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徹底摔醒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最近,我載著兩名同修在離家一百多里的大湖區掛完真相展板,到夜間十點半時開始返回。

回家時跑快速七十碼,遇到路上有減震帶,車速減了一些,一過減震帶我又加速,因路況不熟,接著就是第二個減震帶,是一個六十度的左轉彎,車速已減不下來了,眼看就要沖到路邊溝裏去了,我緊急剎車,後輪已經橫擺了兩、三米遠,瞬間意識到要出事了,意識到給同修帶來了不安全。兩名同修重重地摔到了前面的路邊上,我的手一直沒有離開龍頭,我的左臉在地上搓了一下,連人帶車在溝坡上打了兩個滾,車倒在溝底,腳還跨在車上,有幾十秒的時間失去知覺。

醒來後,我聽到同修大聲喊「師父救命!」就感覺自己右腿全被壓在車身下面,溝裏沒甚麼水,感覺人沒有大的妨礙,看見同修站在路邊沒事,心裏得到些安慰。但當時心裏還埋怨同修既然沒事還求師父幹甚麼呢?認為這是對師父的不敬。後來才知道兩名同修也經歷了生死大劫,在師父的保護下才脫險。

一個同修打著電筒下來,我把右腿從車下抽出來,慢慢站起來了。同修看見我整個左臉腫起很高,左眼全被封住,鮮血直流,血肉模糊,車身上到處洒著血,同修望著我平靜而堅定地說:「沒事,沒事。」我一面用左手捂住傷口,一面想辦法把車弄上來,我的腳踩在淤泥裏,這時離路面約有兩米高,又是鬆軟的泥土坡,坡還有些陡,還有小樹擋著,我們三個人無力把車弄上來。

正巧溝對面有幾家住戶聽到「轟」的響聲,都驚醒了,因為這裏是個多發事故地段,多次有車沖到溝裏,還有重傷的。幾個人立即起來查看,一看我們幾個人沒事,就放心了些。一個男子從家裏拿來繩子,幫我們一起將車拉到了路上。車拉上來後,那男子直講叫我到醫院去清洗縫合,說眼睛可不是好玩的。

我瞬間反思自己,時常抱著僥倖心理跑高速,認為自己做證實法的事有師父保護,與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不正是一樣嗎?我認識到這是嚴重的對師父不敬,我趕緊向師父認錯,求慈悲的師父幫忙化解魔難。放下人心後,堅信師父與大法,此時把自己的傷勢是否嚴重已看得不重要了,將車簡單修檢後能正常啟動,只前面車燈蓋殼破了,其它都是正常的,這樣我載著兩名同修從百里之外順利回到家中。

在回家的路上我也動過念,是否需要在醫院洗一下傷口,認為不必縫合,但傷口還是要清洗一下的。一路騎著車,經反覆思考,決定不去醫院了,如去醫院醫生肯定要打針、縫合、包紮,這不動了常人的方法了嗎?突然腦子裏出現一個清晰而強大的念頭:師尊給弟子調整的比醫院要強一萬倍還不止。心念正了,真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幫我調整身體 ,左耳裏面一直一旋一旋的,感覺傷口癒合很快,腫明顯消下去很多,心裏就平靜了。回家後用鏡子一照,表面上看不出大的痕跡,只左臉上部一道傷口,左眉部一堆大血痂,我知道這裏的傷口很深,當時師父保護很快就沒出血了。

回來後,我幾乎不能入睡,不停地向內找,因回來的路上我還對同修說,今天的事不能讓其他同修知道。我問自己這個思想來自哪裏?是真我的主念嗎?我發現不是,隱藏在背後的是一顆骯髒的求名的心、虛榮心、愛面子的心,怕同修知道了說自己沒做好才出事的等等人心。還有,真相展板應該掛在很顯眼的地方多救人,認為同修有時掛的位置不是很顯眼,是怕心重,有一種強烈的顯示心,自大心,瞧不起同修,不能包容同修。沒有認識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真正能救人的是師父和法,師父法身會領著有緣人來看展板從而明真相得救,弟子們只是跑跑腿而已,因此做的過程中不能執著自我。以前以為只有世人有難才喊師父,大法弟子怎麼一點事就喊師父呢?這次真切體悟到,關鍵時刻只有師父才能幫助化解魔難。

這次事故把我徹底摔醒了,我要寫出自己的體會,一是感恩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不是師父保護,後果不堪設想;二是將自己不好的思想曝光,修去人心與執著,不斷純淨自身空間場;三是希望有與我有類似情況的同修要注意安全,要時刻警醒自己,不要抱著僥倖心,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因為帶著任何一個人心都是修煉的障礙,都不能走向圓滿。

這篇初稿是在出事的第二天下午寫的,當時我因左眼睛腫得睜不開,還在流血水,加上文化水平低,字寫不全,是我自己講述,同修幫我記錄和整理的,老母親(相信大法好,支持我修煉和出去講真相)也坐在旁邊靜靜地聽著,我深感師父洪大慈悲,一直淚流不止,有幾次哭得說不出話來,同修讓我平靜些,我斷斷續續講完這些。

到了第三天,我的眼睛就正常睜開了,五天後,臉部傷口長好了,只眉部血痂還未脫完。

用盡人間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與崇敬,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弟子唯有聽師父的話,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報答師恩。

感謝師父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