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少女被迫害精神失常 母親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安徽報導)安徽省亳州市法輪功學員於成英有一個聰明、懂禮的女兒──李迎喆,母女倆自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二月,母親於成英被戴黑頭套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十五歲的女兒李迎喆被送洗腦班,後多次非法關押,被迫害精神失常,二零零三年,十八歲的李迎喆仍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法輪功學員於成英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刑事控告書》,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

於成英女士,今年六十歲,教師,修煉大法前,滿身是病──失眠、心臟供血不足、渾身水腫、腿疼、腿沉、氣喘無力。一九九八年,於成英看了一遍大法書後,全身的不舒服不翼而飛,她那喜悅、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夢裏都笑。

於成英的女兒李迎喆,一九八五年十月出生,也於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後,她變得更聰明、內向的性格變的開朗了,懂事,有禮,學習成績日上。在高中,李迎喆是班長,英語繪畫有特長,老師經常講:她的畫我真想給她打一百分。

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場浩劫中,於成英四次被抓非法勞教,女兒被數次關押、在精神失常的情況下仍被非法判刑三年,流離失所九個月,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十多年來沒有自理能力。下面於成英講述的她們母女倆的遭遇。

花季少女被迫害精神失常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十五歲的女兒李迎喆被綁架,送洗腦班,不「轉化」就不放人。有一次,當著她老師的面(她老師當「包保人」),一個惡警抓住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她哭了,惡警們還譏笑她:「不是能嗎?哭甚麼?」

二零零一年七月,女兒從洗腦班的二樓跳下逃走,流離失所,在大法弟子家,這家轉到那家躲著,不敢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警察找到了十六歲的女兒,綁架了她,對她刑訊逼供,讓她說出在誰家住的,給她套上黑頭罩,拉背銬,五天五夜折磨不讓睡覺,還給她灌酒(惡警知道修煉人不喝酒)、灌食。女兒曾經自述:「灌食時,先是幾個警察把我按住,獄醫拿著中指左右粗的管子,先從左鼻孔插入,頓時,我感到不能呼吸,快悶 死前的難受。由於喘不過氣,使我不得不大叫,拼命掙扎,少叫一點,就會呼吸不到一點氧氣,非常痛苦。因我喘不過氣,所以獄醫使勁插也插 不進去,又拔出管子,帶出的血濺在了上衣上,接著又插入右鼻孔,還是插不進去。那時,是二零零二年七、八月份。」

人心都是肉長的,才十六歲的孩子遭受這樣的折磨,誰能受的了?這時,女兒就有些精神不正常了。她經常絕食,一絕食就被警察灌食折磨,每次「取保」回來,都瘦的奄奄一息。看到女兒被折磨成這樣,我和丈夫的心都要碎了,天天在擔驚受怕中煎熬。

李迎喆回家後不久,派出所的人就到家騷擾,問:「還煉不煉?」她總是說:「煉!」又被抓走。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就這樣被折著,精神狀態失常了,就這樣的情況下,警察還不放,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還判她三年。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我把女兒「保」出來時,她已瘦的不成樣子,精神狀況更不好了,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幾天裏,自己關在臥室不吃不喝。沒辦法,我們就送到精神病院看病。這些年,周邊的幾個精神病院都住過,花去幾萬元。一直不能斷藥,現在嗓子發不出聲音,還頭疼,不跟別人接觸,也不讓別人到家裏來,甚麼事都做不了,孤獨的在家呆著,成了我和她爸的一塊心病,原本一個天真可愛大有前途的好孩子被迫江澤民流氓集團害成這樣。

於成英遭多次非法關押、經濟迫害

一九九九年後,江澤民以小人嫉妒之心和手握的大權,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造謠污衊,我家也無寧日了,單位逼我不讓上班,扣發工資,派出所的人不分白天黑夜不定時到我家騷擾,經常半夜砸門入室亂翻。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後,被關押四十多天,在這個過程中又把我和其他同修送合肥勞教所「轉化」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號早晨,我還沒穿好衣服,惡警帶十幾個人闖進我家,要我跟他們走,我在臥室不開門,他們就野蠻的踹壞了臥室的門,拉我不動,就幾個人把我抬上車。我被關押二個多月後,送合肥非法勞教一年。由於迫害,我放棄了修煉,幾年下來,甚麼病都出來了,心臟病、低血壓、膽囊炎、失眠、胃病、血糖高,血脂稠、頭暈等。二零一零年,我又重新回到大法中修煉了,剛煉了兩天,我的病好了,是大法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我每次被綁架,不但單位不給工資,拘留所裏還勒索錢,丈夫打工也掙不到多少錢,兒子還上學需要錢,女兒還要吃藥維持,這十多年來,我們欠債五、六萬元。這一切的不幸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