他,心裏很痛苦,學法、煉功都停下了,更嚴重的是我也出現了病業假相──咳嗽,痰裏帶血,越來越重,後來大口大口的吐血,看上去比老伴還厲害。孩子們看到我也病了,都嚇壞了,叫我馬上住院檢查,抓緊治療。我告訴他們沒有事,煉法輪功的人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可是孩子們不放心,不住的催我檢查,我的心一點也不動,就像沒事一樣照顧老伴。我堅信: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

老伴去世後,我還是不停的咳嗽、吐血。我就抓緊時間學法、煉功,晚上睡不著覺就背師父的《論語》。可是孩子很擔心,怕我病倒,非讓我住院治療。我告訴他們,我是煉功人,學學法,煉煉功,休息休息就好了,沒事,我不去醫院,你們放心去上班。可是誰也不肯走,都說不離開我,硬逼著我住醫院。我不答應,後來兒媳婦說話了:「媽,你不願意去住醫院治療也行,我認識一位大夫,醫術高明,我讓她給你檢查一下,確實沒有病了,我們也放心了,安心去上班,好嗎?」其他孩子們都同意這個意見。我嚴肅的對他們說:「不要逼我,我不想去醫院!」孩子們看我堅持不去,誰也不說話了。第二天早上睡醒了,病的症狀不翼而飛,全身輕鬆,精神也好了,吃飯也香了。孩子們都讚歎大法的神奇。

老伴去世後,見我獨自一人在家住,孩子們都說不放心,都爭著讓我到他們的家去住。我想我是修煉人,修好自己,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是第一位的。我就跟孩子們說:「你們的孝心我心領了,我知道你們都很孝順,我誰家也不去。」從此以後,我就自己在家,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煉功、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半夜十二點,我發完正念,和往常一樣準備脫衣睡覺,突然從門那進來一股涼風,一下撲到我的身上,當時我一下倒在地上,像被定住一樣動不了,全身難受的不行,昏昏沉沉的說不出話,氣也喘不上來了,心臟好像被一隻手拽著往下拉,感覺馬上就要死了一樣,但我心裏還明白,就在心裏喊:「師父救我!」此念一出,「唰」一下,一切假相都消失了,我又恢復了正常。我不由自主的哭了起來,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啊,是您從死神手裏把弟子奪了回來,要不弟子就沒命了。

感恩慈悲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今後我會更加精進,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