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曾走過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一九九七年,我在長春市一所高中讀高二,由於家住農村,就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房子,高一時和姐姐同住,高二時姐姐讀了大學,就剩我一個人,家裏農活很忙,就請忠厚又老實的表哥照顧我。哥哥已經開始修煉,晚上我在炕上學習,學的很晚,表哥就在簾子後邊煉靜功。

後來念高三,我和表哥又一起去了大姨家借住。表哥總是和我講法輪功怎麼好,讓我也煉,我卻總笑他,說他迷信,他和我說這是宇宙大法,我更覺的實在太玄,我那時可是堅定的「唯物論者」啊。就這樣我一直沒有修煉,還嫌哥哥煩。

真正開始修煉是上了大學後,爸媽離婚這件事給我很重的打擊,當時覺的甚麼夫妻之情,父女之情這麼容易就斷了,因此差點得了抑鬱症,對人生開始懷疑,覺的人生的目地是甚麼呢?失去了人生目標的我,像一葉小舟不知要去哪裏,把圖書館的書都要讀遍了,還是不知人活在世上的意義。但是還隱約記得佛經上說:生在中國很難,能和佛同在一世更難。

有一天,突然想起了哥哥給過我一本《轉法輪》,在櫃子裏翻出來看了起來。這一看不要緊,竟然被這本書深深吸引,明白了為甚麼父母離婚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明白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我當時真是被震撼了,人生有了答案,欣喜若狂啊。

當我讀到,師父說:「其實沒有啥遺憾的,你們得的也不容易。你們知道的是現在偶然間好像別人告訴你,法得到了。那是埋藏在你心底的,就像那個電的插頭一樣,一下子碰到了就通了電了。可是有的人,他這個插頭已經被灰塵、污泥蓋的不起作用了,插上插頭也不通電了。有很多人為了得法,在歷史上掉過頭,在歷史上也在修,而且修煉中也是吃了很多苦啊。」[1]我的眼淚嘩嘩的流啊,終於找到師父了,終於找到法了。

北方的冬天很冷,早上很早去煉功,雖然冷,心裏卻是那麼溫暖和幸福。很快我的天耳打開了,聽到了另外空間的音樂;天目也開了,打坐時閉上眼睛可以看到不同顏色的光,後來在早上煉功場,看到了太極很多,不斷的落在煉功場上。晚上學法回家還看到了遠處天邊飛過了一個金球。

幸福的日子只有短短的幾個月,魔頭就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記得那年北京的夏天蚊子好多,沒地方住就露宿在北京的街頭,可有的時候走到大半夜還是沒地方睡。出來的時候還穿著裙子,可是在北京一呆就是兩三個月,進入秋天我們穿的還是單衣,沒有衣物換洗,身上的衣服又髒又破。我們每天就是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每天天安門廣場或者火車站都在抓人。沒甚麼吃的,每天就是饅頭和榨菜。渴了就喝路邊澆花的水,也會用澆花的水來洗洗頭髮,形同乞丐。有一次,我和同修就睡在一個公園的門口,醒來時才發現下了雨,雨水竟然漫過了我們的睡覺的地方,有一些來公園晨練的老太太就說「可憐啊」。

這些年來,雖然我一直在修,三件事也在做,但是並沒有公開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雖然也做一些講真相的項目,也非常注意保護自己。甚至連媽媽和姐姐也不知道我還在修煉。原以為了保持這樣的狀態,就這樣風平浪靜的走到最後就可以了。從二零一五年五月份開始的訴江,讓我的心受到了非常大的衝擊,怕家人知道,會要死要活的逼我放棄;怕同事知道,背後嘲笑諷刺;怕警察找上門而遭受迫害;怕失去現在所謂的幸福生活。其實,站在法的基點上去想,真正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話,能一直不公開自己的身份嗎?能一直懼怕邪惡嗎?

師父說:「這段歷史是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安排的,你們為甚麼不去唱這個主角?為甚麼把被邪黨文化灌輸了的常人說甚麼放在第一位?為甚麼把邪惡的迫害看的那麼重?值得深思啊。這些話,如果在九九年迫害以前,師父是不會講的,你們是走過來的大法弟子,你們是即將圓滿的大法弟子。」[2]

現在才更深刻的體會到:修煉真的很難,那些常人心真的很難放棄,修煉真的很嚴肅,抱著常人心不放,是走不過去這一關的。其實現在我的問題很多:執著微信、電視劇和情等等,無法用心讀法和堅持煉功。怎樣能除去這些,歸正自己呢?我開始摒棄一切雜念的學法:讀各地講法。

在讀法中,我越讀越清醒了:我問自己是不是已忘了師父的法,也忘記了自己初得法時整個生命中的喜悅?也忘了一九九九年自己剛得法幾個月就義無反顧的去北京上訪,也忘了自己在二零零零年那個紅色恐怖最高峰的時候,還是去了北京。那時的自己和現在這個自己好像很遙遠,那時都能放下一切,不避生死的走出來,而現在邪惡沒那麼多了,環境也沒那麼惡劣了,而且自己也沒碰到甚麼大的魔難,怎麼就慢慢的不行了呢,就慢慢的鬆懈了呢?而最可怕的還不是這些,是甚麼?是我自己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這些問題,我內心根本沒有被觸動過,像極了溫水煮青蛙……

這顆自我膨脹的心讓我漸漸脫離修煉而不自知。看到十五萬大法弟子實名訴江,我才真正看到了自己和同修的差距,這麼多年我幾乎是在獨修,我真的感覺清醒的太晚了,那麼多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了,無法追回過去的時間了,不知有多少生命因為我的懈怠而沒被救度。

八月的一個星期日,我終於在網上起訴那個邪惡之首了。我終於邁出了那一步,不是為了圓滿和提高層次,而是完成了自己作為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兌現了自己的誓約。還有,我現在悟到:曾被抓被關,就是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覺的去了北京就會被抓被判刑啊,胳膊扭不過大腿,還以勞教為「榮」,還是潛意識中承認了它。現在我訴江,從常人的法律看,我當然可以起訴他,我沒有做錯,為甚麼會害怕,為甚麼會想到會被迫害呢?看來自己的思想中有些人的想法那麼根深蒂固,需要在修煉中改變,還要繼續學好法。

在法中,我明白了生命是輪迴的,而自己在那麼漫長的輪迴轉生中,可能會有很多事情值得我們去珍惜,可讓我最珍惜的是我真正走入大法和證實大法的這些年,有苦有甜,茫然過,失落過,刻骨銘心的痛悔過,經歷的太多太多,現在回想起來都顯得那麼彌足珍貴。這就是我修煉的路吧。珍惜曾走過的路,接著走好最後的路,和同修們共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