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言語衝突後帶來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前不久,在集體學法日中場休息時,有同修通知我:所有在唐人街講真相的同修要聚一聚,交流一下昨天發生在唐人街的事──同修之間就真相展板擺放的問題發生了矛盾。其實這事,前一天晚上有同修就告訴我了,聽後心裏很難受,到集體學法時,心還被帶動的靜不下來。近兩年來,這類的事情接連不斷的發生,說心裏話,每次到唐人街去心裏都發堵,感覺現場的氣氛很壓抑。

大家交流時,我自告奮勇第一個發言,沒想到的是,在我說話過程中,一位阿姨同修突然說話打擾了我,她問另外一位同修的孩子哪裏去了。我當時就不加思考的對阿姨說:「阿姨,我說話的時候,您別打岔!」我心裏覺得,阿姨不尊重我,在我說話時,不聽我講,卻說別的話題。阿姨回我一句:「你認為我這是打岔?」她解釋說只是關心一下同修的孩子而已。

這位阿姨和我緣份很大,在國內就相識,關係一直很好,後來我們陸續來到海外後,又在一起證實法,這突如其來的言語衝突,讓我頓感尷尬,來不及思考回味。在準備回學法房間時,阿姨說要和我交流,說當天的事情當天解決,於是聽她說了兩句,我覺得她在解釋,而我當時還是覺得自己沒錯,這樣的交流不會有甚麼好結果,就沒繼續交流下去。

回到學法房間落座後,我腦子裏閃現出師父的一句詩詞:「向內找因是修煉」[1]。於是我把整首詩寫在紙上,同時還寫了:「我今天不想和您交流了,我想先找找我自己。」把紙條遞給了阿姨。

事後,我找到了自己長期以來,對一些看似小的問題沒有真正重視起來:

1、一直以來,我在對待長輩這方面自認為做的還不錯,挺符合傳統文化。但是通過這事,我看到自己長期以來是用下滑的道德標準在衡量:阿姨是位長輩又是同修,無論從哪層理上講,我都應該尊重她,即使她打擾了我,我也不應當眾指責她,完全不顧及她的感受。「被打擾」後,我的第一念就是先維護自己的尊嚴,想到我沒被尊重。面對突如其來的衝突,當時我的反應才是我真正的心性水平,我離傳統文化中的標準差遠了,更別說和法的標準比了。

2、另外,意識到是我不懂得尊重別人在先,才發生的上述一幕。按理講,交流時,七、八位同修都是週六在場的,應該尊重她們,先聽他們發言,而我是唯一不在場的,卻搶先發言。這種急於表達自己想法的行為,說白了就是顯示心。細想想,我一直有個毛病,就是有時會打斷對方的講話,包括和這位阿姨同修交流時,有時我也會打斷她,但阿姨卻從未指責過我,而是轉而聽我講,相比之下,在這方面阿姨的心性比我高的多。這毛病雖然有時能意識到,有所改善,但因為一直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做的不好。

3、不懂得尊重他人,還體現在集體交流時,如聽到發言同修交流的話題不感興趣時,就無法專注的聽,要麼查查手機上的信息、與鄰座的同修低語幾句或做點別的小動作等等。想到,一個常人中有涵養的人,當對方講話時,一定是靜心聆聽,眼神是與對方對視的, 也絕不會表現出漫不經心、心不在焉的,這是對對方的最基本尊重,而我卻忽視了沒有做到。

以上是一點點的心得,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