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點悟「用真心」 拔掉怨恨的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很久以來,修煉狀態一直不好,雖然也感覺在找自己,也在努力中,去了這個人心,來了那個心,總像有層烏雲壓在頭頂,清涼不起來,精進不起來,常常問自己「怎麼辦呢?」也常常向師父訴說「可怎麼辦呢?」由於人心不去,又遇到了舉棋不定的事,在師父的慈悲點悟下,我終於看清了那顆一直以來隱蔽很深的、強烈的、自私的、干擾我的人心。

下面我就要把它徹底曝光,去掉它,做師尊的真修弟子。

小叔子家的孩子在讀高中時,因離我家比較近,就常來我家,由於和婆家之前的恩怨沒真正放下,所以我心裏並不願意,但是覺的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那樣,也告訴自己應該對誰都好,這是師父要我們必須這樣做的,所以表面上,表現的讓別人說不出甚麼來,可是我知道自己心裏是不歡迎他們的,嫌麻煩,雖然好像也在修自己,也在排斥自己諸如怕麻煩的心和其它不好的想法,但沒有真正去掉。

今年小叔子家的孩子考上外省大學了,一天,丈夫說,小叔子叫他去送孩子上學,我立刻說:「他自己怎麼不送啊?讓你送幹甚麼?就是到學校報個到,也不需要額外辦甚麼事情。」心裏在說:這樣很多費用就又得我們出,光車加油就得上千元,哪有錢啊。丈夫沒說甚麼,我心想:咳!又動了人心,順其自然吧。其實這個「順其自然吧」當時也只是無可奈何的人心表現。

又一天,丈夫問我公公:「我兒子考大學時,他老叔給錢沒?」公公說不知道,我丈夫說:「他沒給拿錢。」(兒子考大學時,我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裏)我立刻說:「那正好咱們也不給他了。」丈夫說:「那是那麼回事兒嗎?」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沒再言語:有師在,有法在,順其自然吧(另一個隱藏的想法是希望不給)。雖然這樣用師父的法理約束了自己,但心裏並沒有真正放下。

前幾天,大小姑子家兒媳婦生孩子,我得去隨禮,因為小姑子和小叔子在一個村子住,而且小叔子家的孩子要上大學,這兩天也開學了,我就又問丈夫:「給他們拿錢嗎?」丈夫說:「不給了,不欠他們的。」我心裏暗暗高興。

我開車去小姑子家後,碰到小叔子,我說:「讓孩子和我一起走吧,一會兒我走時,直接拉著他,到我家住一宿,明天坐車去上學。」其實,我話雖這樣說了,但並不完全出於真心,心裏盼望著不去最好,但也想去就去了吧。因為很久以來,對於婆家的人一直都是這樣的思維和處事方式,一直在做面子上的事情,所以並沒認識到這顆不好的心。

後來,孩子和我一起來到我家,晚上我炸了盤雞翅,還做了幾個菜,準備了第二天早晨給他包餃子,然後送他去坐車(他大姐去送他到學校),覺的面子上說的過去了,心裏也沒有願意不願意的,總之就這樣了,成了習慣了。

到了晚上打坐心就不靜,在想孩子從我這兒走,一點錢不給拿,感覺不太合適,可是要是拿錢,我真的是捨不得,不單純是我對錢執著的問題,家裏有很多外債,丈夫欠的一份五十多萬的高利貸前幾天就到期,好不容易又借了錢,今天才還上的。而且,許多年來,孩子他大姐、他二姐的……給他家搭的錢,都不知道有多少了。可怎麼辦呢,拿還是不拿,拿多少?少了拿不出手,多了……咳!糾結不定。找自己的弟弟妹妹說說?找同修說說?……不行,怎麼辦?

我問師父:「師父,該怎麼辦呀?」瞬間「用真心」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一下子豁然開朗,一下子明白了許多許多,感覺去掉了一個大大的物質,和孩子之間的隔膜,和他們一家人之間的隔膜,和婆家人的隔膜,那個時隱時現的大疙瘩,瞬間打開了、沒有了。謝謝師父,頃刻間讓我看到了那個長久存在的虛偽的心,表面上冠冕堂皇,虛情假意,做樣子給人看,並沒有真正做到師父所要求的真、善、忍的標準,我沒有聽師父的話呀,一直在用人心看問題,處理問題,一直在假心假意的對待婆家人,那個與真、善、忍對立的「虛情假意」,多年來自己竟沒有看到它。

自從我修煉大法以後,婆家人誰也說不出我甚麼毛病來,可是我知道,我對他們一家所有人都不是真好,都是在維護面子,心裏一直在裝著怨恨和不滿,只是覺的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常人一樣,應該對誰都好,不能給大法抹黑,但卻沒意識到只改變了表面,更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已經嚴重的問題。此時此刻我才覺的自己最起碼在這個問題上並沒有真修自己啊。

我才意識到這哪裏是錢的問題呀,這哪裏是給不給錢的問題呀,這哪裏是給多少的問題呀,這是我修煉的根本執著沒去呀!在此一刻,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點悟下,我不僅看清了這顆骯髒、自私之心,同時也逐一的徹底化解了我與婆家人的恩怨,消除了壓在心上的隔膜,我如釋重負一般。

同時,我如夢初醒的認識到他們所給我提供的這一切不順心的事,都是我修煉提高的機會和為得法奠定的基礎啊,我真的應該發自內心的謝謝他們。

次日,我給孩子二百塊錢,誠心的告訴他說:「大娘現在手頭很緊張,剛剛還了一份貸款,你別嫌少,這代表大娘的一點點心意,路上買點喝的吧。」我知道孩子能感受到我的真心,高高興興的上學去了。

經過這件事,使我想起諸多往事和我修煉過程中的不足。但此時此刻,我明白了,我真的應該感謝我能夠得大法,並在法中提高,得益於婆家人給我製造的所謂不如意。

直到現在我才真正明白,是那個「假」擋住了我的真念,它把我本性的一面掩埋;我才明白我與婆家的因緣關係,無論是善緣還是惡緣,都是為我今天得法提高而鋪墊的,其它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能夠得法,能夠真正在法中提高自己,能夠真正按著師父的要求去做,能夠放下一切人心一切執著,能夠圓容師父所要的,能夠展現大法的美好、證實大法從而救度眾生。

現在,二小姑子雙腿患滑膜炎、積液,做飯都不能做了,走路很困難,花了很多錢,中醫、西醫、針灸、按摩、貼藥,都不見起色。以前,她來我家看我公公,我都是假裝的和她客氣幾句話,內心根本就不想和她有來往的。現在我想我真的放下了,師父點悟我「用真心」,同時把那個不好的虛假的物質拿掉了,我覺的我和她之間已經沒有締結了。昨天,我給她打了電話問候了她,並說哪天有空去看看她,我想我真的該去看看她,給她講清大法真相,希望她能真正明白,希望她能有緣得法,有美好未來。

感謝師父點悟弟子「用真心」,怨恨的根拔掉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