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煉和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六日】因被迫害離開單位後,我踏入了一個全新的行業。從最基層送書報、信件做起,通過不斷的努力,嚴格按真、善、忍指導自己的工作,在短短的八年時間裏,業務上從基層操作員不斷提升為管理員、部門經理、項目經理。在不斷的學法實修中逐步去掉了怕苦怕累求安逸的心、顯示心、妒嫉心等等執著,同時在這個複雜的工作環境中不忘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的使命,用自己的言行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去安逸心

剛到新單位只能從基層幹起,當上了送報員。當時正值三伏天,氣溫高達40度,辦公室沒有空調,桌椅燙得不能碰,每天上、下午在近二十萬平方的小區裏、十幾棟樓中將書報、信件一一送到用戶家中,其中有幾棟七層的樓是沒有電梯的。從小嬌生慣養的我真有點受不了這新的工作,想到不是大法被誣陷,黑白被顛倒,善良被迫害,我現在還在寬大的辦公室吹著空調,看著電腦,拿著相對高的薪水。可現在不僅幹這麼痛苦的工作,工資才幾百元,還不時被邪惡跟蹤、監聽,被人另眼相看,心中的苦啊,剛開始幾天熱得、累得、心中苦得真是汗水和淚水都分不清。從小到大哪受過這種苦?一天工作下來雙腿痛得人都坐不下來,連做夢都在夢到辦公室安空調。

當時真有放棄這個苦差事的念頭。但我想到我自己是大法修煉者,一切應該在法上去認識。師尊在法中告訴我們:「不記常人苦樂 乃修煉者」[1]。吃苦消業,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中都要做一個好人。當時我想:幹好本職工作用實際行動證實大法好,也是在反迫害。於是我認真做好本職工作,放下怕熱怕苦之心,工作中不忘講真相救人的使命。很快辦公室就安上了空調,一個月後公司領導根據我的突出表現,將我調動到管理部工作,成為了一名管理員。我知道是師父見我擺正了心態鼓勵我。

二、去顯示心

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使我增添智慧,單位專業知識考試名列第一,工作表現突出,兩年後我被提升為部門經理,三年後成為一個近十萬平方項目的項目經理,管理著四十多個員工。這時的我已成為公司的所謂紅人,所管項目月月檢查領先,年底評為先進集體。此時歡喜心、顯示心也全表現出來,但還不自知。

第二年帶領員工又爭創成功,所管項目成為區級優秀項目。獲得榮譽後心想今年的先進集體非我項目不屬。可是單位在年底評先時卻取消了評選先進集體的名額。當時我的心啊,真是憤憤不平,認為單位領導莫名其妙,管理水平低,不公平,認為不獎勵先進如何調動員工的積極性,一切向外看不向內找,錯過了提高心性的好機會。

第三年,公司又下達任務要求項目爭創市級示範項目。雖說當時心裏很不情願,認為這個任務費力不討好,想到去年創了區優先進集體都不評,因此不想接受這個任務。可是公司堅持要爭創這個示範項目,我只好又帶領員工,從資料、圖片的準備,各項工作的落實都是親力親為,通過大半年的努力最後項目成功創下市級示範項目稱號。又到年底評先時,同事們推選我為先進個人,我放棄了,將此榮譽讓給了副職,我知道我是修煉人應放下個人名利。可心中卻惦記著今年先進集體的名額(其實內心並沒有放下名利和證實自己的心)。年底公司仍不評先進集體。這時我才意識到不對啊,修煉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公司連續兩年取消評選先進集體肯定不是偶然的。對啊,修煉人遇到矛盾應該向內找啊。但當時我的心還是很難過,一年辛苦的工作得不到認可,今後的工作如何開展都讓我不能平靜。

師父說:「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平時自己為了名,為了利得到一點好處,張揚張揚,顯示顯示:我有本事,強者。」[2]我突然感受到師父每一個字都是在說我,我被師父的良苦用心而感動,徹底不承認這些執著心,去掉它們,感到一身輕鬆,部門工作也得到集團公司領導的認可。

三、去妒嫉和不願被人說的心

單位新來了一位年齡較大的女同事,很快就被任命為公司的部門經理,還兼管我們項目。這人年齡大記憶不好不說,還不懂業務,愛瞎指揮,是新任老總專門找來的親信。公司上下員工都不服她,我項目的工作也被她搞得亂七八糟,為此我的心被帶動起來,認為她手伸得太長,搞亂了本項目的工作秩序,目無我這個項目經理。

就在這時,還有幾個同事在我耳邊說:「我們都認為你比她更有能力,在她那個位子更合適,更能勝任這個工作」,當時我說:「哪裏,我沒有這個能力。」其實從內心很瞧不起她。於是工作中和她的矛盾不斷升級,她對我的工作也是雞蛋裏挑骨頭,常當著我的下屬批評指責我,讓我下不了台,還時常到老總那打小報告。當時我還認為是她嫉妒我。在矛盾中完全向外看,不向內找,把自己當成了常人。師父在法中說:「同事可能也都說,這個人真行,有兩下子,有才能。可是在他們班組裏或者他們同一辦公室裏有個人,幹啥啥不行,甚麼也拿不起來。有一天,不能幹的這個人卻被提了當幹部,沒提他,而且還當了他的領導。他那心裏就不平衡了,上下活動,憤憤不平,妒嫉的不行。」[2]對照法才發現是自己有妒嫉心和不願被人說的心,於是決心去掉它。可我發現內心對她還有隱隱的怨氣。

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又很關注我,穿著上處處模仿我,常常一會兒對我很親熱,一會兒對我又橫挑鼻子豎挑眼。可能師父看我還不悟吧,一天我清晰夢到這個同事是我前世的婆婆。當我從夢中醒來,心中的怨氣一下消散了,心中的不解也釋然了。進一步領悟到師父在法中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2]從此後我工作上支持她,生活上關心照顧她,並發自內心的感謝她對我的幫助。以前不敢對她講大法真相,後來主動給她講,使她明白了真相,從內心認識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四、在工作環境中講真相

我所管理的項目是一個具有近十萬平方的商住樓,對外有數十個商家,對內管理有四十多位員工。在同類項目中是一個「撈錢發財」的好地方。我手下一個員工就親口告訴我:每月能在項目中掙外快幾千元。可我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深知「得與失」的法理,要求自己時刻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守住自己的心性。當我剛接管這個項目時,就有相關聯繫單位來給我送紅包,都被我一一回絕。記得有一次我告訴送紅包的人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師父要求我們按真、善、忍做人做事,你的工作我肯定會支持協調,但絕對不收紅包。」此人卻把錢送到集團總公司讓轉交我,並將我的話報告給集團相關負責人(因不理解我的行為)。真是,在當今社會做好人都難。也正是此事,一個員工說:「我們經理不收任何紅包是我親眼所見」(她當時在樓道裏正好看見此事)。

平時工作中我會真誠對待員工,多肯定員工的成績,用善心去包容他們。當工作出現問題,我勇於承擔責任,公開道歉。在工作中遇到矛盾時,我會對照法找自己的不足,也會從當時的強忍到發自內心的忍讓。遇員工家中有困難,我會主動關心他們;員工之間有矛盾或員工家中鬧矛盾,我會用真、善、忍法理去勸導她們,因此員工很信任我,甚麼心裏話都願對我說。這給我講真相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員工都說:只要是經理說的我們都信。因此我給公司及部門員工基本都講了真相,還有幾位走入大法修煉,大部份做了三退,甚麼都沒加入的告訴她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此,部門明真相的員工也自覺用真、善、忍指導他們的言行,使員工也得福報,遇難呈祥。

我部門的一個女員工生小孩時大出血,醫生都嚇得跑出去了,在生死攸關時她想起我告訴在危難時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她不停的在心中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師父救我!」奇蹟真的出現了,大出血自行止住了,醫生都感到不可思議。這件事是她後來告訴我的,為此她先生也辦理了三退。

有一次,集團老總請商家聚餐,餐桌上談論起大法。當時老總剛從香港回來,被邪惡謊言所欺騙說了幾句負面的話,我因怕心和愛面子的私心沒有及時站出來維護大法,而是從側面去轉了話題。那幾天我心情非常沉重,感到自己沒有盡到大法弟子的責任,無顏面對師父的慈悲救度,於是決定去彌補。

我來到老總辦公室,堂堂正正告訴她: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同時講了在大法中受益及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破除了邪惡謊言,老總接下真相光盤非常感謝。對當時在場的人,我通過面對面和電話講真相彌補造成的影響。後來有次機會,在商家聚餐時,我堂堂正正講了大法真相。

弟子深知離大法的要求還很遠,與精進同修相比也有很大差距,還有許多執著心需要去掉。弟子唯有以法為師,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不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跳出三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