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冤獄折磨 甘肅高吉銀、王玉紅夫婦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甘肅省金昌市高吉銀、王玉紅夫婦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十幾年來遭到中共人員的人身、精神和經濟迫害,兩人都曾被非法判刑,財物被掠奪,電話被監聽,還時常遭到派出所、街道人員的恐嚇。兩人的父親也因這場迫害而過早離世。

高吉銀、王玉紅夫婦於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讓世人看清這場迫害。 以下是高吉銀、王玉紅夫婦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自己遭迫害事實。

兩位老人在迫害中過早離世

王玉紅的父親王其永,一九四二年出生,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大柳鄉東社村十一組村民,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大法後,無償幫助孤寡老人,義務教功,是遠近聞名的好人;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大柳鄉政府、派出所人員騷擾 、恐嚇、限制人身自由,王其永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含冤離世。

高吉銀的父親高尚先,一九四四年出生,原甘肅省金昌市八冶公司職工,吸煙、喝酒成癮,身體瘦弱,患偏頭痛。修煉法輪功後,煙、酒自然戒掉,體重增加,精力充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單位人員以拒發退休金要挾,高尚先在高壓恐怖下放棄了修煉;在兒子、兒媳被綁架判刑後,壓力更大,二零零六年六月含冤離世。

夫婦倆被綁架 五歲兒幾天無人照看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晚八點左右,金昌市「610」、國家安全局警察梁波等,金昌市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李新華、李廷琴(女)、郭某,金川路派出所、廣州路派出所等十餘人闖進我們夫妻開的商店,把顧客堵在門外,把整個商店封鎖,沒有出示任何手續,進行非法抄家,掠奪財物。

我們夫妻被綁架,當時年僅五歲的孩子親眼目睹了恐怖場面,嚇得一聲不敢出,呆呆坐著。可憐的孩子幾天無人照看,直到鄰居通知我們老家的父母。

我們夫妻被綁架後,金昌市「610」一幫人再次闖進商店,恐嚇夫妻倆年邁的父母交出法輪功的書籍,誘騙老人說這樣能減輕夫妻倆的罪行,同時抄走了夫妻倆的戶口簿、身份證、照片。後來家人到「610」要證件,他們只退還了戶口簿;身份證和照片一直扣押至今。

我們夫妻被綁架後,當晚高吉銀被綁架到金昌市國安局,連續四十八小時訊問逼供,十七日把高吉銀押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關押。王玉紅當晚被押到金昌市戒煙所,晚上兩點多又被押到金川路派出所雙手背銬在高低床架上,連續訊問逼供到十六日下午,又被押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我們倆在看守所被野蠻灌食,高吉銀被拉到醫院插胃管,至今鼻孔還經常流血。看守所所長徐福有、副所長陳國民指使男犯人,把王玉紅按倒在地,壓住胳膊,用溫水沖的麵糊強制灌食,連續幾天的灌食迫害,王玉紅嘴角被撕裂出血,身體虛弱。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二零零四年臘月二十八日,金川區法院第一次秘密開庭,二零零五年三月第二次秘密開庭,對高吉銀非法判刑五年,對王玉紅非法判刑三年。 兩人分別被非法關押在蘭州監獄和蘭州女子監獄。

王玉紅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在蘭州女子監獄,王玉紅曾因拒絕寫「不煉功保證書」,被關禁閉迫害,禁閉室窗戶無玻璃,寒風刺骨,獄警楊曉芬拿著電棍強迫她騎在冰冷的鐵凳上,雙手銬在鐵凳腿上,只能弓著腰身體無法挪動。王玉紅來例假,血滲透外褲,沾滿鐵凳,監獄長段生成還辱罵她。

酷刑:束縛椅
酷刑:束縛椅

王玉紅被迫害得極度虛弱,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被送往蘭州勞改醫院(對外稱康泰醫院),醫生說:再晚來就沒命了。 當時醫生診斷是肺結核,血色素只有七克。王玉紅在勞改醫院住了二十多天,又被押回監獄開揭批會,罰站,導致王玉紅病情惡化,再一次送到勞改醫院,診斷為胸膜炎,胸膜已經粘連,動了手術,手術時未使用麻藥,疼的撕心裂肺,在肋骨縫隙處插了引流管,抽出來的全是膿和血。過了兩天引流管太細被膿堵塞,第二次又插了更粗的引流管,五十天後引流管才被拔出。

甘肅女子監獄看到王玉紅已經沒有生命跡象,怕承擔責任,於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把她推給了家人。他們斷定王玉紅回家也活不成。王玉紅回家時,經營多年的商店及住房因拆遷已蕩然無存。只得借宿親戚家,她堅持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康復。

高吉銀獄中被打斷肋骨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高吉銀被押入蘭州監獄,入監的第一天獄警指使犯人徐愛民逼高吉銀寫「不煉功」的保證書,被高吉銀拒絕,七、八個犯人一起對他拳打腳踢,把他的肋骨打斷,三個月疼痛難忍,上床都很吃力。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同年十二月三十日,高吉銀被押到武威監獄。十二月三十一日,高吉銀和武威監獄的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秘密押往酒泉監獄。酒泉監獄獄警施行暴力強制「轉化」,長時間不讓睡覺,逼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獄警唆使心狠手辣的犯人毒打。獄警唆使犯人毒打軟肋,外表看不出傷,身體多處內傷。長期的精神、肉體折磨,高吉銀頭髮花白、語言遲鈍、經常失眠,很長時間頸椎疼痛、手指無力。回家後,酒泉監獄還指派當地的居委會進行所謂的「回訪」,不斷上門騷擾。

我們夫婦出獄後,仍多次遭騷擾、抄家、綁架。我們目前只把江澤民列為控告對像,是想給還有可能改過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其實他們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犧牲品,控告江澤民也是在為他們鳴冤。作為中國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肩負著維護憲法、匡扶正義、除邪滅亂的重任,現在該是把江澤民押上審判台的時候了。因此我們請求最高檢察院對造成我們嚴重傷害的元凶江澤民依法提起公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