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華人同修的偏見 更好的形成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想分享我是如何放下對華人同修的觀念和偏見,更好的形成整體、救度眾生的。

我是2008年在波士頓得法的,我的表哥給我介紹了大法。他很少去大組學法,所以我在自己的早期修煉中也不太知道大組學法的重要。因為住得遠,所以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去,主要是自己在家學法煉功。即使去了,我也不會交流太多。即使我之前都有參加神韻推廣,但是我從來沒有和大組形成整體。因此在初期的兩年中我的修煉有些落後。

直到我2011年搬到夏威夷,我才真正開始精進修煉。夏威夷的學員不多,西方學員就幾個人。我覺得師父真的給了我很多機會來彌補我之前失去的時間。我剛一到那裏就積極投身於神韻的推廣和講真相。夏威夷的大組學法在我在的那幾年變化很多,有時英文在一個單獨的房間裏學,然後交流的時候大家在一起;有時就中英文一起學。幾年之間一個西方學員搬走了,另一個漸漸不來學法後來也搬走了,還有一個離世了。所以之後就只有我一個西方學員了。那時我每週都去大組學法,但是漸漸在思想中形成了一些觀念和對同修的負面想法。大組學法大家交流不是很多,即使交流在那個時候的我看來也不夠深入,我還覺得自己很難在大組學法中按照我希望的方式受益,這些我後來意識到是一種很深的自私的觀念,而且我帶著它們來到了紐約。

當我來到紐約的時候,我第一次發現周圍有那麼多西方學員,我覺得非常開心。我是9月份來的,我第一次參加的大組學法是在英文大紀元。即使我不在英文大紀元工作,但是那裏的大組學法還是讓我非常觸動。我從來沒有和那麼多西方學員一起這樣交流過,幾個月下來我和同住的學員一起每天學法,參加布魯克林的當地學法和英文大紀元大組交流。我覺得這個環境非常舒服,覺得自己和紐約學員是一個整體。

我雖然也到曼哈頓大組學法但是我從來沒有去過法拉盛。我的開始想法是,法拉盛沒有很多西方學員去,而且太遠了,單程要2小時,而且我聽說翻譯不是很好,那我去大組學法對我有甚麼好處呢?我去英文大紀元或者布魯克林當地學法不是一樣嗎?但是我對自己的這些想法感到不太舒服,所以我決定靜下心,真誠的去掉自己的觀念,然後問問自己是甚麼阻礙了我成為整體,不論他們在哪裏學法。

當我坐下來,我開始好好理清我思想中的原因,為甚麼我不想去法拉盛?因為法拉盛學法單程2小時太遠了。但是我想這不是我真實的想法,距離和路程時間不是問題的實質,要更深的向內找。當我繼續向內找時,我發現自己沒有將這件事情作為我的第一要務。如果大組學法和成為整體對我來說真的那麼重要,就不去有任何原因阻擋我去的。想到這裏,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的講法出現在我的腦海裏:「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我突然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我是不是在期待其他人為我而改變,然後才去符合師父的要求?這怎麼能是對的呢?然後我坐下來誠實的問自己,如果每週五法拉盛有100個西方學員學法,那我還去不去,我想我肯定會去而且不會有任何疑問的。所以我覺得我應該深入,找到更多的執著導致我無法融入整體。

當我向內找的更深之後,我發現自己從到紐約之後就形成了很多觀念。我一搬到這裏開始工作之後,就和我的一位華人同事有了很大的心性摩擦。有一件事情,我認為應該嚴格按照西方的管理方式來操作,而不理解如何用中國人那種內涵式的鬆散的方式來操作。我認為我需要了解所有的細節,希望事情被解釋和描繪的非常清楚我才能作,但是在那個時候我這個要求是沒法實現的。在這次衝突之後,我真正的向內找,發現我對華人學員有一個很大的執著心,就是我總是用苛刻的眼光去看他們,放大他們所有的黨文化因素,然後給自己找藉口不去聽他們想要表達的內容及深層因素。因為在西方社會長大,我們對事情的判斷非常嚴謹,而且在我這一世的生命中我對中國傳統文化沒有甚麼接觸,而且因為我總是看著那位華人同修的缺點,所以我很難理解真正的中國文化的做事方式中蘊涵的智慧與和諧,比我所理解的西方式的方法要更好。在那之後我真的開始去掉自己的這個執著,然後覺得自己對華人同修了解更多,也配合的更好。

而且我發現這個執著也是導致我不想去法拉盛大組學法的原因之一。我對自己的同修不夠珍惜。我的慈悲,善念,和寬容都很欠缺。我是在要求別人修煉,還是在自己修煉呢?當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覺得我應該去法拉盛學法。這次向內找對我有很大的觸動,我意識到從中國大陸來的同修融入西方主流社會,而且要達到師父的要求、救度眾生是多麼的努力和不容易。我真的覺得很想流淚,我怎麼會如此不慈悲,對自己的同修沒有正念、沒有善意呢?

當我意識到這點之後我想了很多,我意識到邪惡在這些年中是如何利用並加強我的這個觀念。我意識到邪惡對於阻止修煉人的能力有很多安排。其中一個就是將學員從大組學法的環境中分割和隔離,並加強他們思想中的觀念,讓他們偏離整體的狀態。之前的那位夏威夷的西人同修就是這樣離世的。

當我想到這一點時,我意識到這對於一個群體也是一樣的。我作為一個西人學員,如果我的思想中製造間隔和距離,將我和華人同修分割開來,我們如何能形成整體呢?成為整體和大組學法只是一個形式嗎?我不認為是這樣,我覺得這和救度眾生的效果是有直接關係的。

我們表面上看到的一切只是表象。比如神韻一月的表演,因為我在當地推廣小組中,所以我了解一些進展。我想這和我們整體的修煉是有關係的。那麼我應該做些甚麼呢?我要做的不就是去掉自己的私心,無條件的參加大組學法嗎?即使沒有任何翻譯,我只需要開心的坐在同修中間,這不就是師父對我的要求嗎?如果來參加大組學法能打開神韻的場多賣一張票,我會不會來呢?當然會來了!那是一個生命和其對應的天體的生命的得救。

這些只是我非常有限的理解,如有任何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我希望我可以繼續提高,對所有的同修有更多的慈悲、寬容和正念,在消除自己的負面想法上可以做的更好,這樣我就可以真正形成整體,達到師父的要求,救度更多的眾生。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