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去掉了束縛我十六年的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五年七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忙著做資料,拿著切刀到客廳的桌子上裁紙,讓正在客廳看電視的丈夫把窗簾拉上。丈夫不高興的說:「你整天偷偷摸摸的,盡整一些沒用的。」

以前丈夫也常說這句話,我都不理他,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但這次聽了,心裏咯登一下,有點難受。心想:我做資料是為了讓眾生明白真相,躲過劫難的。做了十年資料,丈夫卻從來不看。如果他能看小冊子,他就不會這麼說了。我很遺憾,同時也悟到是自己的問題,給他講真相沒講到位。我不能讓自己的家人徹底明白真相,有點無奈,那一刻感到自己是那樣渺小。

仔細的想了想,在大法遭迫害的十六年裏,怕丈夫因對中共的恐懼干擾我學法、煉功,我總是背著他做該做的事情。比如當地同修遭到綁架,家被抄了。我和當地同修為了營救被綁架的同修,不讓「公、檢、法」的人對大法犯罪,立即製作了有關真相資料,廣泛發給當地民眾,貼不乾膠,曝光邪惡,有時還到「公、檢、法」這些機構去講真相。

然而回到家,我卻不敢在他面前主動曝光邪惡,講清真相,一旦他知道了我做了甚麼,我總是被動的去解釋,弄得我真相沒講清,有時還遭到諷刺、挖苦。比如:我是上班族。我幫同修建立了資料點,需要教一些技術。這些事經常都得在晚上下班後去做。我不敢和他直接說我幹甚麼去,就說「有事出去一下」,他常說我瞎跑。有時很晚才回家,他就常為我擔心,自然不能理解。

最近明慧網發表了很多同修們利用控告江澤民一事為契機向眾生講真相的交流文章,看後受到很大啟發,我想我也要用控告江澤民這件事讓丈夫了解真相。有了這個想法,瞬間感到自己身體像破了一層殼,高大了許多,一股暖流湧上心頭。

過了幾天,感到自己心態純正,沒有雜念了。一天晚上下班回到家,我決定給丈夫講真相。我平靜的對他說:你總是說我做甚麼都「偷偷摸摸」的,現在想想你說的對。但你想過沒有,我為甚麼要這樣呢?是不是被江澤民害的呢?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是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殘酷迫害法輪功,製造了這場史無前例的大冤案,而我們又無處講理,無處申冤,逼得我們必須自己做資料讓世人明白真相,不被謊言欺騙,害得你和家人都為我擔驚受怕,江澤民害得公、檢、法的那些人為了私利幹昧著良心的事。

我是一個合法公民,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我已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控告書控告江澤民了,真名、實姓控告,家庭住址、身份證複印件、電話號碼,全郵去了。以後你不能再說我「偷偷摸摸」的了。

丈夫聽完這番話愣住了,過一會緩過神來輕聲的問我:「你是不是跟我開玩笑呢?」我嚴肅的說:「你知道我從不說謊話的,怎麼能開這樣的玩笑呢?」

丈夫沒有跟我發火,像打蔫的茄子自言自語的說:「你把自己交出去了,這家要散了。」我告訴他:「家不會散的,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好好修大法,誰也動不了我。但你要明白和記住──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同時也是在迫害你。」

自那以後,丈夫沒有因為我控告江惡首跟我鬧過,也沒有再提這件事,反而對我多了幾分尊敬,我做資料他不煩了,我為他能進一步明白大法真相而高興。

通過這件事我反思自己,是怕心、私心讓我不敢在家人面前曝光邪惡和講清真相。現在終於去掉了束縛我十六年的怕心,感到神清氣爽。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讓我在大法修煉中不停的純淨自己、提高自己。

感謝明慧網的交流文章,讓我在修煉的路上總能看到和同修的差距,跟上正法進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