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就聽師父的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我修煉二十一年中,無論在甚麼時候、甚麼環境下、身體上出現的任何魔難……我都沒動過打針、吃藥的心,因為我心中有法、有師父,我不是常人,我是修煉人,難道修煉的人還會有病嗎?

有一次,同修被綁架,為了去營救同修,我騎車在馬路上摔了一跤。這一跤摔的可夠狠的,當時兩條腿摔的不會動、不能站立,此時我的第一念就是:「沒事。我是大法弟子,請師父加持,回家學法煉功就好了。」

我坐出租車回到了家門口。我家是五樓,上不去怎麼辦?當時我想:腿不會動,我的胳膊沒問題,我就用兩隻胳膊和兩隻手爬上了五樓到了家。到家我就在師父法像前說:「師父!弟子遇到魔難了,我就聽師父的話,開始聽師父講法、讀法、煉功,不把這魔難放在心上,請師父加持。」就這樣,我不需要家人伺候,因為我是修煉人,不能給家人添麻煩,我是大法弟子,我心中有法、有師父,雖然不能站立、行走,可是我扶著東西可以爬,就這樣每天除了煉功、讀法、聽法,我還給家人做飯、洗衣服、整理室內衛生……當我聽完師父在廣州講法時,我的腿突然間就能站立了,我又接著聽師父在大連講法,兩次講法聽完後,奇蹟出現了,我能慢慢扶著東西行走了。

在這期間,家裏的親人一再說服我去醫院,我心中有數,我是大法弟子,堅信師父、堅信法。我對家人說:「我是修煉人,醫院是給常人治病的地方,我沒有病,不能去醫院,我有師父、有大法,很快就會好的。」

師父講:「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1]我就聽師父的話,帶著這一顆對法堅定的心,終於走過來了。

當我第一次下樓去買菜時,市場做買賣的人都認識我,他(她)們被我的突然出現都驚呆了,他們說:「你兒子說你摔癱了,腿都不能動了,還不上醫院,你怎麼這麼快就好了呢?」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修煉人,我每天學法、煉功,就好了。」他們說:「這法輪功真神呀!真是神功!以後我們也煉法輪功。原來電視上說的甚麼『自焚、自殺、有病不去醫院死了』的等等都是假的,共產黨真是個騙子,欺騙老百姓,千萬別信共產黨那一套騙人的謊言。我們今天看到了你這個煉法輪功的是真實的,你的言行、所作所為,確實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們就相信法輪功,我們心裏都知道『法輪大法好』。」這個市場做生意的都這樣說。有的還讓我給他找《轉法輪》書看。

因為我的心正,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是嘴上喊的口號,而是體現在我的實際行動中,見證這一切的這個市場的有緣人就明白了大法好,也使他們得救。凡是大法真相資料他(她)們都搶著要,有的還多要幾份,說是送給他的親戚朋友。

走出情魔的干擾,學法救人

自從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我丈夫突然間離世後,我被夫妻情帶動了。師父說:「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這真是千真萬確的。因他離去以後,我的精神壓力太大了,整個人都變形了,身體急速消瘦,原來的滿頭黑髮變白了,我從不照鏡子,一個多月以後,偶然我一照鏡子,我的心一下就被驚呆了:你怎麼變成這樣了!簡直是個淒慘的老人,滿頭白髮,面部暗淡無華,眼睛無光,腰都彎了,昔日的那滿頭黑髮、紅光滿面、精神抖擻、愉快活潑、愛說愛笑的風華正茂的神態消失了。

「真羨慕你,你真年輕」這樣的話語聽不到了。我不敢面對這事實,心中非常自卑,那孤獨、寂寞、悲傷的思念,瞬間的摧殘,這無形的傷害,就把一個活潑快樂、無憂無慮的中年人變成了一個孤苦伶仃的老人。

師父說:「因為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兒女,說如何好,他死了;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1]

我一下子明白了,因為我沒放下這個情,才造成現在的這個局面,因為「情」太重,一下子掉下來了,所以就變老了。我明白了,全明白了,開始向內找,由於我的情太重,被情派生的敗壞物質,想過人的好日子的心、享受人中的快樂的心、依賴心、怕心、思念牽掛的心、怕自己孤獨寂寞的心、怕吃苦的心、恐懼心等等。他在的時候,是我的一個好助手,他走了,沒有助手了,甚麼都得我自己幹了,怕吃苦的心,找出這些干擾我修煉的人心,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加倍學法,往回返。我上午去偏遠的地方發放真相資料、勸三退;下午參加學法小組,集體學法互相交流,這樣提高的也比較快了。

我被這個「情」帶動的滿身都不舒服,腳痛,因為腳下有腳墊,腿疼,腦袋裏像灌滿了甚麼東西,昏昏沉沉不清醒,眼睛看不清東西,像是眼前有一層霧水似的,讀法時憑著自己以前背法的記憶,往下順著讀,根本看不清書上的字,這些痛苦都是由於我自己的「情」太重掉下來了,被邪惡鑽了空子的一種迫害。

我要奮起直追,放下所有的人心執著的情,忘掉這一切,改變人的觀念,快速的返上來,所以我每天早晨堅持晨煉,上午出去講真相、救人,下午參加學法小組集體學法。春夏秋冬,不論是嚴寒酷暑、風裏雨裏,堅持不懈,甚麼腳疼、腿痛的,只要一救人講真相甚麼都忘了,腳也不疼了腿也不痛了。

有一天早晨下雪,我想不出去了,可是又一想,我要是不去,今天一個也救不了,我要是去,就是救一個也不少,救一百個也不多。我就坐車去了,到那一看,真是一個人也沒有。我就發正念,尋找我要救的人,求師父加持,當我走到南邊拐彎的地方,就看到那裏有一群人,有的人認識我,他說:「這大雪天你還來了?」我說:「師父說『救人急』,下雪也不能耽誤救人呢!」他們衝著我豎起大拇指一起齊聲說:「法輪大法好!謝謝李老師的救命之恩。」我把我帶的那些真相資料全部都發給他們了,下午我就去學法小組學法,同修說: 「你這麼遠,下雪還來?」我說:「下雪怎麼能擋住我學法呢?」

師父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1]就在我橫下這條心學法、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我的身體越來越好,腳也不疼了,腿也不痛了,頭腦越來越清亮。

我記得有一次晚上睡覺,剛躺下,就覺得頭頂上轉,轉了一會兒,頭的右側斜上方就往外拽東西,明顯的感覺這個東西像橡皮一樣的有彈性,拽出來它就回去,然後再拽,就這樣反覆的往外拽,慢慢的在往外拽,最後把它全部都拽出來。像這種現象頭的左邊也出現過幾次。現在我的頭腦裏邊非常清亮了,眼睛前邊的霧水也漸漸的消失了,學法也不睏了,頭髮也開始變黑了,臉上也有了光澤,人也胖了。同修說:「你又年輕了,像以前那樣的白白胖胖的。」我心裏清楚,修煉人「心性多高功多高」[1]、「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只要你聽師父的話,學好法,堅持每天走出去救度眾生,你的一切就在變。

我這樣堅持上午講真相救人,下午參加集體小組學法,晚上做家務已經是五年了。在這五年中,我真正體會到: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無上榮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