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中師尊慈悲看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五年,我榮幸得到了師尊的高德大法,謝謝師尊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讓我明白了在塵世中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與使命。十多年來,我經歷了重重魔難,在師尊的慈悲看護下闖過了一關又一關,走到了今天。

身陷囹圄 師尊慈悲看護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瘋狂迫害法輪功,謊言鋪天蓋地。在大法中受益的我坐臥不安,就找同修交流,決定去北京證實大法說句真話。到那以後,被便衣綁架關進豐台體育館後被遣送回本地。

二零零零年底,我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綁架,關押在門頭溝看守所,由於我不報姓名、不說地址,被警察編了一個72號關押在那裏。

我在那裏絕食抗議迫害,給那裏的犯人講大法的美好,其中有三個吸毒犯明真相後對我說:「大姐,你在這裏煉功,我給你看著管教。」我說:「謝謝你們。」到了第七天一個獄警把我叫了出來,用手指著停公交車的地方說:「你走吧,去那邊坐車。」並把搜去的五十元錢還給了我。

就這樣我輾轉來到了北京南站,找到了回家的班車,但是這時天已經快黑了,於是我就找到了車主,跟她說我到北京為法輪功說句真話卻被關進看守所後放回的過程。車主很同情,跟我說:「我帶你到旅店去,車明天早晨走。」我說:「謝謝你!我只有五十元錢,夠車費的,我想在你車上呆一宿。」她毫不猶豫的說:「行,但晚上車裏很冷,還不能在車裏來回走動,要讓檢查看見了會罰錢的。」我說:「謝謝大姐,你放心吧。」車主走了,我就呆在車裏。不一會兒,車主回來了,拎來了一盒飯一盒湯,跟我說:「吃點飯,暖和暖和,車上有大衣,就在這裏湊合一宿吧。」我忙說:「太謝謝你了。」弟子非常清楚,這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師父時時刻刻在看護著弟子,心裏滾動著感恩的潮水。謝謝恩師!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正在家中學法,突然鄉書記和派出所的警察闖了進來,踹開房門將我綁架到看守所,第二天沒有任何手續將我勞教,關押在開平勞教所,在那裏我絕食抗議那種迫害。喊法輪大法好,後來把我弄到男隊,每天把我綁在床上強行輸液,我醒來就把針拔掉。警察看見後就拳腳相加,一連持續了八天。

有一次,一獄醫和幾個犯人強行給我灌食,由於我不配合,他們就拳打腳踢。不知怎的我的內心升起一絲憐憫之心,看他們又很可憐。於是我對獄醫講:「你不要生那麼大的氣,我修真善忍、煉法輪功錯了嗎?把我從家中綁架到這裏進行迫害,你跟我生那麼大的氣?你是醫生,應該知道生氣對身體不好,也希望你不要再迫害我們這些好人。」一番話打動了他,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有迫害過我。在開平勞教所絕食抗議這種迫害長達四個多月。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被轉到高陽勞教所。

在高陽勞教所,我繼續絕食反迫害,他們把塑料管從我鼻孔插入灌食,一插好長時間不拔。

在高溫炎熱的夏天,他們強迫我到室外幹活。獄警黃豹把一個不到五十斤的我拎起來從他一側背上摔倒到地上,不知多少次;獄警還把我當練拳腳的靶子,用四五根電棍同時電擊,我還經歷過酷刑上繩,被銬地環、遭挖土坑活埋,獄警用盡各種手段「轉化」我都不能得逞。因為我心中有法,每當正念闖關時,師父的法就會指導我闖過難關。記得一次遭上繩酷刑時,上到第八繩時,我心裏求師父:「師父啊!弟子對大法、對師父堅定的信念無論用任何辦法都無法改變的,但我的肉身真的不想去承受這一切。因為這不是師父所要的。」當我這一念發出的時候,就覺得身邊的一切邪惡因素不存在了,從那以後獄警再也沒有敢動我一個手指頭。我知道是師父為弟子承受了這一切。謝謝師尊!

身邊監控我的包夾一波又一波,她們明白真相後得了福報都提前離開了勞教所,其中有一個包夾明白真相後去告訴別人:「不要迫害煉法輪功的人,因為她們是修佛的。」結果幾天後她就回家了。這件事當時在勞教人員中影響很大。

我在勞教所裏絕食抗議迫害長達十五個月。現在看來好像是一瞬間,可是在當時好像是那麼漫長,每一時每一刻都是在師尊的巨大付出中走過來的,十五個月輾轉兩個勞教所,我於二零零三年九月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

講真相  救眾生

我們這個地方是個偏遠山區,真相資料短缺,師父經文和週刊都不能及時到同修手中。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也開了一朵小花。隨著同修不斷走出來,資料需求量也在不斷增多,學法時間越來越少,幹事心越來越強,把做事的多少當作了修煉,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家裏的設備和耗材被警察掠劫一空,上萬元的損失給我打擊很大,那是同修們辛辛苦苦攢來的錢買來的設備,由於自己的人心而被邪惡抄走了,真是痛心啊!自己的心情從此低落下來,丈夫被勞教,我由於怕心又不敢回家,在外流離失所,給同修帶來很多干擾和麻煩。

不能這樣下去呀,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開始靜心學法,和同修結伴到集市上、到外村挨家挨戶講真相,從而去掉了怕心,堂堂正正回了家,堂堂正正的講真相、救眾生。

一次,我去街上收購站賣杏核,村書記迎面走了過來,說:「表嫂幹啥去呀?」我趁勢說:「去賣杏核,買點油鹽醬醋,這幾年因為煉法輪功錢都讓共產黨拿去了,你說實話煉法輪功修真善忍有啥不好?如果咱村人都煉法輪功,你這幹部還好當了,不用整天喊要這費要那費的,昨天鄉里幹部又到我家騷擾,兩位老人七十多歲了,兒子在外被勞教,如果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們可要負責任的。」他聽後忙說:「表嫂,你在家好好煉功,我支持你們。」

有一次到鄰村去發台曆,來到一家正在用機器打玉米,我說:「大姐,我給你送台曆來了。」她說:「法輪功的吧?」我說:「是」。她說「謝謝你」,就接了過去。並說:「屋裏有打麻將的,你去跟他們說說。」我就來到了屋裏,一看有五、六個人在那玩哪,就跟他們說:「我這裏有法輪功真相台曆,見到是緣得到是福,都好好了解了解,對你們都有好處。」聽我這麼一說他們都爭著要。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鋪好的路,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

警惕安逸心 精進實修

這幾年,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的路越走越寬,全盤否定了舊勢力的經濟迫害,家裏有了積蓄,經濟條件明顯好轉。

去年臘月的一天下午兩點多,我回家一進屋就感到焦味嗆鼻,以為是哪個電器著火了,趕緊去拉電閘,結果也沒發現甚麼,我打開衣櫃,一股濃煙嗆得我喘不上氣來,這時我才知道小衣櫃著火了,妹妹聽到我的喊聲跑了過來,幫著往出拽著火的被子,我往裏邊潑水,把火弄滅了。後來得知是小外甥把火炭放進櫃子裏的。要不是師父的看護,後果不堪設想。因為上面有耗材,緊挨的櫃子裏又有家裏的所有積蓄真相幣。

遇到這樣的事,修煉人要趕緊向內找。我發現自己名利心較重、安逸懈怠,有給兒子攢錢成家立業的心,不是把大法資源都用在救人上,偏離了修煉的方向。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虎視眈眈,一旦有空可鑽,就會下狠手,一把火燒光,讓你一無所有。記得《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那篇文章裏有這麼一段話:「原來每個執著,修煉中都是生命的殺手。不能嚴格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儘快斬斷一個個執著,淤積起來很難闖過生死大關。」

我提醒自己,人世間的一切,時有時無,如過眼煙雲,都是假相,只有精進實修,做好師父教給的三件事,那才是永恆的。

在這十幾年的修煉中,風風雨雨走到今天,有寫不完的故事說不盡的話語,但我深深的悟到:弟子走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每一步的提高都不知滲透著師尊多少心血!用盡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師尊為弟子的巨大承受和付出,弟子無以回報,只有精進再精進以報師恩!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