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實實修自己 攜兒帶女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一名農村中年婦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修煉了法輪大法。當時我還是個姑娘,因我家是個學法點,很多人不識字,母親就讓我給他們念《轉法輪》。我覺得師父講的法太好了,漸漸的也就開始修煉了。那時候不知道怎麼樣精進實修,沒有打下堅實的基礎,迫害後失去了修煉環境,後來又結了婚,生了三個孩子,使我在修煉上一再放鬆,離法越來越遠。

師父不願落下我

我帶修不修的一晃十多年過去。到了二零一四年初春,剛過新年不久,一天晚上,我做了個非常清晰的夢:我在娘家的院子裏,忽然看到普天都是鮮花,密密麻麻,把天全遮住了,天上的鮮花都一層一層的綻放,說不上來的好看、漂亮。這時地上又出現了很多小船,小船上都坐著大法弟子,有的小船上是一個,有的是兩個,這些小船載著大法弟子都飛向了天上一朵朵綻開的鮮花裏。然後,我又看到院子上空,開了一朵很大很大的鮮花,要多好看有多好看,就像神韻天幕上的那樣。我看到曾幫助過我的一位大哥和另一位不認識的大法弟子,乘坐一隻小船往那朵大花裏飛。大哥喊我趕快上去,就伸手拉我,我也伸出手去,怎麼也搆不著大哥的手,我非常著急,看著小船載著大哥二人一下飛進了天上的那朵大花子裏,我被留在了地上。這時,別提我心裏是一種多麼難受的滋味了,那種失望用語言都無法表達。接著,地上變成了汪洋大海,水裏出現了一艘大船,我就上了這艘大船,很多人也跟著我上了大船,而沒有能上船的人都被水淹沒了。我坐在大船上,看到船開始進水,水越進越多,船眼看要沉了,我很緊張和害怕。醒來後,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如不好好修煉,不精進實修,就會毀在世間。

沒過幾天,大哥來了。我非常驚喜,知道是師父安排大哥幫我來了。我把那個夢告訴了大哥,大哥就從法理上跟我切磋了修煉的嚴肅性,如修不成,將意味著多麼可怕的後果。我聽後感到無比的痛悔,這麼多年失去的太多太多啦。大哥臨走時,非常認真、嚴肅的對我說了一句話:「寧可失去生命,也不能放棄大法,到了關鍵時刻就得豁出去!」

這句話如同一個響雷震撼著我,使我徹底驚醒了。我牢牢的記住了這句話:寧可失去生命,也不能放棄大法,到了關鍵時刻就得豁出去!

精進實修

我真正認識到了大法是多麼珍貴啊,不修大法就沒有自己的一切。我開始精進實修。我必須衝破重重障礙,無論多難,我也要真正的修煉下去。這時,我的大女兒十二歲,正上初中,二女兒五歲,上幼兒班,最小的是個兒子,才三歲。

我們家有四畝地,收種管理只靠我一個人,而且還得經常幫婆婆家幹活。婆婆又不給我看孩子,孩子還非常淘氣,到農忙時,白天有時要幹活,還有家務,還有些鄰里之間的事,很難擠時間學法。我都是晚上等孩子睡後再學法。凌晨三點五十起來煉功,我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理由再耽擱修煉了。由於已經習慣了多年的安逸生活,一下子精進起來,熬夜,早起,夜裏零點還得堅持發正念,真覺得苦不堪言,自己思想中常常激烈的鬥爭:今天別煉啦,多睡一會吧。可另一面卻想,不能再耽擱啦,不精進就完啦。就這樣每天都是在思想中做著鬥爭的堅持著修煉,直到自己一步步穩定下來。有時正煉著功,孩子突然醒了,有時要撒尿,有時又吵又鬧的,使我煉不完功。我知道這都是對我的干擾,白天我就儘量補上沒煉完的功。我是多麼羨慕同修能在一塊學法煉功啊,可我卻沒有這樣的環境,必須自己往前走。

師父說:「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1]在真修實修中,使我體會到了苦中有樂,認識到自己修煉大法才是宇宙中最幸福、幸運的生命。如果哪天沒有學法或沒有煉功,我一天都會感到很失落,像損失了很多。

在實修中過關

慈悲的師父不願落下我這個沒有走好的弟子,後來安排了大哥又經常來和我切磋,鼓勵我,引導我怎樣在修煉上走好,走正。大哥見我真的精進了,又對我說:要儘快把師父七二零前後的講法看一遍,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我抓緊時間看了一遍師父的全部講法,認識到了我們修煉不只是成就自己,重要的還得去救人。當我認識到了救人的使命時,大哥就給我送來了救人的資料,讓我去發。開始時,我都是安頓孩子睡覺後,自己晚上去鄰近村子裏散發資料,後來大女兒星期天回家,也幫我一同去發,就這樣我就開始兌現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知道很多同修都花真相幣,我就自己往錢上寫真相,常年都花真相幣。

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因不好好幹,大多每年只能給家裏幾千塊錢,不考慮三個孩子和我的負擔,有時半年時間都不給我打電話。那時我沒有好好修煉,各種常人心都很重。看到別人家買車了,自己也想買車;看到別人家蓋了好房子,自己也想蓋好房子,總想和別人攀比。可丈夫每年都掙不了幾個錢,就生丈夫的氣,執著名利,還想過好日子。通過學法,我漸漸放下了對名利錢財的執著,還有對享樂的執著,就想不管丈夫掙錢多少,我在家裏領著孩子省吃儉用,不影響我修煉就行了。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用法對照自己,我再也不生丈夫的氣了。

當我在修煉中感到自己日益往上昇華的時候,大概在十月底的一天,與丈夫一塊打工的娘家二哥突然給我來電話說,我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差點出大事,幸虧早點跑了,不然就麻煩了。二哥打電話時簡直氣壞了。

想想我在家裏帶著三個孩子,節衣縮食,任勞任怨,還要幫助他的父母,他卻不為我著想。雖然打擊很大,心中生氣委屈,但不會使我精神崩潰,因為我心中裝著大法,一用法衡量,也就能把握住自己了。師父說:「你是個修煉的人,你是超越於常人的,你知道這一世你們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們不是一家人嗎?你知道她這輩子是你妻子,下輩子說不定給誰當妻子?這一輩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輩子他是誰的孩子?」[2]

我就打電話和丈夫聯繫,可怎麼也聯繫不上。本村的一位鄰居知道了,就來勸我。本來我心情已經克制下來了,可是外人一勸,那種委屈和不平反而都被挑起來了,眼淚也止不住了。這一動心不要緊,緊接著就是二哥打電話讓我和丈夫離婚,說他怎麼怎麼不好,接著二嫂、姐姐、四哥、四嫂都打電話讓我離婚,語氣都非常強硬,聽起來沒有回旋餘地。還有母親也讓我離開丈夫家。作為我,並沒有想和丈夫離婚,但娘家人對這件事的強硬態度,讓我一時六神無主,好像烏雲壓頂,使我幾乎喘不過氣來。丈夫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娘家的壓力又這麼大,我的內心開始矛盾起來,如果不離婚,我是難以頂的住娘家的壓力的,是不是從此就不能進娘家的門了?要是按照現在的社會風氣,我和丈夫離婚,誰也不會說我甚麼,因為是他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如果不修煉法輪功,也許早就和他離婚了。正當我站在十字路口,不知往哪走時,沒想到大哥打來了電話,讓我明天去娘家。

第二天,我就回了娘家,見了大哥,我就把眼下的事情毫不保留的全都告訴了他。大哥聽後用非常平靜的口氣對我說:這個關你必須要過。然後大哥又對我和母親同修說:我們來到世間,就是為修煉的。世間一切都是虛幻的,親人們都像演戲一樣,只有修煉才是實實在在的。如果鄉梓(指我)離了婚,再找個對像,無論對她多麼好,如果不讓她修煉,又有甚麼意義?不就毀了她嗎?再說小維(指我丈夫)雖然做了不好的事,那都是舊勢力操控他幹的,是針對鄉梓的心性來的,都與鄉梓的修煉有關。小維可從來不反對鄉梓修煉,不干擾她,有時還幫她做事,我們不求世間甚麼東西,修煉的環境對我們才重要,如果鄉梓修好了,小維也就變好了。

大哥的一番話,立刻解開了我和母親的心結,使我深深體會到了這都是師父無微不至的看護著我,不讓我再往下掉,不讓我走偏,一次次的安排大哥來幫我。我對師父充滿感恩,無法表達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自己只有精進再精進,才能對的起師父。

丈夫出現這種事,絕不是偶然的,我就找自己,發現還有對丈夫放不下的情,如果是別人,自己會生氣嗎?還有一種愛面子的心,丈夫這個樣,自己感到在人前失面子。而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再被情和面子所左右。我要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跳出人的情和愛面子的心,因為情是自私的,愛面子是唯我的,只有修出慈悲心才能對誰都好。我要看重每一個生命,不計較他一時做了甚麼。我要原諒丈夫,不計他的過錯,得給他改正的機會。

我終於過去了這一關。丈夫很快也就回來了,我像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只要他改了就行了。婆婆知道了丈夫的事,掄起鐵锨就要打他,是我攔住了婆婆,把她勸下了。

當我下功夫修好自己時,丈夫真的變了,也不外出鬼混了,常年的跟著家鄉的建築隊在附近幹活,連一天也不想耽擱,每月至少能掙三千多塊錢。現在丈夫一月掙的錢幾乎能頂過去一年給我們的錢。

學好法多救人

師父說:「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學法跟不上,那就甚麼都完了。」[3]

農活不忙的時候,我就擠出更多時間學法,每天不僅只看《轉法輪》,師父的全部講法我都抓緊時間看,已看過了三遍,現在正看第四遍。通過學法,使我認識到越到最後,救人也就越緊迫。因為各種家務還要帶孩子,我很少外出,不能大量的面對面講真相,另外也沒有太多的經驗,就以散發真相資料為主。大女兒也漸漸的走進了修煉,常常督促我更精進,指出我的不足。女兒雖然得法不久,但知道救人要緊。我們娘倆常常一塊出去散發資料。晚上兩個小的孩子睡著了,我倆就騎車到周圍村子一戶戶的送資料,盼望著眾生能了解真相,早日得救。

有時我和大女兒準備去散發資料,可兩個小的孩子就是不睡覺,一想,救人的事不能拖,乾脆帶他倆一塊去。一次回來晚了,丈夫問:你們幹啥去了?兒子忙跑到他跟前稚聲稚氣的說:我們救人去了。丈夫一聽也不作聲了。

我們散發資料由近處往外擴展,不斷的去那些還沒去過的村莊。開始散發資料時還有點怕心,慢慢隨著修煉的提高,正念越來越強,也就不怕了。我和女兒都是抱著純淨的心態去救人,穿大街走小巷,把一份份真相資料送到眾生家中。現在每當出去散發資料時我們就有一種榮幸感,一次次都非常的順利。我知道都是師父把路鋪好,然後再看護著我們去救度眾生。

有時我擔心散發資料時兩個小的孩子會吵鬧,就告訴他們,救人時不准吱聲,一到發資料時他們就都不吱聲了。有一次我覺得他們睡著了,可發完資料回來的路上他們卻吵鬧了起來,我就問他們:你倆不是睡著了嗎?兒子說:你說救人時不能吱聲。看起來我們救人的責任真是很大,連這麼淘氣的孩子都乖巧的配合著。

一年多來,我攜兒帶女的也把真相資料散發到了這一帶幾十個村莊。師父在夢中鼓勵我,讓我看到一列待發的火車,我救的眾生都上了火車,滿滿的,都等著我哪,等我上車後就發車了。我準備上車時,別人讓我幫他們拎包,這個讓拎,那個也讓拎。醒來後,我知道自己還有一些心沒有放下,我一定趕快把它放下,因為時間不等人。

自己能成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是多麼榮幸, 榮幸中又感到自己做的還很不夠,離師父的要求太遠,今後我要在修煉中更加精進,多多救人,努力完成使命,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隨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