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擾半年的足跟痛瞬間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煉十九年了。我在修煉之前雙腳足跟痛,只要腳一著地,立刻像針扎一樣鑽心的疼,也看過醫生,吃了不少藥,又換了軟底鞋,都無濟於事。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修煉了,多年的頑症不治而癒。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左腳後跟又開始痛,狀態和以前一樣,腳一著地立即疼了起來,強忍走一段路才好一些。為甚麼會這樣呢?修煉十多年了,我當然知道這不是病,有舊勢力迫害的因素,最主要還是心性問題。我圍繞三件事上向內找,加強了學法和發正念,不是師父安排的一概不接受,在救人上也很用心。過了一段時間不見多大的好轉,我就和以前曾經傷害過的生命善解,發現也沒管用。又和身邊的同修交流,同修說:這都是好事,沒有這些事怎麼提高啊。我雖然心裏明白,可一疼起來心情就不好。外出辦事儘量表現正常,別讓常人看出來,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

一直到二零一四年四月份,剛停暖氣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女兒下班,把車座套拿下來叫我洗,說她表弟經常借她車給單位買東西,有時在車上吃東西不注意,車座套弄髒了,不洗都看不下眼了。其實,洗個車座套對我來說是小事一樁,但這個她叔家的兒子在國企上班,他借私家車給單位用,我氣就不打一處來,嘴上不說,可在心裏罵上了,一邊洗一邊罵人家:缺德、腦袋有病、再沒完沒了的借我家車就讓你出事……甚麼不好的想法都出來了,也忘了自己是修煉人了。座套洗完甩乾晾上了,女兒說沒洗乾淨,她自己重洗。她不用洗衣機,用手搓。這甚麼時候才能洗完啊,都晚上九點多了,我怨心恨心都上來了,又心疼女兒,就幫她一起洗,後來我丈夫也過來幫忙,把洗衣機放上清水,又洗了一遍,收拾完十點多了。

半夜十二點起床發正念,我就開始打哆嗦,感到特別冷,加了一件衣服又一件衣服,後來把棉被也披上了,還是冷,總算堅持把正念發完,心想,我這是罵人動惡念造業了。早上起床發燒、噁心,嘴裏感覺像冒火似的,別提多難受了。這時師父的一句法打進我的腦子裏來:「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一下明白了,這不是過心性關嗎?這不是明明白白的在個人利益上吃虧嗎?我怎麼沒把握好呢?怎麼沒悟到呢?修煉這麼多年了,利益之心還沒放下,都甚麼時候了還在這上執著呢?師父早就講過:「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2] 趕快把這心放下!當時心裏特別敞亮,身體輕鬆了許多。

其實借車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我心裏都不舒服,不平衡,有時我用師父的法約束自己,可時不時的還往出返。我就和丈夫說這事,他說多大個事兒啊,不就借個車嗎?我也沒及時向內找自己。這次真觸及心靈了,不是一般的動心。想想修煉這麼多年,深感自責。

第二天早起煉功,靜功快煉完的時候,就感到左腳後跟右側往上一點的位置,像有一個東西蘇蘇的往上爬一樣,到了大腳趾上面疼了幾下就過去了。我沒多想,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煉完功發完六點正念,我想下地該幹啥幹啥,腳一著地,一點也不疼了,當時心裏非常感動,真切的感受到大法的超常。

其實我這個心性關過的拖泥帶水的,還得師父點化,就這樣師父也算我自己提高了心性,把這個不好的物質拿下去了。從那天起,足跟痛就這樣神奇的好了,走路、跑步一切正常。

就在我寫這篇心得體會,才悟到,之所以持續這麼長時間,其中還有一個原因,做三件事,心不純,抱著有求之心,有時為了腳快點好才去做,摻著人心去做神聖的事。有時向內找也是為了腳快點好。並長期執著女兒的修煉狀態,放不下,越執著越適得其反,搞的自己身心疲憊,因基點都在人這,就是人的狀態。師父看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多著急啊。不能再讓師父操心了。我是來助師正法的,要兌現誓約的,做不好對不起師尊,對不起眾生也對不起自己。這些年來,弟子不管精進與否,做的如何,慈悲的師父從不放棄我,沒有師父的呵護,弟子走不到今天。寫到這想起師父一段法:「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3]

在此弟子合十: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一路呵護,感謝明慧同修辛苦付出,感謝身邊同修的真誠幫助。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