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照大法向內找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我在黑窩被迫害近十三年,是僅靠以前背的經文、《洪吟》加上堅定信念走過來的。

回來後,我立刻調整自己的狀態,投入到大量的學法實修當中,同修們給我送來整套的大法書和明慧資料,幫助我鼓勵我跟上正法進程;我如飢似渴的在家大量從頭學師父的各地講法,讀背《轉法輪》,學法時每當悟到法理對照自己向內找時,時時都能體會師尊那無限洪大的慈悲,常常不自覺感動的淚流滿面,同時能感受師尊不斷的往上推我,夢中法輪也帶著我飛速的往上旋,真是感覺一天一個變化;獨自在家中大量學法三個月後,我開始參加當地的學法小組,並漸漸的溶入到講真相救眾生的洪流中。

在過去的短短的一年裏,我經歷了心性的百般魔煉,深刻的體悟到師尊講的「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覺的自己才剛剛領會到修煉的實質內涵。

一、剜心透骨去執著

這麼長時間的迫害,我覺的自己與在家同修有很大差距,因此修煉中我一直對自己很嚴格,用修煉如初的標準要求自己,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跟上同修的步伐,這期間我開始接觸電腦打印技術,通過艱苦的學習,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很快掌握了電腦裝系統以及打印等技術,又學會了手機刷機等,開始解決一些同修的電腦、打印、手機技術方面的問題。

回來一年多後,看到本地同修在整體配合中的欠缺,並存在著長期的一定間隔,我逐漸主動擔負起這片的協調,與整個地區整體更好的配合。剛出來做時,同修對我擔負協調各執一詞,有認為應該有這麼個人可行,有的擔心我又起做事心再次受迫害,還有的不敢與我接觸(認為我是當地重點,可能有監視跟蹤等),所以在做協調時,有的就不願接納配合,當有需要整體配合揭露邪惡時持一種不參與的狀態,我也知道同修背後議論我,說我不注重學法做事心強、剛回來應該像新學員從新開始等等。我能體會到周圍同修對我的一種關心和擔心,可我的學法狀態體悟等不想跟同修去表白,學法時師父在加持往上推我,就像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的狀態,法理不斷的在腦中展現,看一遍一個樣,回來兩年我從頭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的各地講法十一遍,在大量學法中,也清晰的知道修煉人該如何走好正法修煉這條路,可能每個人的願不同,看到當地間隔狀態,我覺的大法弟子人人都有責任主動打破間隔,形成一個強有力的整體更好的證實法。

雖然被迫害多年,我的心態一直是積極向上嚴格要求自己,在與同修接觸中看到同修不那麼抓緊時間,有時安逸懈怠不精進,我心有時很急迫,把自己的觀念強加給同修,往往心態不祥和,所以同修指出我證實自我的心強,有時到別的學法小組去,沒見過面的同修都提醒我「把握好自己呀,多學法少做事」,可見同修對我都很關注。在協調過程中也遭到過冷遇,總有對我人心的撞擊,此時這顆不被人認同的心攪的我說不出的難受,覺的同修怎麼對我這樣,我又不是為自己,但一想修煉人哪有偶然的事發生啊,為甚麼同修有這種表現?過後與同修交流,又不斷的學法深刻查找自己,才逐漸的意識到自己的一大堆執著:顯示心爭鬥心做事心證實自我的心,還有一顆強大的名利心,總想證明自己行,讓別人認可。覺的我雖然被迫害這些年我依然很精進,跟上正法進程走在前頭,有一顆高高在上沾沾自喜的心。

當挖到這顆心時我震驚不已,好可怕,同修對我的不接納不配合不正跟自己的心有關嗎?還總怨同修,真是羞愧呀!沒有師父的加持,沒有師父的引導,我能做甚麼?我又能做成甚麼?

修煉很嚴肅,真的是一顆人心都不能留,讓每顆心完全暴露無遺,師父正是利用這個環境促使我向內找到自己隱藏的執著,提高上來。我逐步對照法歸正自己,擺正做事的基點,在一思一念中純淨自己,漸漸的同修也在轉變了對我態度。

二、擴大容量

前年末,我地區出現多人被綁架,地區協調人也在其中,幾個庫房東西都被非法抄走,損失很大。這一下對整體衝擊很大,人心浮動,救眾生證實法也受到很大影響,而站內大信箱此時也出現問題,整體處於封閉癱瘓狀態。我與被綁架的同修有聯繫,曾經常溝通,一時間對我的種種猜測都湧上來了,有的說我被跟蹤了,讓我千萬注意安全;有的說現在不動你有可能在等時機,放長線;還有同修說在家靜修一段時間哪都別去了,我們小組因為你來都暫時停了,別再給同修帶來安全隱患。

同修的各種表現觸動了我的心,一時我也反映出怕心有些消沉,我大量的長時間發正念清理邪惡的迫害因素,鏟除邪惡干擾和間隔,逐漸感覺心態很穩,空間場很清,發正念時念力強大。我悟到不能讓我們的整體環境受到干擾和衝擊,證實法不能受到影響,營救同修也需要去做,我從新建立了本地的大信箱,把過去收集到的公檢法地址電話發到信箱,讓同修配合寫信打語音真相電話,同時又發給外地同修幫助我地區寫信打電話,並發到RTC平台,又製作了揭露這次迫害的粘貼,雖然做時困難阻力都存在,我用大法衡量該怎樣去做,師父說「心中有法,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大法需要,想做甚麼就做甚麼」[2]。無論同修有甚麼樣的想法是否配合,我只有一念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很多同修也都默默的在做,找家屬請律師,和家屬到公安局國保要人發正念,我們逐漸的形成一個整體。

正當我默默做這些事時,一次到A同修送參與迫害人員電話號碼,一進屋裏感覺A同修的眼神有些異樣和平時不一樣,在門口也沒往屋裏讓,當時沒在意;過兩天又去了另一同修那裏,偶然提起他們學法小組議論我,他們聽這次一位被綁架同修家屬(也是同修)說:「那些與她總接觸的同修都被綁架了,她倒一點事沒有」,懷疑我在這次綁架迫害中起了不好的作用,當特務出賣同修等傳言,還說以後有啥事都別讓我知道,我聽了很吃驚,覺的那位家屬同修說出這些不著邊際的話,這不擾亂人心嗎,太不負責任了,覺的莫名的委屈,也不可思議聽到的同修怎麼就不去理智分析,用法來衡量呀?我的怨恨心出來了。

回到家心裏還是不平衡,和其他同修說起時心裏滿是怨言,同修提醒我,你向內找,你歸正了,一切自然就變了。我想就多學法找自己吧,邪惡鑽人心空子在整體上製造間隔,我不會上當的,我不但要修好自己還要一如既往的做下去!

一次在學法中,自己思維一下打開了,師父說:「那是一種洪大的寬容,對生命慈悲,對一切都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用人的話說都能夠理解別人。」[3]頓時自己感覺一下變的高大,心的容量無限寬廣好像無邊無際,體會到對一切生命的慈悲與寬容,師父的歌詞反映在腦中「大海是我的胸懷」[4],我的心一下就空曠了,委屈怨恨蕩然無存,當體會到這些我熱淚盈眶,感受師父的無量慈悲,利用各種環境苦心點悟愚鈍的弟子,同時體悟「大法」這兩個字的無限內涵,體悟到真正向內找昇華後的那種玄妙。

我悟到大法中的一粒子無條件的按師父的要求做,無條件的向內找溶於法中,做任何事基點都應是為他的,無私的,純淨的。再次遇到A同修,她主動坦誠提起來修煉應用法來衡量,不能受別人影響被帶動。我再次感到大法的威力,一切間隔心結都在我向內找中打開了。

生命只有在法中無條件向內找才能不斷的昇華,謹以此文無限感恩師尊對不爭氣的弟子苦心點悟、慈悲苦度,弟子無以為報,唯有對照大法實實在在的修,彌補不足更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四》〈大海是我的胸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