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件生活中的「小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每晚洗涮後我都會給全家人洗襪子,當然也包括婆婆的,在當今大陸「婆婆是根草,媳婦是個寶」的社會大環境下,就這一點也著實讓婆婆周圍的阿姨們羨慕,羨慕婆婆怎麼這麼幸運,遇到了一個好兒媳婦,我也因此沾沾自喜,「你看,還是我們學『法輪功』的好吧!」而且我也和阿姨們坦言,我是學了法輪功了,要不然,我是絕對做不到這樣的。

表面上看,這樣我算做的挺好的吧,既做到了對別人好,又做到了證實法。其實不然,這其中還隱藏著一顆證實自己的私心。

我和孩子的襪子大多是淺色的,而婆婆和丈夫的大多是深色的,所以每次洗襪子我都習慣性的先洗孩子的,再洗我的,然後是婆婆和丈夫的,心裏覺得淺顏色的不耐髒,先洗理所當然,也沒覺出甚麼不對勁的,直到有一天我無意識的先拿起婆婆的襪子時心裏卻冒出不願先給她洗,嫌她髒的念頭,當時我就想:不對呀!這不是自私的念頭嗎?這不符合法呀?可惜這個念頭閃過時,我沒有做到立即否定它,還是被習慣帶動著放下婆婆的襪子,按原來的程序洗。

晚上我躺在床上想起師父講的有關修煉中沒有小事,修煉就是修人心的一些法理。我明白了心不動表面上做的再好那都是在做人的事,都是自欺欺人,都不是修,這麼長時間了,我這個私心私念在所謂的習慣底下藏的這麼深……

想著想著,我心裏是又驚又悔又怕又懊惱,下定決心一定要仔細檢查自己的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念頭,看看在不在法上,好好實修,再不能這樣迷迷糊糊的浪費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日子,不爭氣!愧對師父了!

下一次再洗襪子的時候,我就有意的先洗婆婆的襪子,可當我一拿起婆婆襪子的時候,那個習慣和私念就來了,思想裏就覺得它髒,如果先洗了它,別的襪子都要被污染了,攪得不僅心裏難受,甚至渾身都難受,似乎渾身都髒了。可這一次我沒聽它們的,我就要先洗婆婆的又能怎麼樣?師父講大法弟子就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當我真的最先洗完婆婆的襪子的時候,我卻體驗到了一種神奇的感覺,那些亂七八糟的黑乎乎的東西瞬間就沒了,而且心裏輕鬆而愉快,周圍的空氣都一下子變得美好了。

還有另外一件「小事」

一天晚上,大家正準備睡覺的時候,女兒突然自己跑到陽台上哭起來了,我急忙跑過去,一問才知道,原來是婆婆把用過的護墊扔到她床上了。

本來想以責備婆婆的口氣安慰女兒幾句,可突然想到那樣做不對。其實無論是婆婆還是孩子,其中還包括我自己,不都是師父不想丟下的眾生嗎?而我又是大法弟子,身負著「助師世間行」[2]的使命的,怎麼能不聽師父的話任由情的帶動從而人為地分出親疏遠近呢?於是,我就從修煉人的角度來勸女兒:平常我和你奶奶發生矛盾的時候,你不是看得很清楚嗎,你還知道提醒我「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3]現在你奶奶這不也是幫你提高心性嗎?大法小弟子呀,你做好了,師父看著你樂呢!這麼一說女兒想明白了,也不哭了。「可是,床上臭!」女兒接著說。我安慰女兒:「這好說,待會兒等你奶奶躺下了,我再給你拿條乾淨的床單墊上,以免你奶奶誤以為咱在嫌棄她,讓她生氣,咱們想讓她改變想法就不能觸動她負面的因素。」女兒很贊成的點點頭,一會兒我給女兒墊上床單,女兒高高興興的就去睡覺了。

第二天上午,我在單位工作的時候,突然看到眼前有小法輪在轉,心裏也感到非常祥和,當時我還覺得奇怪:我做了甚麼或我的甚麼念頭符合法了,讓我體驗到大法的慈悲、莊嚴和殊勝?想了一會兒也沒想明白,直到中午下班回到家我才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中午下班一進門,婆婆就笑著和我解釋:「我忘了,把那東西扔到她床上了,嚇得我趕緊給她洗了,女孩子都愛乾淨。」看著婆婆不好意思的神情,我相信婆婆決定洗床單的那一刻心裏一定是平和的。

女兒放學回來的時候,婆婆坐在沙發上滿臉的尷尬,直到吃午飯的時候,女兒忙著給她夾菜,她的表情才緩和下來,但是女兒甚麼也沒覺察到。過後我把這些都和女兒說了,女兒不解的問:「我們沒說她呀,她害怕甚麼呢?」我說:「我的理解是,當我們真的一切都放下,不去責備她的時候,她冷靜下來就知道自己錯了,感到理虧了,所以就覺得害怕了,因為『真、善、忍』的法理制約著一切。」

過後,我在心裏暗暗慶幸自己昨晚守住了心性,沒有隨著情去把婆婆和女兒分別對待。現在多好,自己心性提高了,家庭關係也更和睦了,一片祥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