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業關之我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當閱讀到師尊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說「需要人的時候,卻走了。」[1]內心觸動很大。本人自二零零二年修煉大法以來,看到新學員開始學法、煉功,重病、絕症不藥而癒,而一些老學員或擔當重要項目的負責人則過不去病業關離世,令人十分慨嘆。

在二零零九及二零一三年各有一位學員被送進醫院,最終醫生通知家人要有心理準備為她們辦理後事,有學員通知了我。我在心裏向師尊說:「師尊!求求您讓她們等等我,我下班後會去醫院見見她們。」

對臨終病人,醫院容許親友二十四小時隨時探望。在醫院裏,她們表面都沒有反應,只存一絲氣息。我像探訪親友一樣,帶著輕鬆的心情提點她們:「我們不是來探病的,是來與你學法、煉功的。」我和妻子動她們的手煉功,一邊煉一邊提點她們要自己動;之後一起學《轉法輪》,我們打開書本對著她們雖然是合上的眼睛一起朗讀,並提點她們要儘快睜開眼睛、張開口和我們一起讀法;之後交流,提點她們:1)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加持;二)發正念;三)向內找不足;四)儘快起來做好三件事。

我們也替她們發正念,離開前會替她們戴上耳筒聆聽師父講法,並向家人及醫護人員解說清楚。

二零零九年的那位學員兩天後醒來出院,二零一三年的那位一星期後醒來。家人要求她留院觀察、醫治一些時間後出院。同房的病人及醫護人員都嘖嘖稱奇,我們向他們講大法真相,然後留下我們準備好的資料。

通過身邊發生和本人親身經歷的病業關,我悟到:

1、與同修到醫院或過關學員的家幫助學員過病業關,同修通常帶著不安、嚴肅的心情,並慰問說:「今日精神如何呀!」「今天精神好多啦!」「今天的胃口好多了。」「我帶了清潤湯水給你。」「血壓高了!/低了!/正常了!」等等,都是被病的假相迷住的常人的關心和問候,同修之間討論病情,懷著探病的心態,已把過關同修當成「病人」,同時將負面物質加諸他們身上,加大了他們的難,雖然嘴裏還對過關同修說不要當成是病。他們認為這只是過病業關同修的關,而忽略了是大家都在過關,考驗大家有否在法上看問題、有否信師信法。

2、同修之間討論過關同修的心性問題,結論往往認為過關同修不在法上,太常人了,有更甚者,因某些利益要求過關同修立遺囑,遺囑立了,過關同修亦隨之離世。過關同修修的有漏是必然的,否則不會到生死這一關,關鍵在於同修能否幫助他們提高心性。幫助的同修要明白法理,自己要在法上,否則只會把他們拉下來。師父說:「那麼至於說怎麼幫助他,那你們能做的,一個是幫他從法上認識、提高,再一個就是大家在一起發正念,多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救度眾生的事,這些事情都能幫助他。」[2]

3、同修認為過關同修失去了知覺,甚麼也做不了。我悟到:一、失去知覺是假相,過關同修還健在;二、雖然表面軀體不能動,可元神還在,明白的一面還在。與他們一同學法、煉功、發正念和交流還是必要的,雖然交流只是單向的,過關的同修表面沒有反應,但他們的元神、明白的一面是會明白的。

4、我每天到醫院都準備足夠的真相資料,當過關同修「好轉」、同房的病人或醫護人員有興趣的時候向他們洪法、講真相或留下單張、《明慧週報》等資料。我悟到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深信過關同修一定能醒過來,表明我們信師信法;讓一群醫護人員、病人見證一切,是最好不過的洪法、講真相途徑。

師父說:「在人心上沒有任何漏啊。每一顆人心都不行的,都得去掉,這都能造成一些學員的意外。」[3]「有多少學法前的重病人及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學了大法都好了,而為甚麼有一些學員反而不行了呢?難道大法對眾生有分別嗎?我這個當師父的對學員不同嗎?我真的要問一問你們:你是在真修嗎?你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嗎?!」[4]

新學員勤學法、煉功、不看醫生、不吃藥,病業關就能過的了,這只是入門關,在交流文章中經常看到;老學員除此之外,還要正念正行,修得在他們層次的無漏才能完全的過的去,尤其是生死關,這是層次的要求。更何況很多學員過病業關或離世時都在醫院,就連入門關也過不好。

以上是有關病業關的一點心得體會,層次所限,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