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聖緣 向內找 志如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曾是有名的藥罐子,嚴重的風濕病、胃病、肝大、脾大、腎不好,靜脈曲張等等,大小病十多種,打針吃藥都不管用,真是生不如死。

1992年5月13日,這一天是我永生不能忘記的日子,我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長春辦的第一期講法傳授班(這個神聖的日子後來被定為世界法輪大法日)。晚上六點上課,地點在長春市第五中學教室。當我走到學校第一次看到師父時,師父正站在五中二樓的小陽台上笑瞇瞇的迎接學員,師父身材高大,慈悲的面孔,祥和的話語,就像久別的親人見面,我心裏說不出的激動,眼淚不知不覺的直往下淌。

第一堂課師父就講了人生真諦:人為甚麼來在世上要按著宇宙標準真、善、忍做個好人,做事首先考慮別人,為別人著想。遇到問題向內找,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師父講了很多法理,越聽越愛聽,真的都說到我的心坎裏去了,下課了我都捨不得離開。

第二堂課師父講到開天目,我聽聽就有點睏,不知不覺的像睡著了一樣,恍惚中看到頭前有個大太陽,紅彤彤的,再仔細一看沒有了。當時還不懂這是師父在給我開天目。到教動作時,要求站起來,頭前抱輪時我就嚎啕大哭起來,哭的泣不成聲,怎麼也控制不住,有生以來從未哭的這麼傷心。全場也有不少學員在哭。師父說(大概意思):別控制能哭你們就哭吧,你的親人等著你回去呢!

後來,我又參加了三次師父辦的講法傳授班,每次師父都給我淨化身體。師父說:「幾乎人人都是業滾業滾來的,人身上都有相當大的業力。」[1]師父講課是帶功講課,真的神跡太多了。記得一次師父打出的功,使我凍的直哆嗦,哆嗦了十分鐘。又過了十分鐘就像被紫外線烤的一樣,也不冷了,手腳發熱,身體非常舒服,我那嚴重的風濕病沒了,不見了,真是無病一身輕啊。

回到家裏我打坐煉靜功,剛開始打坐就滿地走,停也停不住,從這邊走到那邊,像飛起來一樣,也有點害怕,當時不知怎麼回事,後來學法明白了,師父說:「你一上來直接就在高層次上修煉」[1]。這不是大周天通了嗎?還有做兩側抱輪時,功反應的更強烈,十個手指頭就像蒲棒粗,直往外衝,然後旁邊就打鼓,大鼓打的可響了,輪抱完了鼓也不打了,睜眼一看,哪有打鼓的呀,真神奇!

還有我抄《轉法輪》抄到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時,眼睛啥也看不見了,心想累了休息一會吧。睡一覺再抄還是看不見,我突然悟到,是師父不讓我帶老花鏡了,我立即摘下扔了再也不戴了,用天目看,抄完一本《轉法輪》眼睛不花了,耳朵也不聾了,肩周也不疼了,一直到今天。師父說:「我的大法書是講了超常的法理」[2]。大法的殊勝與無數神跡,神奇的事例,正如師父在《論語》中所說:「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3]。

向內找,修去怨心

二零一四年底我在超市講真相,碰到一位婦女跟她講三退,她不聽還跟我大發脾氣,說大法的壞話,我想這個人不得救,產生怨心,對她的態度很不滿意。

中午回家,我推著超市的貨車,一下子把車壓翻了,我當時摔的那動靜把營業員嚇的跑出來四、五個人,忙問我摔壞沒有?我說沒事,可前額起了個大包,眼睛也往出鼓。但我沒在意,也沒去悟,和同修走了。那年我七十六歲,體重一百八十多斤,那要是常人肯定摔壞了,我沒啥事,只是感覺腰有點疼。第二天眼睛腫成了一條縫,家人問我怎麼啦?我說摔跟頭了,到了晚上腰疼的不得了,我就用手砸腰,也沒見效,儘管這樣我還堅持出去講真相,不能走就讓兒子用車送我,站著不行,就坐著講。有一天講的過程中不會走路了,我就發正念,清除邪魔爛鬼,請師尊加持,好不容易回了家。第二天還能走,隔一天就走不了啦,疼的我躺著不行、站著不行,折磨來折磨去的,我就不斷的發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不允許舊勢力,黑手爛鬼迫害我,我的一生我師父說了算。

我就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堅持出去救人。可是我的腰還不見好,有時疼的更厲害了,我的執著心也出來了,我想:我都疼成這樣了,你們(指同修)連問都不問,沒有一個人提出幫我發正念的,在我家學法十多年了,你們的善心都哪去了?太自私了吧,看見同修過這麼大的關都不幫,想到這我的眼淚嘩嘩往下掉哇。後來別的小組同修聽到我的情況後,單獨為此成立個發正念小組,還有的同修聽說後,馬上到我家幫助我發正念。這使我非常感動,這是境界呀!

師父說:「大法弟子有漏,邪惡它就會針對你的人心搞出問題來」[4]。由於沒能真正在法上悟,腰越來越疼,偶爾從腦中返出:是不是在超市摔的太重,回家後用手砸腰把哪砸壞了?這不正的念頭一出,孩子們就非讓我去醫院,我不去,孩子們說:也不是吃藥打針,就是拍個片子。我堅決不去。又過些天孩子們見我腰疼得厲害,非逼我去醫院檢查,那就去吧。片子出來了,大夫說:是腰椎盤突出,必須住院手術。我一聽馬上跟孩子們說:趕快回家。回家後孩子們不放心,又給聯繫別的醫院做甚麼小刀手術。我告訴孩子們:我修煉二十三年了,沒吃過藥沒打過針,身體一直很健康,我有師父管,你們別操心啦,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還給他們背師父的法和《洪吟》等。

孩子們不逼我了。我開始靜下心來思考,學法。通過大量學法,我開始認真向內找,真是不找不知道,找到嚇一跳,我在超市摔倒在地,不正是對世人生出怨心的現世現報嗎?我不但不悟,還向外看,向外找,讓舊勢力鑽了空子,結果漏越來越大,以致怨心膨脹,怨天尤人,給自己的身心造成很大痛苦,很危險呢,我深刻的體悟到了修煉的嚴肅,邪惡真是無孔不入哇。找到了怨心我就不斷的發正念,清除它,解體它,修去它。我的腰不疼了,看啥都順眼了。

我由衷的感謝師父,感謝同修,向內找真好。

千載輪迴終得度,冥冥之中有神護。
學法修心向內找,三事不倦志如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