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太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師父為我化解了心中的恩怨

一九九二年六月份,我做了皮下埋植結扎手術。由於醫療事故,意外懷孕,於九三年一月份產下一子,被知情人告到縣紀檢委,我被開除教師隊伍,丈夫被降兩級工資,並限期交罰款一萬三千元,否則丈夫也得被開除。我們東挪西湊總算在限期內交齊了一萬三千元的天文數字。此時我們已經負債累累。為了還債賣掉了僅有的兩間磚瓦房。丈夫住進婆婆家,我帶著孩子們到外地去給人當幼兒教師,背井離鄉六年多。期間我吃盡了人間苦,身體累垮了,一九九九年一月回到家鄉治病。當時嚴重的乳腺病使我連衣服也不能洗,酸菜不能切。我把這筆仇恨都記在了告我的人身上,下決心要給她放火或買兇打斷她兒子的腿,讓她也別過安寧的日子。

恰在這時,一九九九年三月,修煉法輪功的姑母來到我家,給我帶來了寶書《轉法輪》。師父在書中說:「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我才知道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業力輪報的結果。是大法為我化解了心中的恩怨,避免了冤冤相報的惡果。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提高心性 遇事能替別人著想

大法的法理像磁石一樣吸引著我,每天晚上都看書煉功,有時還教小朋友煉抱輪。教小朋友做真誠、善良、大度忍讓的好孩子。大法盪滌著我的心靈啟悟著我的善念。在我教的孩子中有一個是先天性心臟病的患兒,都六歲了才上幼兒班。由奶奶天天背來背去的,雨天奶奶就更費勁了。我就主動幫著早上順路到他家給用車馱來,放學再用車馱回去。直到奶奶買來新車學會為止。奶奶非常感激。

在開幼兒班時經常要給學生進一些食品:雪糕、飲料、麵包、方便麵、香腸等。發現老闆錢收少了,就抽時間送回去。一次在當地批發部批貨,發現老闆娘少收一箱方便麵錢。放學後就給送去了。老闆娘說:「你太好了,你不說我也不知道。」我說:「不是我的錢我不能要。」還有一次過「六一節」到鄰鎮進的貨。回家後發現老闆少算了香腸錢。再次進貨時,我給補上了。老闆說:「你是信主的吧?」我笑著說:「我不信主,我信的是佛家大法。」他說:「信大法的也這麼好!」後來再去上貨讓我自己報數她算錢。

由於我家周邊沒有同修。剛開始我屬於獨修。直到有一個週日才接觸到鄰縣的同修們,以後每個週日我都去和同修們看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糾正我的煉功動作。大家在一起沐浴在法光中非常幸福。直到七月裏的一個星期天,我去鄰縣一個老同修家,她正忙著把大法資料大法書籍打包。她說現在派出所正讓上交大法書和資料都毀掉。她是掛了名的,不知書和資料放哪裏安全。我一聽就很氣憤說:「政府怎麼了,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如果人人都學法輪功,治安狀況就變好了,社會就安定了,警察都不用了。真是好壞不分。這些書我拿走,不能毀了。」老同修很贊同。並告訴我,大家聯名寫上訪信證明法輪功對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於是我也到輔導員那在聯名信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很沉重。一路上小心翼翼地看護著這些珍貴的大法資料。心想這就是「火種」我一定要珍藏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等我再去鄰縣時,迫害已開始了,很多同修被抓,大法書,資料被毀,整個中國大地被紅色恐怖籠罩著。我失去了修煉的環境,只能默默地學大法。

講真相,救眾生

二零零四年一月份,我因多年嚴重的乳腺病去省腫瘤醫院看病回來,遇到了鄰縣當年被抓的輔導員。她告訴我說:「放下那顆心吧!沒有病了。」並把師父發表的經文《快講》交給了我。回到家中學背經文,知道正法進程已到了全面講真相的階段。大女兒說:「媽媽真心修煉法輪功吧,一定都會好的。」從那以後我把買來的藥都送給了有乳腺病的常人,決心堅定跟師父修煉到底,講真相救眾生。

我買來彩紙和信封,和孩子們一起合作製作真相資料、標語,內容有:「誠念法輪大法好,保平安得福報」、「法輪大法是正法」、「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等內容一百多份。晚上和孩子們在本屯貼在電線桿上。到屯外往醫院門裏放。

一次我在一本小冊子上看到了:法輪功是甚麼?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內容。就摘抄下來,刻成蠟紙油印出二百多份,和孩子們在大年夜挨門逐戶的發送。當得到一份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風景區帶「中國共產黨亡」圖案門票的真相傳單時,就把它作為素材增刪內容以題為「不花一分錢天賜洪福保平安」製作真相傳單。先後複印一千八百多份。部份用信封封好,郵往外地的親朋好友;部份裝上自封袋到方圓幾十里的村屯發送;也曾兩次坐火車到親戚住的村屯發送並講真相救人。特別是到寒暑假期間就想辦法印製真相傳單。去年寒假期間,又印製了五百多份真相資料,和孩子們到附近的屯發送救人。幾年來,無論是坐車還是購物,我花的錢幾乎都是真相幣。我還用手機編短信救人中,當看到回覆「謝謝」的字樣時,真為生命得救而欣慰。

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太多

我努力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努力去各種執著心,提高心性。走到哪裏都要把真相講到哪裏。不忘自己來時「救人」的大願。不知不覺中,慈悲的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三叉神經痛、頸椎酸痛、後腦皮麻木、腰痛、痔瘡等各種病都去掉了。特別是折磨我多年的乳腺病也根除了。慈悲的師父不但為我淨化了身體還救了我的命。

二零零四年的春天,我和丈夫一起用手拖翻山地。由於山地高低不平,地頭還是斜坡。為防止翻車,我一直在車頭的低位置推車頭。不料轉彎時,車把丈夫挑起來甩掉。失去平衡的車直奔我衝過來。我本能的向後退,車卻翻著跟頭追我,當我被茬子絆倒在地時,車頭也壓在了我的大腿上不動了。冒著蒸氣的開水洒在我的手上,流進了褲子裏。驚恐的丈夫把我從車下救出來,我卻哪都沒破,毫髮無損;只是手背有些發紅,但也不疼。丈夫感慨地說:「好險啊!撿條命。」我說:「是師父救了我!」大法太神奇了。

十幾年來,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太多。限於篇幅不能一一呈現。唯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