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得法、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我今年七十八歲,生在農村,從小體弱多病,而農村生活習慣陳舊,缺乏衛生常識,衛生環境又差,住的偏遠,缺醫少藥。我十歲那年經常犯肚痛病,人瘦的皮包骨頭,肚子鼓鼓的,肚皮薄如紙,一發病疼痛難忍,滿炕打滾,老人們也不懂得了甚麼病,都認為我活不到成人。看到我整日間不想吃飯,在病痛中難受的樣子,看著心痛誰也替不了,都在背著我偷偷哭泣,一家人在無奈中煎熬。

神奇道人

常言道:天無絕人之路。人不該死時,冥冥中總會有救命的人出現在你身邊。一天,我的奶奶一出門,迎面走來一個年長道人打扮的野醫,吆喝說給人看病。一聽說能看病,我奶奶二話不說,馬上領那道人進我們家來。

那道人一進門看到我,一直盯著看了許久不說話。我從小怕生,從不敢與面生人相視,更不善言辭與人交談。而我也一見那道人,心裏有說不清道不明的親切感,總有似曾相識,又說不清在哪時哪地見過面。過後,那道人一看,只說這孩子肚裏生了蛔蟲,太危險了。家裏人一聽這話,當時嚇的一家人屏氣無語,都以為我沒救了。過了一會兒,只聽那道人說,不要怕,這孩子我能治好她。說完從身上掏出幾粒不知甚麼名的丸藥,對大人說了吃藥注意的一些話,臨出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沒要幾個錢就走了。

家裏老人按醫囑給我服藥後,第二天上午從肚子裏打下來百十條還活動的蛔蟲來,家人看了都後怕。從那以後,我的身體越來越好,再也沒發生過肚子痛的病。家裏人每當看到我健壯的樣子,就要說那道人如何好醫術,有感激之情。

後來打聽,那道人來我村並沒有給任何人看過病,而且誰也不知道他來過,好像來去無蹤影,好像專為我治病而來的。而從此以後,我常常覺的身後像有個人跟著似的,總想回頭看個究竟,卻沒發現有甚麼人存在,我就心神不定,也不好和家裏大人們說,而且說也說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以為人人都與我一樣,但從那以後我還是產生了害怕心理,夜晚一個人從不出門。可是又覺的那無形的人沒有要謀害我的意圖,倒像是為保護我似的。直到我得大法修煉後,我才慢慢回味過來!

二、得法

一九九五年前我受丈夫的影響,在氣功熱時期,想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常想老了以後不想拖累孩子們,我也選擇學練了一種健身氣功。練來練去,並沒得到祛病健身效果,沒幾天就放棄了。正在猶豫要選擇甚麼功法的時候,我丈夫從街上買回一本《法輪功》,他看到這個功法不講呼吸、意念,簡單易學,正適合我學。他練道家功法,說法繁雜、苦澀難懂,我看不懂。拿到這本書,我有一種說不清的喜悅之心,覺的這輩子安頓好了的踏實感。但因前幾年受社會上那些祛病健身氣功的影響,重視練動作,我迫不及待的就按書中圖標比劃著自己練習起來。只粗略翻看書中講的道理很好,再沒有深入細看就放下了,只急於學動作。煉了沒多長時間,突然有一天,我像得了重感冒一樣,渾身難受發燒,體溫三十九度多,咳嗽、氣短。抗了兩天不行,就上醫院打點滴消炎,連續三天不見病情好轉,我心裏只想回家,醫生勸說也不聽,回了家,也沒吃甚麼藥,第二天甚麼病都沒了。修煉後才意識到,那時師父就給我清理身體了。

一九九六年春天,我丈夫也有幸得大法。他聽同事說附近公園有法輪功集體煉功點,我倆同一天參加了集體活動,有幸請了兩本《轉法輪》。

有一天我在夢中上到了一個很高很高的地方,看見在高處有個道長,他手裏拿著一本線裝古書送給我,我仔細看那道長就是當年看病的那個道人。我非常激動,恭敬的接過那書,隨手翻開一看,沒有一個字,回頭再看,那道人早不見了。醒來後也不懂得悟,長時間想不明白,一直裝在心裏。其實那是師父點悟我,要多看書學法,才能修到高層次上去。後來有了集體煉功學法的環境,在共同學法切磋交流中,明白大法修煉,不同於社會傳的祛病健身的功法,大法把學法修心放在第一位。

剛剛集體學法,很多人擠在一個屋子裏學法,很不方便,輔導站就建議有條件的要自己組織學法小組,以滿足新老學員的需要。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從法中更堅信學法的重要,明白了同修集體學法共同提高,這是師父給我們留下不能動搖的修煉形式。因此我心想在我家組織一個學法點,給同修提供一個修煉環境,和丈夫一說他也同意,我們就召集附近同修來我家共同學法。這二十年來風雨無阻,一直堅守著,一星期兩次,每次兩、三個小時,人多的時候二十幾人,人少時也有五、六人堅持。由於我們夫妻都修,加上同修們常來常往,我家能量場很好,有身體不舒服或有病人,來我家莫名其妙的感覺坐在這裏很舒適或沒病似的。

除了在學法小組學法外,退休在家無事,我生性不好走親訪友,願呆在家裏自在。在小組學法小組交流切磋,看到人家呱呱說了很多,自己卻說不了甚麼心得體會,只聽人家講。我知道自己人笨,悟性不好,我暗自下決心多學法,學好法。師父明確的告訴我們:「其實,你在修煉中,就是一點點、不知不覺中修上來的。記住,要無所求而自得。」[1]我把師父這句話銘刻心中,除了做家務外,一有時間如飢似渴抓緊時間多學法,學好法,多背法,裝的越多越好,才保證我隨師正法平穩走到今天,感恩師父慈悲關懷與親切教誨!

我修大法不長時間,師父就給我打開一些功能,修煉處於半開悟狀態中。定中常看到另外空間的仙女、神佛,非常美妙殊勝。我知道這些是師父為鼓勵我好好修煉,都是師父給的。所有這些我很少與別人說起,就是身邊的丈夫我也不輕易說與他聽。

一九九七年秋天,我與丈夫在馬路與人行道交界處行走,突然從身後開來一輛飛快的小轎車,一下子就把我倆撞倒在地,丈夫還被轎車拋出五米遠,擋風玻璃被腦袋撞了個大坑,滿大街人都說這倆老人完了,過了一會兒,我倆爬起來沒有事。其實前天晩上夢中我就預感要有生命危險的事要發生。我本來不想今天上街,我事先沒有和丈夫說那件事,結果還是出了事。其實發生這件事,是師父救了我倆,還給我倆消了很大的業債。

三、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有一年冬天,當地國安、公安、「610」配合省「610」,對本地重點人物進行一次大抓捕行動。我丈夫被省「610」定為特別重點人物。在抄家抓捕過程中,我倆決不配合惡人,坦然面對,正邪較量四十多分鐘,在師父加持保護下,惡人最終沒有得逞。

從我記事起,我就是個寡言少語,性情內向,膽小的人,又因為家庭「成份」高,從小看到家裏老人被共產黨整的那慘狀,心靈受到很大的傷害。在助師正法講真相救眾生中,我也是從心裏膽膽突突在居民樓裏放傳單、真相小冊子、光盤,到面對面向民眾發光盤、掛曆。多年來勸「三退」也侷限在家人、親朋、好友、熟人,長期難於突破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這一關。師父叫我們爭分奪秒去救眾生,我卻有怕心,耽誤了救人時機,這怎麼兌現自己的誓約,怎麼完成師父賦予的使命?一段時間吃不下,睡不好,學法也不入心,身心不定。別人能做了,我也是創世主的弟子,我也應該做到。

師父說「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2]。第二天我獨自上街講,結果遇到人還是心裏不穩,不敢開口,這半天走了四、五里路,一個也沒講成回家了。那心情別提多難過了,一夜沒睡成,翻來覆去下決心一定要突破這一關!第二天先靜下心來學好法,上街前發了半個小時正念,臨出門還求師父加持,走在街上穩住心態,碰到人先發正念解體其背後邪惡因素,按事先準備好的真相內容,逢人便講。在這過程中有不理睬,有給白眼的,還有罵罵咧咧的,更有恐嚇要舉報的人。遇到那些排斥不接受的人能解釋就解釋,不聽就一笑了之。我心想這能怪他們嗎?他們是被中共邪黨灌輸六十多年的謊言毒害成這樣的,大法弟子應該以慈悲心懷去化解他們心中謎團。就這樣那天我勸退了三人,我心裏清楚,這全是師父看弟子這顆迫切救人的心,為我引來有緣人得救。

我終於突破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這道關。從此我走街串巷講真相勸三退,收到實效,也在人心碰撞中去了不少人心,心性明顯得到提高。一路走過來,不斷去掉怕心和自己意識的各種人心,從講真相膽膽突突,逐步建立了家庭資料點,一直安全平穩運行著。

我倆從修煉身體一直很好,生活從不依靠孩子們,有時還幫他們幹活,他們都說大法好,師父好,逢年過節一家高聲念「法輪大法好!」,孫子、孫女、外甥,高考都念「法輪大法好」!結果如願考中。入學前他們都通讀一遍《轉法輪》,給未來修煉種下種子。全家十八口人都認同大法,都支持我們做證實法的事,一家和和睦睦的。

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夠,與同修比,與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我要繼續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學好法,不怕苦,多救人,完成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