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保護闖難關 放下生死轉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我今年七十三歲,修煉大法前,我曾患嚴重的二尖瓣膜狹窄、閉鎖不全、風濕性心臟病、心衰二-三°、肺心症,心房顯顫、氣管炎等十多種疾病。一九九四年八月,有幸參加了師父在哈爾濱傳功講法學習班。

一九九四年底,也就是修煉大法四個月時,身體開始消業表現,從頭到腳全身浮腫,臉腫得發青嚇人。家人看著都害怕,讓我去醫院。因為那時還沒有發表《轉法輪》,每天只知道煉功,不知道修心性。因此,我的思想也產生了動搖,一會兒認為是消業,認為師父已經把身體調整的沒病了,一會兒又認為是病,就這樣搖擺不定,也沒有去醫院。

七個多月過去,症狀還沒好,怕給大法抹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如果真的與大法無緣,擦肩而過,沒有這個福氣得大法,我不怨師父,也不怨大法,我去醫院手術,能下來手術台,我就繼續修煉大法。」我給家人寫下遺囑:「告訴家人萬一下不來手術台,你們不能怨我修煉法輪功,更不能怨我師父,怨大法,因為是我自己修不出來。」

住上醫院,手術前一天,醫生說:「如果你不想手術,還可以不手術。」我沒悟到這是師父的點化,我說:「手術的錢都借完了,不手術好嗎?」醫生說:「好,明天就手術。」

術前一天晚上,護士給我打了鎮靜劑針,並服用了安眠藥,結果我一宿沒睡,反倒精神起來了。其他患者和護士都很驚訝,怎麼會這樣。過後我明白,這是大法超常的展現世間,理是反的。

(一)心臟停跳七、八分鐘又活過來

我患有風濕心臟病三十多年,手術換了一個超薄金屬二尖瓣膜,整個手術過程,大法顯示了他的神奇。醫生告訴我,手術中出現過兩次奇蹟。

第一次是剛剛開胸時,醫生甚麼都沒做,我的心臟突然就不跳了,呼吸也停止了,整個過程持續了一分鐘後,心臟又從新跳動了起來,醫生們都感到很驚奇。

第二次是手術一切順利,當準備撤掉代替心臟跳動的起搏器時,我的心臟又一次停止了跳動,這次時間長達七、八分鐘。當醫生要通知家屬準備後事時,我的心臟突然又跳動了起來,跳了一會兒,醫生才撤掉了起搏器,一切都縫合好了,並觀察了一個多小時,看沒啥危險了,才把我推出了手術室。

像我這樣,心臟停止跳動了七、八分鐘還能活過來的,在醫學上是極其罕見的現象,幾乎沒有先前案例。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那麼大的巨難,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的身邊,悄然呵護著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手術後,我又從新修煉,二十多年來,我沒吃過一粒藥,沒去過一次醫院。醫生在我出院時告訴我一種藥必須堅持每天都吃,十年之內,還要再做一次手術換一次瓣膜,我沒有按照醫生的吩咐做,我就是信師信法,沒吃藥,沒換瓣膜,二十多年來一直活得很好。

家裏人不放心,總是催促我到醫院定期複查。我說:這麼多年了,家裏家外甚麼我都幹,洗衣服、做飯、看孩子,我都幹,我不是好好的嗎?!上醫院去看甚麼呢?我女兒不放心,她跑到醫院把我的情況跟一位教授介紹了一下,說我二十多年沒吃藥,醫生感到很驚奇。

(二)腦血栓症狀 第二天就好了

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元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丈夫強烈反對我繼續修煉,經常對我冷言冷語,甚至出言不遜;兒媳生孩子,兒子給別人打工,入不敷出,本來我的工資是全家主要經濟來源,可我被單位開除,收入分文沒有,這家庭生活簡直無以為繼。

面對這種內外的強大壓力,我決心反迫害。我知道,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最有福氣。我想我不能這樣一味躲避、承受,我要向單位領導和局領導講清真相。可是,我講真相時,總是帶有一種強大的爭鬥心、利益心和怨恨,自己正念不足,人心強烈,不僅效果不好,身體也被邪惡迫害。

有一天,我睡到下半夜兩點左右,突然感覺全身發沉。這是似乎是常人說的腦血栓症狀,身子不能動,一動就彷彿要裂開似的疼痛,不能睜眼,一睜眼就天旋地轉,心裏很明白,可是沒有力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兒媳聽到了動靜,問我怎麼了,我只能呻吟,張不開嘴說話。於是,她趕緊招呼我丈夫過來看我,忙說去醫院看看吧。我用盡全身力氣擺擺手,示意不要去,並在心裏一遍一遍喊師父救我。

沒辦法,我丈夫打電話讓女兒和女婿趕緊打車過來,我這時開始又吐又拉的,給他們折騰夠嗆。女兒問我怎麼辦,我告訴她趕緊給我的同修打電話。我除了喊師父幫我,在心裏也同時跟舊勢力說:不允許你們利用我的執著鑽我的空子。我有我師父管,你們都是被清除的對像,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你想拖走我,你得問問我師父,我師父是絕不會允許你們這樣做的,你是我師父全盤否定的對像,我也是全盤否定你的。

後來,同修們來了,大家一起幫我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很快我就好了。第二天,我有事出門,發現走路稍微快點,自己的右腳就劃圈,就像是腦血栓的後遺症似的。於是我口念正法口訣,站住不動,跺起腳來,有十幾遍,再走路,就不劃圈了。

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這是大法的威德在我身上的展現。

(三)牙疼來的快去的快

二零零四年過年,我突然感覺牙疼,簡直疼得我想撞牆,站不穩,睡不安,沒有食慾。牙痛難忍,我哭了。

師父在二零零一年就曾經點化過我「大法弟子在不斷的修煉中清除業力,使自己的身體不斷的向神體轉化。」[2]這時,我突然想起師父的點化,心想:對呀,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沒有病,牙痛這只是假相,這是迫害,我要清除它。想著想著我睡著了,夢見師父為我從牙中拔掉了三根紅線,從此我的牙再也不疼了。同修告訴我那是三根神經。孩子們說我這牙疼來的快,好的也快,真神啊!

大法的神奇在我的身上展現的有很多。例如當時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絕食反迫害長達十一天,人雖然瘦了點,但是整個人仍舊神清氣爽,甚麼活都能幹,向邪惡的獄警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又如,因為自己已經年過古稀,我的頭髮原本幾乎要掉光了。可是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居然又從新長出了黑髮。這一切都證實了大法的神奇偉大,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巨大承受使我度過一次次難關,走了過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