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讓我暗無天日的人生走向光明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當我遇到魔難時,師父點化我;當我迷茫時,師父鼓勵我;當我摔倒時,師父扶起我。我真真切切、實實在在感到了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時時刻刻都在呵護我,看著我修煉的每一步,我經常想起師父說的話:「其實只要你修煉,我就在你身邊。只要你修煉,我就能夠對你負責到底,而且我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你。」[1]這段法中字字千鈞,重重的敲在我的心坎上。

得法前,我有腎結石、混合痔瘡、闌尾炎等重病,這三種疾病都讓我遭受了手術之苦。除此之外,我五官均有炎症,特別是慢性支氣管炎十分嚴重,冬天尤其難過,劇烈咳嗽,呼吸困難,晚上躺著的時候咳的厲害,無法入眠,只能坐等天亮。一九八九年我病的實在不能堅持工作,就辦了病退。病退不到一年,新的打擊接踵而至,眼部出現疾病,經成都大醫院檢查,說是視網膜炎、黃斑變形、黃斑穿孔等病變,通俗點說就是眼底出血,一出血就甚麼也看不見。我為了這個眼病,住院治療了九個月,每天打吊針、肌肉注射,還有眼眶部位打針注射,那個痛啊,簡直痛的鑽心。每頓飯前我得喝一碗中藥,飯後得吃一把西藥,但現代醫療技術對我的眼病還是束手無策,九個月後不但原來病情未見好轉,還增添了近視、色盲、散光等症狀。多種重病交加使我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生活完全沒有樂趣可言。為了醫病,我練了各種氣功,拜訪過大小廟宇,花費了不少錢財,都是毫無效果。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我的一位老朋友給我送來了《轉法輪》,從此以後我暗無天日的人生迎來了巨大的轉折。

剛開始學法時我就感受到很多神跡。我因為視力不好,看書本來應該很吃力,但是在看《轉法輪》時書裏面的字自動變大了,讓我得以看清,我真是無比感謝師父的慈悲加持!學法煉功後不久,我的身體就全面恢復了健康,多年折磨我的病痛不翼而飛,身體健康,人也有了精氣神。後來我的右眼眼角位置忽隱忽現的顯現出「真、善、忍」三個字,我知道這是師父的鼓勵和期望,叫我按照這三個字嚴格要求自己。

法輪功救了我,師父這麼慈悲,我能光顧自己受益,而不把大法的福音告訴別人嗎?自從走進了大法,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都沒落下。師父的《論語》、《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都能背誦。就是在「汶川5﹒12大地震」當中,雖然我身處極重災區,但即便住帳篷板房都沒有落下師父要我們做好的三件事。

有一次我回老家講真相,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大娘,她一開始沒認出我來,我介紹自己說:「我就是某家大姐啊!」她驚奇的說:「原來是你啊,你不是和我女兒同一年出生的嗎,咋個你這麼年輕哪?比我女兒看起來歲數小多了!」我告訴她說:「我就是煉了法輪功嘛,所以現在沒有病,身體、精神都好的很!」這時來了很多鄉鄰鄉親,圍著我坐了一圈,我就給他們講法輪功的好處、「天安門自焚」偽案是江澤民一手操辦的騙局,為甚麼要「三退」保平安等,他們踴躍的做了三退,還有外面打工的親人打進電話來做三退。結果那天我退了六十多人,帶回去的真相資料發的一張不剩。

在講清真相的路上也遇到過邪黨的迫害,但我心不移、志不改。二零一五年一月中旬,我來到步行街講真相,那裏休閒逛街的人特別多。我正在給一位老大爺講真相,他聽明白了,但他說:「我甚麼都沒加入過。」我就準備送一張護身符給他。我剛從包裏掏出護身符,這時竄出兩個小伙子,掏出一個小本子在我面前一晃吼道:「我們是警察!走!」說完搶過我的包,翻了個底朝天,找到了四張護身符、兩張真相卡片,然後強拉我走。我邊走邊發正念,心想:有師在,有法在,沒甚麼可怕。到了鎮派出所,所長說:「法輪功是×教,你不曉得嗎?」我說:「哪部法律條款說了,你拿出來我看看?!你們不要胡亂說!」旁邊一個年輕警察說:「這老太婆嘴真硬,把她送到『學習班』去!(其實就是洗腦班)」我心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才算。

被共產黨蠱惑、矇騙的所謂「執法者」們是那麼狡猾、卑鄙。那個所長看我態度強硬,就軟起聲音對我說:「今天天色也晚了,我陪你回去,隨便拿本書交差就行了……」我不同意。他們兩個一唱一和、軟硬兼施的騙我,說是親自把我送回家。結果我剛打開家門他們就一擁而上,像土匪一樣翻箱倒櫃,搶走了我的大法書籍資料等。我很痛心,同時為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感到難過,因為他們在無知中充當了中共邪黨的馬前卒,給自己造下了天大的罪業!

這事過了不久,臘月二十九到了,家人新年團聚,這天又正逢我七十大壽。兒女們提出開家庭會。我的大兒子是當官的,他說:「媽媽,我們看見你煉法輪功,硬是把身體煉好了,這個事實我們承認,但是你不要出去在大庭廣眾下面講嘛。」我的么兒是一個地方的派出所所長,他說:「共產黨整法輪功整的那麼兇,你不怕他們把你往死裏弄嗎?!」我女兒說:「你拿共產黨的退休工資,你還反對共產黨……」一時間七嘴八舌,各種說道向潮水一樣向我湧過來。我心裏很平靜,我明白他們有的是擔心自己的職位和前途,有的是聽信了邪黨的謊言。我對他們講:「我的退休金是納稅人的錢,也是我多少年工作應該得到的。共產黨不種地不生產,它也是用的納稅人的錢,但它還要浪費、揮霍,你們在政府機關工作,比我還清楚這一點。關於法輪功,我的身體變化你們都曉得,我的脾氣變化你們也能感受到,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這麼好,還叫人向善學好,何罪之有?你們如果了解了真相,就不會說這些話了。我們大法弟子為了世人被抓到監獄,甚至打死打殘,都沒有一絲退卻。我為了大法、為了救人,我可以付出一切,生死無畏,你們別說了。」

兒子們怕我影響他們的工作、升遷和孫子的升學,叫我搬出去住。當時我一聽就有點火了:你們兩輩人都是我一手帶大,現在要攆我出門……但是我馬上想起自己是修煉人,從師父講法中,我明白修煉人遇到矛盾要自己做好,這是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他們是不明白真相被共產黨的邪惡嚇住了才這樣說的。

修煉這麼多年,雖然經歷了一些魔難,但是和我得到的相比,是那麼不成比例。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更讓我走上一條修煉回歸之路,還給了我無比美好的未來。我現在深深體會到師父所說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2]

我是那麼榮幸,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千言萬語表達不盡對師父的感恩,我只有在最後有限的修煉時間內,勇猛精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