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迫害中去人心、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二零一四年三月,我又一次被綁架,四個警察闖入家中,翻箱倒櫃,地毯式的搜查,搶走了所有的大法著作,《明慧週刊》、光盤等,損失慘重。我也被綁架到國保大隊。

警察們氣勢很兇的威逼我、恐嚇我,說:「這次一定要給你判刑」。我說:「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我不配合他們的任何要求,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用善念向他們講大法真相,講善惡有報,講迫害佛法和修煉人罪重如山,講周永康及高官落馬的原因。警察們都靜靜的聽著,態度慢慢的緩下來。晚上十一點鐘,把我轉入看守所。

在去看守所的路上,我不停的發正念、向內找,為甚麼又遭迫害?這時,師父的法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師父的法打開了我的心結。我仔細的回憶自己近期的所作所為,看起來我很忙,整天不是準備真相資料,就是忙於救人等等。不知不覺中把修煉只當成了講真相救人,忽視了個人的提高,一段時間不能保證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

在同修的眼裏我是個還算精進的人,再深挖下去,在和同修的相處中,我愛指責同修,總覺得自己對,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想到這裏,我心裏難過極了,愧疚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面對眼前的魔難,我思路清晰了,心態正了。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把一切都交給師父。

對看守所的一切非法要求,我從不配合,認真做好我該做的事情。擦地、清理廁所。我利用一切機會向監室的人講真相,勸三退。晚上就背法,發正念,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論是獄警、犯人對我態度好壞,我都不在乎,慈悲的給他們勸三退,一個很兇的包夾逼我背監規,我看她很可憐,就善待她,給她講大法的美好,我告訴她,我們是被迫害的,江澤民的謊言毒害了全世界的人,你教我背監規,會害了你自己。她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這裏最值的一提的是一個販毒吸毒的中年瘦女人,對我百般刁難。不許我洗臉、上廁所,也不許別人和我說話,不時的指著我的鼻子大罵,可是我不動心,無怨無恨,意念中清理她背後的邪惡因素,找機會接近她,關心她,幫助她。我知道她心裏很苦,就給她講大法真相,講做人的道理,慢慢的她變了,她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從此她對我說話很客氣。

因我被迫害過多次,所以國保不斷的提審要挾、恐嚇,要加重給我非法判刑。當我從長長的監道往審訊室走時,所有監號的窗口都趴滿了人,有的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向他們擺擺手,有時向他們豎起大拇指。看到世人的覺醒,我十分激動,淚流滿面,祝他們有美好的未來。

國保把我起訴到檢察院,檢察院來人提審我,我告訴他憲法和法律都沒有規定法輪功是×教,是江澤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大法,天理不容。我告訴他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我說你退了吧!他微笑的點點頭說:「謝謝」。他對我說你請律師吧!

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惡的安排,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雖然有漏,但我會在法中歸正,我就聽您的安排。我不停的背師父的詩詞:「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2]。

這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一個月後,我帶著十八個三退名單走出了看守所(其中有警察、檢察院和犯人),解體了邪惡對我的迫害。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