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弟子:堅信大法 闖過病業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這一天,是我終生難忘、深感殊勝的一天,在去紐約參加武術比賽的航班上,有緣榮幸得法。之後,我以真、善、忍為標準,開啟了修煉之路,努力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大法偉大、聖潔的法理,清洗了我的身心。

二零一三年七月中旬的一天,我突然感到胃不舒服,吃不下飯,吃上就吐,開始沒拿當回事,認為過幾天就好了。可是,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簡單,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不論吃甚麼、喝甚麼,嚥下去就吐,體重也逐漸下降,身體感覺一點勁也沒有,但頭腦卻非常清楚。我突然醒悟:魔難來了。第一時間,我就以法為師,對照自己,向內找真正根本原因。我清楚知道:一是自己業力所致;二是舊勢力干擾。不論哪種原因,只要堅持做好三件事就能排除。我明白:一個常人要走向超常,修煉的道路必然是曲折的,沒有一帆風順。我堅持學法、煉功、講真相救人,心中暗暗發誓:任何舊勢力、邪惡,休想動搖我修煉大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堅定決心。

雖然我信師信法堅定不移,但身體卻持續惡化,在三十天之內,我從一百五十磅快速減到一百二十磅,整個人有氣無力,此時,動功我已不能站立煉下去了,只好坐著煉靜功,時常夜裏疼的要命,攥著拳頭在床上滾來滾去,伴隨我的是繼續拼命掙扎,如似到了人生的盡頭,我太太也親眼目睹了幾次我痛苦掙扎的情景,雖然她也是大法弟子,此時此刻我掙扎痛苦的樣子,也讓她動了常人之心,她也說讓我去醫院、吃藥,我毫不猶豫的說:「那不是我去的地方!」真正的修煉人是不會有病的。我非常清楚:醫院、藥物,是常人用的,對真正的修煉人不起作用,再好的藥物,不都是我們這個空間分子構成的物質嗎?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我們修煉人煉出的是另外空間的高能量物質,人製造的藥物怎麼能與這些高能量物質相比呢?

每當我想起師父講的法,我就充滿信心,視一切都是假相,以正念消除它。我明白師父講的法理,我身上就存有大量的高能量物質,堅信一切都能戰勝,只是種種原因暫時不體現出來,不然,修煉人怎麼叫悟呢?怎麼叫過關呢?所以法理上我非常清楚。有時靜下心來,我再仔細看看全身:臉上、腿上、兩手臂,真是白裏透紅,絕不像有病之人,一切都是假相。我不斷的發正念:若是舊勢力干擾,就否定它,師父不承認舊勢力干擾,我也不承認;若是病業關來襲,闖過去,戰勝它。

雖身在極限痛苦之中,但我堅信大法的意志是非常堅定的,從未動搖過。經過幾次「正邪大戰」,我以真修大法弟子的標準挺過來了,瘋狂的病業敗在了我手下。轉眼到了九月初,雖然我以正念不斷戰勝著病業的干擾,但卻沒有徹底消除它。其中有幾次,我在武館突然疼的簡直要命,我怕學生們看見產生聯想,因為常人不知道修煉界的真實情況,所以我也就不告訴他們。我咬緊牙關裝作沒事,去辦公室關上門,疼到極限時,實在堅持不住了,就躺在地上,緊咬著牙,攥著拳頭,滾來滾去,那情景、那表情、那極限折磨難忍做出的姿態,如果當時有人看到我痛苦的程度,一定會讓人動了同情心,會果斷叫救護車把我送去醫院。我一邊求師父幫助,一邊在地上滾,一會兒背師父的《論語》,一會兒咬牙打坐煉功,我一邊求師父,一邊想著師父講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此時,我不斷的在心裏問自己:你是大法弟子嗎?我每次都是果斷的說:我是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雖然三件事做的不夠好,但是,我是大法弟子,任何邪惡、黑手、爛鬼,都休想動搖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修煉大法的堅定決心。

就這樣,我以堅定的正念、真修大法弟子的標準,戰勝了一次又一次的病業狂襲,闖過了一關又一關。我在過病業關這期間,正是本地大法弟子外出反活體摘取器官「徵簽」階段。雖然我的身體處在如此惡劣的狀態下,我仍然帶著點吃的堅持和同修外出徵簽。在外出徵簽期間,雖然沒有發生劇烈疼痛,但吃不下飯,即使吃上一點點也要嘔吐出來,迫使我無力不能多走路,只好隔段時間稍休息一會再繼續徵簽。試想:不用說我的身體處在極其惡劣下長時間不能吃飯,就是一個正常人工作一天不吃飯都不行,可是我能行,為甚麼?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常人,徵簽也是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救度眾生不可拖延。我的正念給了我巨大動力,和同修們完成了該做的事。

大約過了五十天,在我堅定的正念下,病業關闖過去了,我漸漸能吃下飯了,體重也開始慢慢增長了。不知何因,有一天,我的兩腿從上到下,從前到後長滿了紅圓圈,大小不一,圓圈周圍奇癢無比。此時我感到很可笑。心想:不論何種原因,前邊一次又一次的極限折磨,我都戰勝了,這點癢癢算甚麼?過了一星期就無聲無息的沒了。自此以後,我的身體逐漸恢復了,一年以後完全恢復到了原來的體重。

回想起過病業關的這五十天,當時對我來說是極其漫長的,真是度日如年。之後,我不斷的深思:如果我以常人的形式,去醫院醫治會有甚麼結果呢?毫無疑問,結果一定是負面讓人震驚,一定會付出經濟及更讓人遺憾的巨大代價。可是我,與常人不一樣,憑堅信大法奇蹟般的恢復了健康。通過這次過病業關,我深深的感受到法的威力是神奇、超常、巨大無比的。

在此,我也提醒同修們,在修煉中,若遇過病業魔難時,就要堅定不移的信師信法、正念強,消除一切負面懷疑,如果出現負面懷疑,就會符合舊勢力的想法,結果一定是負面;只有保持正念才有正面結果,才能戰勝魔難。

我再提醒過關的同修,要從正面看大法,可以回顧同修中有多少人從絕症中起死回生;又有多少人在生命危急關頭化險為夷,不要看極少數離世的人,二者是不成比例的。可我發現,有同修在過病業關時,往往首先用常人的方式對待,表面上明白師父講的法,可偏偏去按常人的病情方式去對待,這樣就脫離了大法弟子的標準,其結果正好相反。不把自己擺在真修的位置上,大法奇蹟怎麼會在身上出現呢?

作為真修大法弟子絕不能懷疑大法,只有堅信大法,才能戰勝一切病業及干擾;只有堅信大法,生命才是殊勝、偉大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