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退一念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九日】前段時間我身體出現異常,開始牙痛、胃痛,吃不下東西,睡不好;接著胰腺部位痛,痛的咬牙皺眉,難以忍受。但不管怎樣,我心不動、也不怕,先把家人穩住,對老伴說:「不管我怎樣,你都不要擔心,絕對沒有事。別讓我去醫院。」

我今年七十九歲,兩年前也曾闖過一次病業關,這一次也一定能過去。我把痛苦當作在清理身體,只要能堅持,我仍然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一個醫院退休的同修見我瘦了,對我說:「胰腺炎要痛死人的,我找同修幫你發一下正念。」我沒同意,因為關鍵是自身起作用。也有同修說還是去檢查一下好。我問:「檢查幹啥,想沾病?」同修說:「你是真正的信師信法。」我說:「是啊,信師信法不是口號。」

面對魔難,我清醒的知道一定要把握好,念要正。師父說:「不管怎麼樣,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沒有過不去的關。」[1] 我堅定信師信法,即使疼痛到極點,心也不動。一天晚上胰腺疼痛加劇,最後痛的全身猛的一彈震,身體像爆炸似的,一霎那我閃出一念:呀,我有些事還沒跟家人交待……隨即痛昏了。幾秒鐘後醒過來,馬上意識到那一念不正,既然堅信能過去,還交待甚麼後事?我加強正念,決不接受舊勢力的任何安排,否定它。師父接我走我才走。

正念一出,疼痛很快就止住了。當晚安穩的睡了一覺,當時我已經好幾天睡不好、吃不好了。第二天想吃飯了,此後飲食和睡眠就正常了。謝謝師父,我終於闖過了又一個大關。

魔難出現不是偶然的,我向內找,找到自己主要是怕吃苦,不精進。我是老學員了,但修煉以來一直怕煉功。煉動功時汗流不止,周身酸痛;打坐時腿也痛的難忍,沒毅力堅持。想找捷徑,自己心想在心性上多下功夫,用「修心」來代替修身消業的痛苦,結果怕甚麼來甚麼,業力沒消去,反過來瘋狂的干擾我。我曾無可奈何苦惱過,是否自己只能修這麼高了?一天晚上,煉功時間到了,我卻在看電視,看的是地球人與外星人的故事,時間比較長,正看的愜意,突然,電視像蓋了一塊布,屏幕被遮住了,幾秒鐘後又恢復了正常。我馬上悟到師父在催促我,我責備自己,怎麼這麼管不住自己呢?師父千辛萬苦度眾生,我還讓師父操心,真是慚愧。我下定決心:堅持煉功。打坐時腿再痛,我都咬牙堅持,心裏說:「好,這樣才能將業力轉化。」時間在一點點延長。很快盤腿有了突破,以前盤半小時就受不了,現在盤一小時也沒事,煉功不再是沉甸甸的包袱了。

經歷這次魔難,我體會到,當修煉中遇到問題時,往往進退就在一念間。我感謝師父一再延長正法時間,使我有機會趕上來,彌補過去的懈怠。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