鏟除病魔的正邪大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我今年四十週歲,是個體戶,二零零二年在師父對我的夢中點化和母親的多次催促下步入了大法修煉中。修大法時間不長,先前我因母親被迫害上火得的咽炎、胃病都好了。我從心裏相信大法。十四年來,身體一直健康無病。

由於我整天為自己的事業忙忙碌碌,早出晚歸,作息時間也沒有規律,很少有時間學法發正念,三件事都沒有做好。個人的修煉也差距很大,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招來了病魔的迫害。在二零一五年內,幾乎每個月胃都會疼一次。每當疼時,我就回家抓緊時間學學法,發發正念也就很快的好了。

未曾料想,在臘月二十三日上午,就是中國過小年的那天,胃疼的症狀又出現了,可是這次與歷次都不一樣,疼的鑽心劇烈,特別厲害,有些無法忍受。到了下午,整個肚子像氣球似的突然鼓了起來,像個大圓球一樣扣在肚子上。胃部的疼痛感很快輻射到了整個後背和前胸,整個上半身幾乎沒有不疼的地方。這種生不如死的痛苦一直持續了半個月的時間,我既不能進食,也不能睡覺和排泄。在劇烈的疼痛中煎熬。但我的頭腦還是清醒的,我清楚這決不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正常的過關,而是舊勢力對我肉體的迫害,所謂的生死大考驗。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也決不會承認的。這時,我突然想起了得法前師父曾經點化我修煉的路很窄、很難,但達到目地地卻很快。所以,我在心裏堅定一念:我有師父在,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一定要走好這一步。身體的疼痛是假相,決不是病,我絲毫都不承認它!

那幾天,有幾個很要好的同學知道了我出現的狀況後,都很關心的在電話中問候我,提醒我情況是否和父親的病有遺傳的關係。(父親早年因胃癌病故)並焦急的催促我趕快去醫院檢查治療。聽到好心同學們的勸阻,我的心很平靜,不為所動。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的身體上所有的病症早被師父給清理了,我不會再得病了,這是邪惡給我設的假相,我不會上當的。我始終守住了這一念,堅定不移。

一天半夜時分,我疼痛的很厲害,朦朧中,只見一個巨大的黑人影子對我說:你不是肚子很疼嗎?我這裏有幾首詩,你念念肚子就不會疼了。霎那間,空中顯現出了幾行大字。我一看:第一行字就不是師父《洪吟》中的詩詞,我立即嚴肅的對它說:這不是我師父的詩詞,我不念。這堅定的一念,瞬間邪惡消失了蹤影。我順利的過了這一關,不知不覺的產生了歡喜心。

第二天的早上,我懷著僥倖的心理想:這會兒肚子可能不疼了吧?可結果恰恰相反,肚子脹疼的更加厲害了,全身不停的出虛汗,汗水濕透了衣衫,換了一件又一件。被氣頂的不停的打嗝,有時憋得上不來氣。我想喊師父,可怎麼也喊不出聲來。不出聲我在心也喊。一會兒憋氣的症狀就消失了。這種情況持續了五天,真的是在死亡線上掙扎,感到生不如死。幾次承受到極限時,我們全家人一齊跪拜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加持救命。我誠心的向師父許願:把生命交給師父,去留由師父安排。

又一天夜裏,我躺在沙發上,疼痛難忍,無法入睡。我只能用雙手摟著蓋在肚子上的小棉被。一會兒朦朧中看到一隻貓不貓、狗不狗的動物在我的體內,然後從我的體內伸出了四隻帶有彎鉤尖指甲的爪子,使勁的挖我的雙臂和雙手,疼痛難忍。我用力將它抓出體外摔在地上,大聲喊母親趕快幫忙發正念鏟除病魔。在我們倆強大的正念下,邪惡生命被銷毀了。大法弟子的正念真是有威力的。

在我闖關期間,同修們在百忙之中輪流來我家幫我發正念,和我不斷的從法理上交流切磋,給了我戰勝邪惡的信心和勇氣。過程中,同修們提醒我要向內找,找出被邪惡鑽空子迫害的漏洞,不給邪惡可乘之機。也就是從那時起,我才真正學會了怎樣向內找自己。

這天晚上,我第一次靜下心來認真的找自己,師父看到了我真修的心,點化我找出了很多的執著心,如:利益心、歡喜心、色慾心等。找著找著,這時我看到空中來了一夥邪魔,它們惡狠狠的威脅我說:你如果真的放棄以前的所有執著,我還叫你肚子疼。我心根本不為所動,而是很嚴厲的對它們說:我不會怕你們的,我要正念鏟除你!我持續不斷的發著正念,他們都急眼了,一齊圍了上來迫害我。我只覺得它們把我從千米高的空中扔下來了,再拋上去,上下不停的摔打,也不知到底有多長的時間。然後又把我從窗口扔到了室外的草坪上,再從草坪上扔到窗戶內,一直折騰到深夜。那時,我的元神可能是離體了。只要有意識我就發正念,不停的背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後來他們招兒也使盡了,見沒有把我迫害倒,邪惡們自消自滅了。這時,我使勁的睜開了眼睛,看到自己的身體仍然躺在床上,我用手摸了一下床,知道自己回來了,隨後,肚子的疼痛感也減輕了許多,下半夜睡了一個多日不見的安穩覺。

所謂的考驗真是一個接一個。

一天夜裏。我在睡夢中,看到來了一個一絲不掛的女人朝我來了,還沒等我完全反應過來,她一下子就鑽到了我的被窩裏,開始扳脖子摟腰的上來了。我夢中清醒的認識到是色魔來干擾我。我大聲的呵斥:甚麼玩意兒,我是修法輪大法的!隨之我一掌將其打出去,不見了。

經過正邪大戰的幾個回合後,我體力消耗的很大,幾天內,我的體重下降了二十多斤,身體瘦的皮包骨頭,兒子去他姥娘家住了幾天,回家後見到我都不認識了。我被病魔折磨的筋疲力盡,說話也有氣無力的,但肚子脹的輕了,並開始能排便了。因多日未吃東西,排出的都是些白色的泡沫,還有紅黃的混合物,帶有血絲,還有像辣椒油一樣的異物,臭味難聞。頭七、八天內,一晝夜排便達二十多次,每排一次,肚子就好受一點,也能吃點東西了,可剛開始吃的東西,很快就原樣不變的又排了出來。慢慢隨著肚子的減小,吃進的東西也能消化了,排出的大便也正常了,胃的機能恢復正常了。

可當胃病的假相消失後,我的兩腿和兩腳又出現了浮腫的現象,兩腿像灌了鉛一樣的沉重,挪不動步。對此,我依然堅定的認為這是假相,發正念鏟除,五天後,不適的症狀全無。恢復了正常。

在這次與病魔的正邪大戰即將收尾時,一天夜裏,我夢見師父以白玉般的透明大佛的形象顯現在我的眼前。師父揮手間,從天空中飄下了六朵粉紅色的小梅花,很自然的落到了我的手掌心上。我仔細的觀看,竟是六個金黃色的萬字符。師父慈悲的問我:給你這些行不行?還沒等我回答就睡醒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這次我能戰勝來勢兇猛的病魔,都是師父的恩德。沒有師父的看護和加持,就沒有我的今天。從中我也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不嚴肅的對待修煉,是對自己生命的不負責任。

在此,我也很感謝曾幫助我的所有同修,讓我也看到了整體力量的巨大。我現在也想對仍然處於病魔關難的同修說幾句肺腑之言:一定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這是戰勝任何形式魔難的根本。要把自己當作真正的煉功人,不要被假相所迷惑。真正從思想上否定它,重視多發正念鏟除邪惡的干擾迫害。魔難中一定要認真向內找,堅定正念。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