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修棒喝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我到同修家請《洪吟四》,同修說書中第八十八頁《人生意義》這首詩,最後一句的最後一個字應該改成「地」。我也沒有詳細詢問原因出處,誤認為是明慧網通知。學法時告訴了小組同修,同修阿姨說要上網查一下再改。我沒說話,但心裏很不認同。同修阿姨又翻開書找了一會說,為甚麼,別的都是「目地」,只有這一個「目的」印錯了?我心裏認為她悟性差,沒好氣的說了一句話,覺得她麻煩小題大做。小組同修看看我,誰也沒說話。

回家後我和親人同修提起這件事,只是覺的自己有看不起同修的心,對同修不慈悲,思維和話語有強烈的黨文化毒素,但還是認為同修阿姨的悟性差,自己的悟性好,仍然沒有悟到自己的根本執著。

看了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九日文章《關於自行改字的感想》,尤其下面一段話:

「天已經黑了我便與妹妹同修一起從學法點出來往家走,在路上我問妹妹怎麼看這事,妹妹說大家不應該這樣做。她問我的看法,我說我個人覺得,這是嚴重的不信師不信法的行為,這是對師尊的懷疑,不相信師父。」

我感到有一種被突然棒喝後的震驚和清醒。

我修煉二十年了,真的做到信師信法了嗎?從洪觀到微觀每一個粒子都做到了嗎?沒有。

很多時候是在用人的思維想法對待修煉,對待師父對待大法,其實這是對師對法的一種褻瀆。給師父正法造成很多難以挽回的損失,給自己的修煉帶來數不清的魔難。

在這亙古沒有過的,創世主下世正法、拯救大穹的殊勝偉大的今天,讓我們在心裏,真正的明白創世主所在的位置。

寫到這裏,我的淚水止不住的流,感恩師父帶給我們的一切。

層次有限,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幫助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