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婆媳和睦的秘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五日】我和丈夫是一九九零年結婚,一九九二年有了孩子。當時我的工作沒調過來,就他一個人掙工資,日子過得挺緊的。

我的婆婆是一個很強勢的人,家裏甚麼事都得她說了算,她要是看不上誰,不知人前人後說上多少天才能過去。哪個孩子說話不順她的意了,她可以口吐白沫躺在地上裝犯病,所以家裏家外一般沒人敢惹她。

她有三個兒子。從我開始進她家門,就很少聽到大嫂管婆婆叫媽。現在逢年過節能來一趟都不錯了,來了也不跟婆婆說話,更聽不到她叫聲媽。小叔子家在外地,媳婦倒是管婆婆叫媽,但是結婚二十多年來了五次,有兩次是吵架幹起來了,提前走了。

我們剛結婚不久,一次我父母從外地來看我。我現在都忘了婆婆說甚麼了,當時我的母親是流著眼淚走的。還有一次是我的父親去世,我從外地回來,剛進婆婆家門,她一句安慰的話都沒有,就逼著我給她磕頭,說是不要我把不好的東西帶進她家了。從那時起,我恨透了她。我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我雖然不會跟她吵架,但是總想離她遠遠的。

我們夫妻之間的種種矛盾和婆婆的挑事,大吵三六九,小吵幾乎天天有。由於生活的壓力,從小就有心律過速的我,不到三十歲心臟病就越來越嚴重,吃上速效救心丸了。還有鼻炎,總感冒發燒。冷天外面的風大一點,出去一趟,頭就被風吹得疼的不行。身體上和精神上的承受達到了極限,隨之而來的是失眠。我們都感覺日子到了過不下去的地步了。

就在這時,我丈夫修煉大法了,他開始不跟我吵架了,遇事能讓著我,為我著想了。因為他總在家裏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所以我也就跟著聽了。一九九八年我也得法了,但不精進,幾乎沒去過煉功點,每天有時間就看點書,五套功法也煉不全,就這樣師父也管我了。沒多長時間,我就無病一身輕了。

師父講:「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想那我就從一個好人做起吧。

一九九七年,公公去世了,婆婆一個人住。那時她身體還挺好的,所以我們就週末去看她,幫她收拾收拾屋子;她有病了,我就領她到醫院去看病;住院了,我就到醫院去照顧她。現在說起來容易,當時做起來真是剜心剔骨,只有時刻想著自己是煉功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才過去了這一關。

在這個魔煉的過程中,我去掉了許多人心,例如以前對她的怨恨心、怕麻煩的心、跟妯娌之間攀比的心、嫌棄她的心、利益心、爭鬥心,更不願聽她說話。剛開始她一說話,我的心都直翻個,隨著不斷的學法,向內找,心性提高了,我能靜心聽她說話,而且還能陪她嘮嗑了。婆婆從不輕易誇人,很少當面誇我,誇我時,我就告訴她: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師父告訴我們遇事為別人著想,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修煉是有福份的。由於我們的變化,承擔了許多老大應該承擔的責任。二零零六年,大哥為了我們照顧婆婆方便,出了一部份錢買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一百三十多平米。以我們的條件從沒想過能住上這麼大的房子。婆婆自己獨自生活慣了,住了一年就搬回老房子了。

二零一一年,婆婆身體不太好了,按照她的意願,又在我們附近買了房子,裝修的時候,由於大哥身體不好,丈夫上班沒時間,重擔就落在我的身上。裝修的錢是婆婆出的,包括給工人買菜、買裝修材料、家電、家具、人工費等。每花一筆錢,我們都記在本上清清楚楚。完工後搬家時,由於婆婆的東西都放在我家,我們就利用休息時間租了一個小推車,又一車一車把東西搬到樓上,能省就省,不亂花婆婆一分錢。三個月的時間,我們都累得瘦了不少。

等到辦房證時,舅舅給婆婆打電話告訴房證一定要寫丈夫的名,小叔子也給我們打電話一定要寫我們孩子的名,因為他們都覺得這些年一直都是我們在照顧老人,這房子應該給我們。我們都婉言謝絕了,並坦然的告訴他們這事由婆婆決定吧。最後房證寫的是婆婆和大哥的名,整個辦證過程我都沒有參與。因為我是修煉人,師父告訴我們:「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真正的做的坦然而捨,避免了一場家庭糾紛。

現在這個社會,有多少家庭因為房子,兄弟、姐妹之間不說話大打出手的,又有多少家庭因為老人分配不均,孩子不管父母的。從我們的身上,婆婆一家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從開始反對我們修煉到後來認同大法了。

寫出這篇文章就是要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能淨化人的心靈,健康人的身體,是高德大法,對我們的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我們家庭、婆媳關係的和睦的秘方就是修煉了法輪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