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正了 環境也變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從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煉,歷經了近二十個年頭,其中師尊的慈悲浩蕩,以及修煉的喜悅與艱辛不盡言表,限於篇幅,只能摘取幾個片段向師尊彙報,並與同修分享!

一、心念正了 環境也變了

二零一四年八月,我的哥哥姐姐與別人合夥投資一家企業,因為人手缺乏,全家人都要求我去幫忙,因為我已退休,有一個自己的小公司,為了有更多的時間精力做好三件事,我把業務控制在一定的範圍,這種狀況持續了好多年,自己也習慣於這種狀態,比較輕鬆自在。我內心裏非常不願意去,僵持了一段時間後,在家人的再三要求下,也不好一味的堅持自己,跟他們說好幫一年的忙,因為週末是我參加集體學法的時間,所以要求每週休息兩天(他們只休一天),就這樣我又開始上班。

哪知道資金投進去以後,不利的事情就接踵而至。首先是邪黨實行行業總額控制,公司因此減少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收入;接著經營用房的房東單方面違約,賣掉房子的一部份,新房東大幅提高了房租,加大了經營費用;合夥人自身財務危機抽走了部份資金,使企業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

公司內部管理極不規範,因為合夥人很強勢,能力強的插不上手,能插上手的能力又差,各種關係長期不能理順,所以事情越做越複雜,矛盾不斷。公司裏從合夥人到管理人員,很多都不是正常人的思維狀態,強烈的敵對心理,各種的自私自利,人心不古。

我們自己的投入與產出嚴重失調,哥姐的出資是他們的兩倍以上,專業水平、業務能力都遠遠高於對方很多,工資卻很低。特別是我自己,以前自己做公司時,如果投入同樣的時間和精力,收入會高很多,而且一切由自己決定,不受任何約束,自由自在的。

以前,年輕人是送禮來找我教他們專業知識,學到一點感激的不行,並受人尊敬;現在,我苦口婆心手把手的教,對方不但不知感激還咄咄逼人;工作中我投入了大量的時間精力,還說我這沒有做好,那不滿意;就連隔壁辦公室與我沒有關係的人都要過來給一個白眼,有時還要借題發揮來打擊一下你的自尊,給人的感覺真是四面楚歌。一段時間各種委屈、冤枉、責難蜂擁而至,真的是心力交瘁、筋疲力盡的感覺,時刻都想一走了之。

這種情況下,我的思維方式很容易就陷入常人中,很多時候都是用常人的思想想問題,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也受到很大的影響,學法很多時候不容易靜下來,發正念也受到干擾。不知不覺中,「抱怨」的物質開始蔓延,抱怨家裏人和哥姐不顧我的感受,逼我來上班,抱怨浪費了我的寶貴時間,不能做好三件事,越是抱怨,人心越多,事情越得不到解決,真是後悔不該一腳踏進來。在學法小組切磋後,同修都說我是姊妹情太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值得安慰的是,哥姐雖然表面上沒有修煉大法,但他們認同大法,也做了三退,因為父母都曾修煉大法,嫂子也是三年前開始修煉的,他們受大法修煉的影響,相信善惡有報。有一次,我跟哥說,按你的個性應該是來修煉的。他卻說:我是在修吧!所以在諸多的不平等對待下,在嚴重的失落面前,他們還能做到「忍」,還能堅持善良,他們不奢求賺錢,只希望有一天能收回投資成本。

一天,當我抱怨的思想達到極點的時候,師父的法在耳邊迴響:「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1]

我問自己:為甚麼讓我碰到這些?到底是甚麼原因我會來在這裏?本來很好的修煉環境,怎麼就在一夜之間破壞了?從法中我知道,大法弟子不會遇到偶然的事情,影響做三件事的就一定是舊勢力的安排,那麼到底是自己哪裏有漏呢?求名的心?顯示心?還是對利益的執著?也許都有。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個地方出了問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但是我知道:我必須向內找自己!同時多發正念,解體、清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並不停的告誡自己: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決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無論我有甚麼漏都不能成為邪惡干擾、迫害的藉口。我把這一念定在這裏!

隨著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在不斷提高,修煉需要再上台階,就必須繼續擴大心的容量,在「忍」字上下功夫,認真、徹底的洗淨自己,從根本上去掉各種人心,如:求名的心、愛面子心、安逸心、親情、抱怨、權衡利益得失等等人心。

師父說:「在常人複雜的環境中,在人與人心性的摩擦當中,你能夠脫穎而出,這是最難的。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2]

從常人的表面上看,哥姐的投資吃了大虧,站在修煉的角度,誰知他們之間以前是甚麼關係?有甚麼緣份?人世間不是有句話叫做:吃虧是福嗎?我不被表面常人的理所制約,一切用法來衡量。終於,我看到了舊勢力的險惡用心:舊勢力覺得我二十年走過來,一路在師父的呵護下,沒有經歷過太大的殘酷迫害,它想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在這正法即將結束的最後時刻把我拉下去。真的好險!識破了舊勢力的陰謀詭計,我對著另外空間說:管你舊勢力還是甚麼因素,你有你的千條妙計,我有我的一定之規,誰想借常人間的任何事情來干擾我,阻礙我修煉路上的步伐都是徒勞,都是妄想!我師父說了:「一個不動就制萬動!」[3]

我悟到:大法弟子是有偉大使命的,決不是來在常人社會陪他們玩的,也不是來給舊勢力迫害的。既然能到這裏來,就能證實大法,就能救這裏的眾生,除此以外,哪還有甚麼其它的呢?我堅信自己一定能從這裏堂堂正正的走出去!我不再執著環境,不再看重誰對我的態度,除了盡自己所能幹好本職工作以外,就是做好三件事,至於人世間的事,該怎麼樣就是怎麼樣,那不是我所執著的。

從法中我體會到,常人中的任何環境,都是為我們安排的,碰到的每一個人都是與我有緣的人,他們來在這裏一方面是為了成就我,同時希望我能救他們。想想看,一個生命為了得救,對大法弟子寄託著無限希望,才來在這萬劫不復的十惡毒世,這樣的生命真的是很難得啊。因此,我感謝每一位碰到的人,感謝他們給我製造的魔難,感謝周遭的一切,我的心平靜了,於是,我根據情況把公司通訊錄進行整理,分期分批跟他們發真相彩信、微信,有機會時當面講大法真相,公司董事長也做了三退,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天晚上三點多鐘的時候,很自然的醒來,沒有一點睏意,於是參加了晨煉,煉完功後再學法,凌晨的時候很安靜,學法煉功都很能入靜,又回到了入定的狀態。從那以後,基本每天都能三、四點鐘起來學法或煉功,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看到弟子時間有限,就幫助弟子利用晚上的時間學法煉功,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弟子真是無以言表。

大法弟子的心正了,一切就順了。

不知不覺中,周圍的環境發生了許多變化,很多人不再那麼敵對,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能力,在工作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在很多事情上他們開始徵求我的意見和建議,我也儘量用大法的法理來影響他們。由於資金緊張,公司需要融資,有一次老總要求我虛報經營數據,我善意的跟他說:假的只能騙了一時,最終他會知道,到那時別人就認為我們沒有誠意不跟我們合作,受影響的還是我們自己。這一件在大法弟子看來的小事,老總卻在談判中向對方作了重點說明,因為他被感動了!

在一年忍苦去執的魔難中,我體會到了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這一法理背後的些許內涵,在剜心透骨的過關中無論怎麼難都要堅定正念、堅持不懈,只要能堅持住,就能走過難關,因為師父在這裏用了兩個「能」字,師父說「能」,就一定「能」。

還有一點收穫就是:以前在家裏姊妹中他們認為我修大法了就不思進取,而且比較懦弱,雖然他們表面上沒說甚麼,心裏對我還是有看法,這一點我原來並不知道。在這一年的時間,我在工作中表現出的智慧和能力都是超越常人的,處理事情時的思維和膽略無不令他們刮目相看,他們徹底改變了對我的看法,我想這也是在證實大法。

師父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師父告訴你們的,你們有你們的那條路走,誰也動不了。但是這條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會出問題。」[4]今天,雖然我還在這個舊勢力安排的環境中修煉,但是我堅信:只要該做的做完了,不久我就會離開這裏,回到我應該在的位置上,繼續做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事!因為師父連舊勢力的本身都不承認的,我也不承認!

二、平衡好家庭,證實大法

今年八月初,我的公公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來,頭摔破了住進了醫院,我去看他的時候就在他耳邊告訴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點頭表示同意,可他畢竟是八十多歲的人了,第二天就住進了重症監護室。

現在國內,醫生與病人的關係極其特殊,醫院的口號是:防火防盜防病人!醫生的獎金與收入掛鉤,病人也時刻防著醫生會欺騙自己多花錢。邪黨政策規定,超過了醫保限額的費用由醫院承擔,公公的費用肯定會超過限額,再說他的炎症很重,所以醫院希望用一點自費的進口藥品,一方面醫院減少費用,另一方面對公公的病情有好處。在是否用自費藥這個問題上,家裏出現分歧,先生的哥哥姐姐不贊成用自費藥,因為公公的病情並不樂觀,他們怕花了錢,最後還是不能治好,落得人財兩空,婆婆想盡全力治好公公的病,可她自己沒有多少錢。對於這個問題,作為大法弟子的我認為:公公是得過法的生命,雖然因為怕心放棄了,但他認同大法,上衣口袋裏長期裝著我給他的護身符,也做了三退,無論是否能保住肉身都是屬於得救的生命,我不執著他的肉身,但也不能為了錢見死不救,我準備自己承擔這部份費用。這期間,他嫂子為我考慮,跟我說過幾次,我孩子在讀書,還有房貸,希望我能同意他們的意見。

為了照顧他們的感受,我單獨跟婆婆說了我的想法,我要求婆婆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同時儘量配合醫院治療,不能主動放棄,如果我們盡全力了,公公還是要走,那就順其自然,自費藥品的錢由我來承擔,不要跟其他人講,以免他們有壓力。

我的話婆婆很受感動,公公在重症室住了幾天後,病情有了明顯好轉,雖然不能說話,但意識很清楚,特別是聽到我說話以後,反應強烈,有了微笑。婆婆告訴我說:真靈啊!我昨天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一晚上,並求師父救他,現在就有效果了,真靈啊!自費藥還沒開始用,情況就有很大的變化,婆婆好高興。

由於我和先生都要上班,去醫院的時間有限,看到公公的情況有了好轉,先生的哥嫂和姐姐就要求把公公轉到了普通病房,三天後,公公病情出現反復,缺氧、呼吸困難,又被收進了監護病房,醫生徵求意見是否插管,他們都不同意。我跟先生說:天理制約著一切,如果註定是要你們子女承擔的,誰想躲也躲不過,我們不刻意非要怎麼樣,但必須做到盡心盡力,對老人盡一份孝心,決不能放棄治療、見死不救,費用由我們來承擔。

我的建議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公公就在嚴重缺氧的情況下去世了,後來我才知道一般人在那種情況下只能堅持幾個小時,但公公卻堅持了兩天半甚至更長時間。從公公的去世,我看到了人類道德急速下滑的危險。

在辦喪事的過程中,其他人基本都是去餐館吃飯,我主動在家陪著婆婆,等他們從餐館帶回剩菜剩飯來,我再吃,先生看到我兩天都沒有好好吃飯,就要求我去餐館吃一次,我就首先幫婆婆夾好她喜歡的飯菜,單獨帶回家給她吃,而不是剩菜剩飯。所有辦事的費用開銷由先生的嫂子和姐姐負責,我不過問,需要我分攤多少就攤多少,從常人角度看,三個子女中我們負擔最重,他們的子女都大了,有的已成家,但我並不因此在用錢上躲躲閃閃。他們知道我修煉大法,但是平時往來並不多,他們不知道大法弟子的心境有多高,這一次他們見證了,不知不覺中,周圍的一切人和事都發生了變化,關係融洽了,氛圍和諧了,也許是我發出的善念和純正的能量,使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得到了淨化,我知道這是大法的能量所起的作用,就是師父法中所說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我悟到:善的力量是巨大的。辦事過程中,有機會就跟客人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告訴他們去翻牆看外網,一切順理成章。

婆婆也曾在我的帶動下走入過大法修煉,一是出於怕心,二是認為大法修煉真善忍,要求太高,在現實中很難做到,所以放棄修煉,她沒想到我能夠紮紮實實的做到,這次對她也有很大的觸動。

辦完公公的喪事後,接下來就是婆婆的贍養問題,公公唯一的堂弟(我們稱叔叔)怕家裏擺不平就來主持開會,安排婆婆的事情,沒想到善的力量早已熔化了不和諧因素,三個子女都願意無條件贍養婆婆,嫂子當著大家的面說以前都是我們在照顧老人,他們管的少,現在我們在經濟上困難一些,還要上班等等,婆婆就由他們來照顧。我說照顧老人是應該的,我們經濟也不困難,吃喝不愁,有房有車的,哪有困難呢?其實我心裏想:大法弟子怎麼會經濟困難呢?我如果願意花時間賺錢也可以賺很多,只是我沒有那樣選擇而已,我的使命是證實大法救度更多的眾生。從法中我悟到:錢只是常人的財富,生命才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財富,師父不是說:「佛是不講窮的,是為富的,生命就是財富,才能使你的世界繁榮。那都是財富,每個生命都是財富。」[5]

寫到這裏,我想起有些同修被迫害以後經濟上遇到困難,就喜歡跟著常人說自己一無所有,這個觀念是常人的觀念,不是我們的,要徹底改變,我們是這世界上,不,應該是宇宙間最富有的生命,觀念變一切都變!

叔叔本是準備來調解矛盾的,哪知情況完全變了,最後萬分的感慨,他對我說別人家裏沒有困難都要說有困難,你本來有困難還說沒有困難,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拉著我的手一再說:少見、少見!我如果能夠寫一定要寫一篇文章,題目是:我家的好媳婦。

由於當時的環境人很多,自認為講真相的效果不是很好,沒有跟他過多的講大法真相,但他說過幾天要來的,他再來的時候,我要跟他單獨講,徹底把大法真相講清楚,救了這個生命!

意外的收穫:平時在有些小事上,由於我和先生觀點不同,他對我存有誤會,我也沒有急於去解釋,通過這次的事情,先生明白了許多,也感歎於修煉人的無私境界和善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