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挽救了我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我就是老話說的「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女人,做甚麼事都想讓人說個好。年輕時經過努力,一步一步由代課教師一直考到現在的公立教師;還特愛面子,一直嚮往夫唱婦隨、夫貴妻榮的家庭生活。可命運與我開了天大的玩笑,陰差陽錯的找了一個現在的丈夫:小學沒念完、喝大酒、愛賭博,還有小偷小摸的習慣。

丈夫嗜酒如命,還一喝就醉,醉了就耍酒瘋;賭博沒錢,編謊言向親戚朋友借,工資輸沒了,就借錢賭,在單位借錢借的太多,受不了要債的,就嚇得不敢上班。一次一個多月沒上班,我去單位詢問,說是請假回老家了,我一打聽原來是嚇得不敢上班,為了躲債,出去打工,他自己說是為了多賺點錢還賭債,可回家來一分錢也沒見到。家裏值錢的東西,有時也偷偷拿去賣了,換成錢玩麻將。

面對這樣的丈夫,我沒嫌棄他沒文化,好話說了一籮筐,可他聽不懂人語啊,就是當時答應了,過後還犯。在二零一零年七月,逼著他到法院離了婚。可是因為孩子還小,家裏有我年邁的父母,我單位上班遠照顧家不方便,他還能給我們做個飯,就離婚不離家,等孩子高中畢業,老人不需照顧時就攆他出去。我心情能好嗎?總是苦惱自己的命怎麼這樣苦!在親戚朋友面前也早已顏面掃地,總也抬不起頭來。

再有,我從小就有先天性心臟病,十八歲時心臟做過大手術,一直體弱多病,不能幹活兒。還總是腰酸腿疼的,還有婦科病,日子過得那個苦啊。身體的,精神的痛苦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在二零一四年一月,我真正的走進大法修煉,時間雖不長,受益卻太多了。原來每天上一節課就要歇一會兒,不然就上不了下節課,還要按時吃藥。

現在身體的病痛都沒了,一大包的藥也扔了,每天總樂呵呵的。學生都說:「老師您變了。」我問:「怎麼變了?」學生說:「您每天都是樂呵呵的,不像以前,總是板著臉。」是啊,沒病的滋味我終於嘗到了。

妹妹多次問我復婚這個問題,一提這個事兒心裏就翻騰,心裏過不去。從師父講的法理知道:離婚是變異的,特別是離了婚還在一個屋簷下生活,就更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了。復婚之後是還債。在他躲債主不敢上班時,我把他找回來,說你安心上班,用你的工資(一千二百元)慢慢還。我對他講,賭博輸錢是造業,自己將來都要償還的,你借的錢我都替你還上,以後千萬不要再賭了。他當時沒有表態,但後來收斂多了,變化也挺大。

他看我脾氣變好了,身體也好了,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支持我學法煉功,有時也跟我讀大法書、看師父講法錄像,有時還幫我裝訂真相小冊子。晚上出去在大街上掛條幅,他是我的好幫手。

今年新年,我們一家三口回他們老家過新年,這是我們結婚十八年第一次回去,他們家人都誇我能幹、賢惠。他的家人也知道了我們的婚姻變故,都說是法輪大法救了這個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