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的正法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出生在餓死幾千萬百姓的三年大躍進的大飢荒時期,當年全村十三個嬰兒只活下來了兩個,我是其中之一。可以想見,我只是勉強活了下來罷了,從小免疫力和體質很差,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到十七、八歲,連續鬧了兩年大病,面黃肌瘦。參加工作後,由於爭鬥心、利益心,全力拼搏,三十多歲感冒、鼻炎、失眠和哮喘就反覆發作,常年藥物相伴。

二零零四年在大法學員的幫助下,帶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入法輪功。當我明白法輪大法博大深奧的道理後,我感到震撼和幸運,後悔得法太晚。因此橫下決心,修煉路上絕不停步!隨著修煉狀態的提高,所有的病不翼而飛,多方面受益是非修煉人所能理解。

十多年來,無論工作單位還是家庭生活和社會環境,一件件剜心透骨的去掉怕心、爭鬥心、利益心、自尊心、色慾心的過程中,經歷了一次次的矛盾和向內找,做不好時關難就會拉長時間。只有以法為師,真正嚴格要求自己,吃苦當成樂,善待他人,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才能過好關。

(一)解體邪惡的迫害

我的工作單位是邪黨重要部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嚴重打壓,動輒找我談話、恐脅,派人盯梢,繼而非法騷擾家庭。我堅信學法能破除一切邪惡的干擾,能增強正念。大法是我生命的期待,我內心深處非常珍惜得法的機緣,我每天下班後就是堅持不懈的學法,包括各地經文。

二零零五年春初的一個早晨,單位治安人員和一個警察來敲門說「有點事」,沒想到後面又跟進來派出所和六一零及國安兩屋子人。我和妻子心裏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他們甚麼也看不見」,電腦、書櫥、衣櫃、廁所、陽台和地下室查了個遍,他們偵探方式用盡,一無所獲。我放好的大法書籍和資料他們根本沒看到,就連桌面上和抽屜的小型資料,他們也沒有看見。慈悲的師父保護我們闖過了險關。當時我也不太害怕。

後來退休領導告訴我:他們跟蹤我了,斷定家裏有真相材料,來時備著手銬,準備銬走我。頭天晚上兩個便衣蹲坑了,還妄想著能得幾萬獎金呢。

邪惡不甘心,指使片警每天到我單位了解我平時的細節和活動情況,還說:「你是七二零以後煉法輪功的,全國找不出仨倆個來,找機會好好談一談。」一個月後,片警電話約我說「每季度彙報一次」,被我以「沒有必要!」給予堅決拒絕。我持續發正念:「邪惡不配管我,我的修煉道路有我師父安排」,邪惡被解體。從此以後這個片警遇到我,不是扭頭就是拐彎迴避見我。

不久,在回老家的路上只顧了講真相,提包裏裝著大法真相的光盤在車站被查出,由於單位的風聲剛過,擔心事情通到單位,我拎著包想快速走脫,在檢查員追上抓住提包的時候,我當即發出強大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他立刻像變了個人一樣,驅散了圍觀過來的人群,他說:「按規定應該把你送到派出所去(有獎金),現在我不想那樣做了。」並重複說:「咱們倆誰也沒有見過誰,你快走吧!」「謝謝,您會得福報的!」我又一次體會到師父時刻就在我身邊和大法的威力。

(二)二十年使我痛苦不堪的哮喘病消失了

通過學法,我懂得了正法修煉和個人修煉同時進行的艱難。由於我沒有集體學法的環境,名利和慾望的放棄只是表面,深層的執著心意識不到,沒達到完全信師信法。

在冬天,連續幾天的哮喘症狀,使我整夜睡不好覺。有天晚上,喘不上氣來,我也有點害怕,著急的岳父兩次要用術類功夫給我治療,被我堅決拒絕。後來,我覺著闖不過去,又怕給大法抹黑,背著岳父就用了藥物噴劑緩解。之後,連續看了幾篇同修正念闖關的交流文章,我認識到了實修的嚴肅性、破除常人觀念的必要性,靜心學法煉功。

再看師父的《轉法輪》時,打開了我的心鎖。師父說:「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我們都得把它翻出來,都得給你打出去,全部從根上去掉。這樣一來,可能你覺的病又犯了,這是從根本上去業,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會有局部的反應,這麼難受,那麼難受,各種難受都會上來,都是正常的。」[1]我相信這是師父在給真修弟子淨化身體。

一個月後哮喘復發,症狀時輕時重,我怕失去大法,心想:「我把這條命交給師父!」看著書上師父的像懇請說:「我的一切由師父安排,很多眾生我還沒有救度,沒有完成誓約,求師父加持弟子!」說著,我的淚水撲嚕嚕直流。然後長時間發正念,學法到深夜才入睡。一覺醒來天亮了,我好像做夢一樣輕鬆愉悅。

實修和純真的信師信法,結束了二十年來折磨我、使我痛苦不堪的哮喘病!師父看我心性到位了,替我承受了魔難。

從那天起,多年藥物陪伴的我沒有吃過一粒藥。多年的乾腳又出汗了,夏天蓋被子的我不蓋了,弱不禁風的我沒事了,妻子說我「返老還童」了。我感到是最幸運的人。

(三)修去爭鬥心和各種執著心

後來,單位特意把我調到一個十多人的次要崗位,這個科室有「專家」、「科學家」、「六朝元老」、打領導的「橫棍」而聞名的單位,環境惡劣。從到這個科室開始,譏笑、謾罵、羞辱的事情都有發生。這些人一次次的攻擊、阻攔我講真相,孤立我,還有人打小報告。

北京奧運會後,積極迫害法輪功的主管領導遭報免職,我科室的其親戚更仇視我講真相,好像我是他的敵人,串通兩人譏笑我,說「幼稚可笑,顯一次真功夫我們就相信你」,惡意使絆。胯下受辱的滋味時有,我把怨恨的心藏下來、忍著,有時與之舌戰。

師父說:「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的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2] 「我們能夠寬容,我們才能度了人。如果每個大法弟子都能這樣想,你們想一想,這慈悲的力量,那不好的因素還有地方可呆嗎?」[3]

師父的法就像灌頂一樣,我感到愧疚,我如果修不好自己,救不了他們,這些有緣人就會被淘汰。修去爭鬥心,除去怨恨和私心雜念,我不再被這些敗物制約了,我全身輕鬆高大了,慈悲心油然而生。

再次談話時,我謙卑地說:「我還有爭鬥心和要修去的東西。」沒料想到,霎時辦公室內一片寂靜,他們相互對視無語。我立刻悟到,這是師父看我心性到位了,把恩怨和矛盾化解了。當時,我真切體會到去掉一個執著心,就像清除一座魔靈暗堡。師父講的遇到矛盾向內找、首先為別人著想所發出的慈悲能量,神聖無比、威力無比。

在以後的坦誠交流中,多數人都認同了大法好,做了「三退」。我把傳統文化與大法真相的有關內容,悄悄放在辦公電腦裏,有人經常閱讀。那位「專家」說:「你們師父背後真有高人!」我告訴他:「大法弟子遍布各個學科和領域,有大批世界一流的專家、教授、高端科研人員、政府高層官員,是師父開啟了大法弟子的智慧。」

(四)幫助同修,是提高心性的過程

有一天,我去了久未見面的退休同修夫婦家裏,男同修剛出院,診斷說「心衰」。我的直覺是他的心性出了問題。在雙方坦誠向內找的交流中,對方道出了有較強的親情、色慾心、利益心、怕死的人心等。我當時被觸動的臉發熱,這種事情並非偶然,他的事也是我的事。師父在用這種辦法暴露出我隱藏的利益心和較重的親情,讓我去掉它。

師父說:「一個人放不下生死,他絕對不會圓滿。」[2]師父早已把真修弟子的身體淨化了,真修的大法弟子沒有病。病業假相是舊勢力考驗你信師信法的關,只有常人才會有病,修去骯髒的心就不會有病。

師父的法打開了他的心結,雙眼微閉、目無表情的他一下子轉變為面帶微笑、泛紅,心中升起了堅定正念。

幫助同修的同時,我的心境也得到了昇華,同修像一面鏡子,映出了我自己說到做不到的狀態,明白了師父為甚麼多次強調,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

有一同修大姐,因女兒修煉卻一直養寵物而母女發生矛盾,大姐向我訴說煩惱委屈。近幾天我也因為孩子的學習狀態而惱火,厲聲呵斥責備孩子,使其情緒很抵觸。師父精心的安排,讓我倆都看到對方的執著時,同時都要改變自己家長作風的教育方法,我們倆會心的笑了。

師父說:「一個修煉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會與你們的修煉、圓滿有關,否則絕不會有。」[4]「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5]一向要強說了算的她,回家後祥和地向女兒說:「都是媽修的不好,沒有考慮你的感受,你想好了再說吧?是你在幫助我提高。」突然女兒驚喜的抱住她說:「你真是我的好媽媽,過兩天我就賣了它。」並讓大姐帶話:「謝謝叔叔的幫助!」我說:「謝謝師父精心的安排,讓我們仨個共同提高。」她說:「是啊,修煉絕不能放鬆自己,包括生活中的小事。」

修煉人矛盾的出現,都是提高心性的機會,心性提高了,矛盾就迎刃而解了。知道做不到等於沒修。我和同修重溫了師父的法後,都加強了向內找的力度。在我心性提高了的同時,我和女兒的矛盾也隨之化解了。

(五)兌現誓約,不忘講真相

大年晚上,老局長帶著掛曆來到我家,這是師父安排她來得救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她也煉功,在打壓發生後暗中保護大法弟子。

我把話題引到講真相上:「由於中共的宣傳,很多民眾對邪教的概念並不明白。順應天道的真理使民心和社會自發誠信和善、道德高尚、民安國泰;逆天叛道的邪說和政權導致人心敗壞、官場淫腐、社會道德淪喪、犯罪頻發、靠暴政懾服民眾,是非顛倒,迫害善良,中共的特徵就是最大的邪教,它毒毀了幾億中國人啊!法輪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江澤民流氓集團被多國起訴。公安部規定的十四種邪教,根本沒有法輪功。『×教』是江澤民以權代法和《人民日報》評論員愚民的偷換把戲」。江澤民操縱下的「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為所欲為,延伸到公檢法的墮落和黑社會化,導致中國社會的道德淪喪,各個領域千瘡百孔的潰爛。執政黨不但不服務於民眾,七十年代隱瞞唐山大地震預報、零八年隱瞞汶川大地震預報,它只要政權的穩定,從來不管民眾的死活。

我從藏字石講到三退大潮,她時而和我交流一下,頻頻點頭認可,同意「三退」。並提醒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在公園遇到一位長者,祖上為官,夫婦都是國內名牌大學的老知識分子、子女都在政府部門任要職,為此他很有優越感。

對於中毒深的世人,道理加實證效果較好。我說:「厚德載物,你祖輩積德,世代為官,上天福報你家,福德要承傳下去啊!」他很高興並認可。我隨機把話題引到姜子牙愛國討伐無道昏君,申公豹禍國助紂為虐,五千年歷史都是仁政長治久安、暴政天誅短命。中共殺害數千萬中國人,人為的製造了大飢荒餓死四千萬同胞,摧毀傳統文化、鎮壓六四反腐愛國青年、迫害法輪功佛法修煉者及活摘器官。逆天叛道,善惡顛倒,導致道德淪喪的民族悲劇。講《推背圖》、《梅花詩》、《馬前課》預言,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年至今,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拯救人類道德靈魂。」

我從古羅馬滅國講到貴州「藏字石」和三退大潮。長者時而點頭或提問,最後同意「三退」,且雙手接住兩個護身符細心端詳。我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人的腦電波頻率與宇宙頻率發生共振的超能效應,遠大於咒語的威力,能夠倖免疾病、瘟疫和災難,心不誠不共振,病人不見效果。他說:「明白了!」然後用化名把自己和老伴做了三退。我囑咐回家告訴家人大法真相並一定找機會三退,免得留下遺憾。他誠懇答應,高興的說:「謝謝你,甚麼時候能再見到你。」我說:「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在救人!有緣會見面的。」連連握手,友好道別!

由於我經常到公共場所講真相,單位領導見過兩次幾個大學生圍著我聽。有一天,主管領導找我談話時面色鐵青,用「上交處理」、「失去工作」來威逼恐嚇我,我不為其所動。「我師父說了算」,求師父加持弟子,正念面對。順著他的話題交談愛國、抗日、六四和四二五上訪等問題,邪靈操控他氣極的手勢指責我,憤怒的說:「你太危險啦!我告訴過你的同事們,都不要聽你的……今天說不好,下次談話的就不是我了!」

我憐惜他,坦然的笑了。他感覺懵然:「你還顧上笑?!」我慈悲的囑咐他:「法輪功遲早得平反!文革後,紅極一時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自殺和七百九十三名紅色警察及十七名紅色軍管,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做了替罪羊,通知家人『因公殉職』。現在形勢變化很快,識時務者為俊傑。」他問:「你整天單位裏外給人講甚麼?」我早想給他講,只是沒有機會,我把商帝武乙、唐將李元霸遭雷擊和羅成「亂箭射死」秦瓊「吐血而死」及宋朝顯仁皇后毒誓應驗等故事講給他聽,「很多高官都信這種事兒,毛澤東還信八三四一不敢住故宮呢。」

他覺著有道理,靜心的聽我說。我對他說:「我看你是個好人,把你當成兄弟才給你說這話。大家都知道我,總給別人出好心,救人功德無量啊,沒騙平安的。」他善的一面被喚醒了,會心的說:「行!就這樣吧,我還有其它事兒要辦哩」。以後見面,他經常打招呼。

有個工程師說:「法輪功真了不起!平反了你想幹甚麼?」我告訴他們說:「我們不關心政治和權力,電視上播的是騙人的把戲。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救度眾生的!」

十多年來的正法修煉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很幸運的走到了今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