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車過程中去各種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自從家裏買了車,我就萌生了考取駕照的想法。因為開車做證實法的事情會更方便、快捷,但是我丈夫極力反對我學車。當時我已經和兩個同事約定一起去報名,但是由於找關係少交錢,她們報名時把我甩了。本來我心裏就不平衡,回到家裏,丈夫又給我弟弟打電話阻止我學車,又翻出我前幾年遭綁架而被勒索錢的事,這等於在揭我的傷疤。我終於忍不住,大發雷霆。當時我並沒有向內找自己的問題,只是一味的怨恨丈夫不讓我學車、執著錢財。

通過不斷學法,我知道是自己錯了,逐漸平靜下來,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的一切由師父安排,隨其自然吧,從此我不再提學車這件事。過了很長時間,丈夫心平氣和的和我談起了我學車的事,他不再阻擋了。修煉真是奇妙!

在二零一三年四月,我報名並約定在六月下旬開始在我家附近練車。可是直到七月下旬,才安排我練車,地點卻在交通極不方便的很遠的一個村莊。我只好服從安排,因為負責安排我學車的人被關入了拘留所,原因是當地派出所的警察欺壓他的親戚,他襲警了。我抱著理解他、為他人著想的心就接受了。我告訴他的兩個兄弟,我曾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拘留過,就這個話題講真相

練車一個月,有二十多天,我幾乎每天都轉乘兩路公交車,然後再由教練接送,每天在路上的時間就將近三個多小時。在烈日炎炎下,我的胳膊和脖子上都起了大水泡,是嚴重燙傷的狀態。在訓練場上,我沒有感覺到身體上的痛苦,但是精神上的痛苦和巨大的壓力卻時時存在,因為我練車時控制不好方向,年輕的教練對我又吼又叫的,一點也不因為我歲數大(四十六歲)而照顧我。在幾個二十歲左右一起練車的孩子們面前,我感到丟盡了面子、受盡了煎熬!

在前幾天,我幾乎沒有時間學法、更沒有時間與同修交流,將近三十天,我幾乎吃不下早飯和晚飯,我排除干擾堅持學法、發正念,否則我沒有勇氣去訓練場;我的身體呈嚴重的病業狀態,我不為所動,堅持煉功。在訓練場,我心神不定,想發正念卻沒有正念,腦子一片空白,想練車又害怕練車,怕教練生氣。他也真想教我,但莫名其妙的是:他一看見我,氣就不打一處來。我很苦惱,簡直度日如年。看著教練和女孩子打情罵俏、和男孩子們打牌說笑,我感到我是那麼孤立、那麼與眾不同!在孩子們冷漠的目光中,我感覺真是像師父說的:「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1]。

我不斷加強正念,求師尊加持,師父曾安排一老同修兩次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晚上十點來看我,面對同修就如同見到了親人,我訴說著我的委屈和痛苦。可是同修一點也不同情我,反而說:「你這點苦算甚麼?你想想獄中的同修遭受怎樣的迫害?承受多麼大的痛苦。」我很慚愧,真感覺自己不那麼難受了。

我非常感謝老同修對我的幫助!我也儘量參加學法小組,同修們鼓勵著我,那種強大的能量場包容著我,我感覺很幸福,使我鼓足勇氣學下去。我身上那些大水泡三天以後全部消失。

我不斷嚴格要求自己,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的人。在孩子們練車的時候,我不顧勞累和炎熱,追著車替他們看著,如果哪裏出錯就及時提醒他們。逐漸的他們被我的善心感動了!他們對我不再冷漠而是想辦法幫助我。髒活、累活(如劃場地、擦車、洗車甚至換車轂轤等)我都搶著幹;碰到花錢的事(買石灰、中午吃飯等)我都多掏錢,雖然教練歲數小(二十四歲),討厭我,但是我悟到我應該尊重他,因為他是我學車的老師。我利用一切機會修自己,去自己的執著。

有一次,那個負責安排我學車的人也埋怨我練的不好時,我理直氣壯的為自己辯解:「我報名時,不是對你說過我學車很困難嗎?你不是說過歲數大的女學員不好教、當教師的不好教嗎?而我都佔全了。」當時那個人就對我大吼:「你怎麼帶著這種想法和觀念練車呢?你能練好嗎?」我當時一驚,這不是師父在借他的嘴點化我嗎?從此我去掉了這個人的觀念!

寒假來臨,我又去練車,給我換了新的教練,他對我不那麼兇,我的心態也平穩多了。在一月二十四日,我參加科二考試,但是沒有通過。我很煩惱,執著於錢財和好面子的心都出來了。年後,我又練車,感覺練的很好了。可是在二月十二日的考試中,我又沒有通過。我感到很蹊蹺,車似乎不受我的控制。我真是承受不住了,感覺非常失落,似乎萬念俱灰。

為甚麼會這樣呢?痛定思痛,我不斷的學法、向內找,我發現自己太執著學車這件事,似乎學車成了我的全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忘記了自己救度眾生的使命。沒有意識到學習開車是為我助師正法服務的。原來顯示心、自以為了不起的心還如此的強烈,所以舊勢力就最大限度的佔用我的時間、精力和錢財。但是我感到我還是沒有找到根本性的問題。我就提起筆一點一點回憶著,那個隱藏很深的執著心在師父的加持下終於被我找出來了,哦,原來是證實自我!多麼可怕,修來修去,原來都是為了證實自己!這與舊勢力的為私為我有甚麼區別?我終於明白我為甚麼兩次考試都沒有通過了。

二零一四年的暑假又開始了,我又面臨著去學車和考試。通過半年的學法修煉,我早已放平了心態,去掉了很多的執著和人心,如執著錢財的心、好面子心、想儘快拿到駕照的急躁心、怕教練對我不好的心和自以為了不起的心等等。尤其是證實自我的心,幾乎每次發正念我都解體它、鏟除它。我也發正念徹底解體一切阻止我學車的一切邪惡因素。

在八月初,又通知我練車了,這次是負責安排我練車的那個人親自當我的教練,他對學員的狠和嚴早已名聲在外了。我也早已在心裏發出強大的正念:「絕不允許舊勢力再大量佔用我的時間和精力!」包括考試在內,我一共去了六次,而且多數都是半天。在這幾天,無論他對我怎麼吼叫、諷刺和挖苦,我都不動心、沒有絲毫的怨恨。反而由於自己有時做不好而感到很愧疚,因為我兩次考試沒通過直接影響了他的利益。舊勢力不死心,操控他央求我說:「這次你別考了,你不會通過的,等寒假吧!」我沒有急於回答,而是在心裏發出一念:「我的一切由師父安排!」然後我輕聲卻堅定的說:「這怎麼能行呢?你不能再給我往後拖了!」他看我一眼沒說甚麼,然後打電話為我們三個學員約考。

在八月十四日上午,在幾百人的候考大廳裏,我很幸運被第一個點名考試。我坐在候考區很緊張,一個聲音不時往出冒:「再考不過怎麼辦呢?!多丟人啊!」我不斷排斥它。經過兩次的失敗,我真的不敢說這次能過。我求師父加持我,不斷清理我的空間場。我旁邊坐著一個女孩,在那種環境下,時間緊,說不定馬上就被點名上車,又不能多說話,我小聲問她「你是哪裏的?」她說是外縣的。我靈機一動靠近她耳朵說:「有人告訴我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帶來好運!」她微微一笑。我忽然覺得不那麼緊張了。

進了考場,其他學員都已經上車繫好安全帶,就等我了,因為我的考試車還沒有開過來。我無意中看見那個女孩就坐在我旁邊的車裏,那麼多車,那麼多人,怎麼那麼巧呢?我上前走一步,安慰她說:「別緊張!」真是奇怪,說完那句話,我不那麼心慌了。真是幫助別人就等於幫助自己。我的車終於來了,我不慌不忙做好準備。然後做第一個項目,倒車停車都恰到好處,輕鬆通過!我前兩次都是這一項沒考過,其它的項目我就沒資格考了。緊接著第二項、第三項、第四項、第五項都輕鬆通過。在整個過程中,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沒有通過一個項目時的高興,也沒有為下個項目的擔心和害怕。我感覺整個過程輕飄飄的。最後圓滿通過時,我的心依然是平靜的。

而此時此刻我寫到這裏卻流淚了,因為我知道,沒有師父的加持,面對家人和外界的壓力和阻撓,面對教練們無休止的斥責諷刺、甚至學員們的嘲笑,我真的沒有勇氣再面對這次考試!現在我也終於可以自豪的對同修們說:「師父幫我了,我真的感受到了師父的加持!」因為我平時練車從來都沒有這麼好的成績!

科三的過關有驚無險

在練車時,因為我總不能走直線,教練對我失望至極。在考試的前一天傍晚收車時他決定取消我的考試。在我一再堅持下,他勉強同意,但條件是如果我這次不能通過,補考時我自己交補考費。我在心裏發出強大的一念:「我一定能通過!我不能再浪費自己的錢財和時間,也不能再讓教練的利益受損失。」

晚上回到家裏,我認真的向內找:「為甚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通過學法,師父點化我:有些事情我左右逢源,人心狡猾,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哦,原來如此!我頓時感到渾身輕鬆。第二天考試前,我又練了一次車,教練非常滿意,高興的合不攏嘴,追問我給誰燒了高香!我說我求我師父幫忙了!他問我:「你師父是誰?」我說:「我師父是李洪志先生!」其實他是明知故問,因為我給他講過真相,但是他不聽也不信,還說要舉報我。這次好像觸動他了,他讓我以後給他好好講講。當我通過科三考試的時候,所有看見過我練車的人都先是驚奇,然後是替我激動和高興。

我非常感謝和珍惜學車的這段經歷。也感謝在這個過程中遇到的所有有緣人!這段過程好像是一個大熔爐熔煉了我,使我浴火重生,我更感謝我們偉大的師尊。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