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我走出家庭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八日】一次我跟兒子聊天,我說等你結婚舉行婚禮時讓你爸他(後媽)們倆一起上吧,她自己也沒孩子,我不上台去誰也都知道我是你媽。兒子說:到時再說吧,我媽真偉大。我說不是媽偉大,是因為這個法偉大,才造就了這些偉大的弟子。修煉大法,才使我這個斤斤計較的俗人,變成了一個高尚的人,事事為別人的超凡脫俗的人。只要他幸福,我一切隨其自然。

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修煉不長時間,我的身心變化非常大,覺得這個法真好。最明顯的是丈夫生氣時,我再「讓著他」不覺得吃虧了,不覺得委屈了,總是樂呵呵的。因為我修「真、善、忍」了,師父講法裏告訴我們,女人要溫柔,要體貼丈夫,師父讓我們遇到問題找自己。

丈夫脾氣非常不好,甚麼事都得聽他的,就包括看甚麼電視節目。遇到不順心事張嘴就罵人,甚至動手打人。過後又甚麼事都沒有了,他是個很顧家的傳統大男人(這是我現在實事求是的評價,當時我覺得我受欺負,他是另類,小心眼。)。我一般不和他直接反擊,怕發生暴力,「事事讓著他」,可心裏真不平衡,我想我甚麼也不比你差,憑甚麼天天聽你的?我認為我讓著他是低他一等,雖然該幹啥幹啥,但我會長時間不高興,不搭理他。

我修煉不久(女兒剛剛考上高中),丈夫就莫名其妙的提出與我離婚,並起訴到法院,理由是感情不和。我說我會變的越來越好,你給我時間。他說「你是比以前變好了,但『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再說很早你就提出離婚,你瞧不起我,不跟你離婚我一輩子心裏不平衡」(很早以前生氣時我曾提出離婚,並說過傷害他的話。其實我就想嚇唬嚇唬他,「殺殺他的銳氣」,他曾經賠禮道歉,事情就此完事了,他心細我心粗)。

我雖然做了很多方面的努力,又解釋又道歉,但都無濟於事,他非離不可,說不離婚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法院的人勸我,說對方非離不可,讓我簽字,最終出於修煉人應「處處為別人好」的想法,就違心的同意了,與他辦理了離婚手續。在子女撫養和財產分割方面,我甚麼要求也沒提,都是他決定的:子女每人撫養一個,房子歸他(理由是當初單位給他的),其它財產各半。我同意了。同事、親戚朋友都為我打抱不平,認為我太懦弱,紛紛責備我。我說「家庭都解體了,還爭那些共同的財產又有啥意義呢?一切順其自然吧。」

以前我是絕對做不到的,因我是虛榮心很強的人,是大法使我的心性有了較大的昇華,使我表現出來了大法弟子的應有品質,是大法使我成為了一個高尚的人。其實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我是大法弟子,就應該處處考慮別人,為別人著想。只要他幸福,我一切隨其自然。

代兒子給他後媽道歉

修煉人沒有敵人,對待不仁不義的前夫,我沒有以怨報怨,而是始終以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處處為他們著想,為孩子著想。

受社會大染缸的影響,現在孩子很不好管,尤其單親家庭的男孩子,又正處於逆反心理很強階段,更是不好管。前夫再婚後我兒子有時跟後媽鬧意見。一次兒子打電話向我炫耀他跟後媽打架了,他爸跟後媽生氣,後媽鬧離婚呢?!正好我們同事聽到,非常為我「高興」。我善意的批評兒子,指出他的不足,讓他給後媽賠禮道歉。兒子不肯,認為是後媽找茬鬧事,不能「慣著」。我們同事說「哪有你這種媽,你兒子受了委屈你還批評他,他為你出氣了,你應該鼓勵他,他們離婚更好。」

晚上我兒子就到我這兒住來了,說這回「出氣了」,我不回去他們肯定就得離婚。我幫他分析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指出當後媽的難處和兒子的問題所在,第二天兒子高興的回去了。

回去後,我親自給他後媽打了電話道歉,說我當媽的失職,沒教育好孩子,你別往心裏去,孩子慢慢會適應的,她很感動,後來經常對別人說我好。

修去利益心 前夫說「你變化真大」

為了孩子能健康成長,我主動提出撫養兒子(當時女兒判給我,兒子跟他),他同意每月給我三百元生活費,其它費用他負擔。其實根本不夠用,但我也沒去爭,因為我是修煉人,我知道應該把利益看淡。

但心裏有時也不平衡,尤其兒子不服管的時候,人心上來就想:房子他們住,過著二人世界,孩子我管著,我圖個啥呀?所以有時算的很清楚,甚至還記過帳,看到底一個月花多少錢。一段時間除了買吃的,其它的東西幾乎不給兒子買,覺得「應該他爸負擔」。因為心裏覺得「不平衡」,自然有時也就會顯出不高興來。我知道不對,就是放不下。

特別是又聽到同事說他(前夫)又補發多少工資了(我們原在一個單位),外面高薪聘請了等等,心裏就更是不平衡(我在他事業方面幫助很大,他自己也承認)了。我知道這是妒嫉心在作怪,還有利益心、不平衡的心這都不是我要的,我該提高了,但真的很難放下,心裏很苦。我就多學法,強迫自己不去想,不要那些人心。終於修去了利益之心,再聽說他多掙錢我也不覺得妒嫉了、不平衡了。

一次兒子說他爸過年要給我一些錢,我說你爸即便給一萬,我也不希望你大手大腳亂花錢。後來我直接給前夫打電話,我說為了教育孩子知道勤儉,你不用給我錢,我現在能負擔得起。他同意了,並說「你變化真大」。

用大法法理引導孩子 遇到事情能想到別人

我兒子屬於想學又不愛學,而且自尊心很強的那種,上學理科考試時常不及格,還有時逃學。每當考試不及格時;老師找談話時,或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情時,回家經常不說話或鬧情緒,由於缺少理解和溝通,我和兒子也經常發生不愉快,甚至有時我把握不好,我們娘倆打起仗來,兒子把桌子推翻過好幾次。

每次過後都是我主動向孩子道歉,緩解緊張氣氛。我常笑著說:我又犯錯誤了,沒做到忍,不符合大法師父要求或者說同修又批評我了,說我應該理解你等等。

逐漸的他能主動跟我說一些學校的事情或共同探討一些問題,我經常用傳統文化和歷史典故引導他,給他講做人的道理,還有時有針對性的給他讀幾句大法。

高三的時候學校開運動會,他們班有體育特長的同學因為跟班主任有意見,都不同意參加,兒子是體育班長,花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勸說同學同意參賽,比賽結果獲得年級第三名。可是學校發獎時,他們班是正班長去前台領的獎,兒子覺得很失落,到家跟我說起這事憤憤不平,說白忙活了。我說,你當初找同學勸說是不是為了你們班集體榮譽呀?現在你們班獲獎了,你就達到目地了,至於誰領獎都是給你們班集體領的。兒子說,所有班都是體育班長領,就我們班不是,我這個體育班長多沒面子。我說給你念段《轉法輪》吧,有一段講的是韓信受辱於胯下。還沒等我念,兒子笑了,他說:「跟那比,這真算不了甚麼。」

師父講:「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會改變周圍的環境,你就會改變人」[1]。我經常引導他做人應該善良,遇事多為別人著想。耳聞目睹的他的變化非常大,知道換位思考了。

兒子對我修煉大法也非常支持,內心裏相信大法好。有時放學回來正好趕上我發正念,從來不打擾我。看電視聲音放的也很小,而且都是輕輕的門關上再開電視。看到同修來都很禮貌打招呼。高考前,他連續給師父燒三天香,他說大法師父看他笑。最後高考他數學選擇題考滿分,以高出模擬九十分的成績考上了理想的大學。

一次又提到後媽,我說你應該尊重她,儘量和她多溝通,她老了你還得養老呢。兒子問我憑啥?我說她既然跟你爸是合法夫妻,你做兒女的就有義務給她養老,贍養老人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兒子說她人還行。現在兒子跟後媽相處的很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