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提高心性 堅守證實法項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我做真相資料已八年,八年來經過了狂風暴雨,也經過了舊勢力利用的形形色色的干擾,同時也經過了千辛萬苦。

投入做資料

八年前我地區做資料的同修不多,有一部份同修看《明慧週刊》不是一人一冊,而是幾人輪流看一冊、要半個月才能輪到一次。加上邪惡因素的間隔,想發放資料救人就不太容易了。這時我就心生做資料的念頭。可是談何容易?當時年齡已是六十多歲,從小又未讀過書、對打印、電腦技術一點不懂。因為被邪惡迫害剛從黑窩出來不久,因被邪黨開除工職多年沒給一分錢,家中妻離子散,傾家蕩產,自己獨居。居委會、社區、片警還安排有關人員長期蹲坑,兩家鄰居對我非法長期監控。

為此我一方面找兩家鄰居談話講真相,另一方面作做資料的思想準備。找鄰居談話我說:我們是鄰居、子子孫孫都是鄰居,再就是我過去的身體如何如何不好,疾病的痛苦折磨了我幾十年,我修煉法輪功好的。法輪功傳遍了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是好的,是江澤民這個小丑妒嫉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和懼怕上億的好人,導致了這場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奇冤和災難。給你們多少錢希望你們都不要配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功是要遭報應的。

我邊談話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兩家人都當場表示不管這個事,其中一家還主動給我要《轉法輪》看,從此以後再不監視我了。另一家也收斂了許多。資料是救人必不可少的一個項目,我一定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到法正人間。雙手捧著《轉法輪》看著師父照片,請師父加持。從此我就除學法煉功發正念外,把全部精力投入做資料。

這個時候,居委會人員來找我叫我寫個保證、給我辦低保每月兩百元左右,我說討飯都不會要你們的低保,我更不可能給你寫甚麼保證。後來我堂堂正正到單位要我的工資,單位領導叫我去找他們上級上司,我去找上級有關領導他們說:「你早已被我們永遠開除了、不再是我單位職工。」我說你們說了不算、我永遠不承認。再後來我寫信到更上級告單位要我的工資,心裏請師父加持。信寄去半個月不到就給我批文叫單位給我正常辦退休。從此我每月有不到一千元的工資。

我想買電腦但錢不夠,第二天我遇到一同修她主動問我說,她有一舊電腦未用問我要不要?我說太好了,當時就抱回家了。由於邪惡的殘酷迫害和間隔,好不容易找到技術同修。他耐心教我怎樣用電腦我靜靜聽著,然後全部記了筆記,回家按筆記認真操練,經常練到深夜。沒過幾天基本會上網下載、複製、粘貼等基本操作。

打印字開始我也想學,因不懂拼音我就拿字典上的拼音來套。很慢,後來同修給安裝了逍遙筆,後一直用逍遙筆。使用打印機打印各種資料也費了一番功夫,開始學打印單張、後來小冊子、《九評》書、神韻光盤都做。

開始半年在家做單張,一同修專發,後因惡人老上門干擾,本人有怕心就在鄉下租房做,單張小冊子做了兩年,我專做、另一同修專發,用量還不小。開始使用打印機和電腦由於技術不精、心態不純淨時機子經常出問題,有時向內找又與機子溝通機子自然好了,但有時就不行需要拿到二十多公里以外的地方找常人維修,原來的老台式電腦包括顯示屏還是很重,還有惠普2050激光打印機等也是很重,雖然有段時間形成整體,但八年來基本都是我一人唱主角,從鄉下提著或抱著機器要走三十分鐘以上才能坐到車,購買耗材也是如此搬回資料點,有時覺得很苦很累,但我從未有怨言,因為我明白我做的事非常偉大。我一直長駐資料點,把我家所需用的物品全搬到資料點。

過關

後來有協調人知道我做資料,建議形成一個整體,我同意了。形成整體後人員就多了,連我有五個人,還不包括協調人和經常幫著搬運的年輕同修,不過他們每星期只來一次,需求量大時來二次。人多考驗心性的事兒就來了,因為我長守在資料點,有倆個同修經常一進資料點就不高興,這不是那不是的,臉色也不好看。甚至有的同修還給協調人講,說我經濟上有問題,協調人就找我談話。這樣一來,我內心就有想法了,心裏想為了建這個資料點,我三年逢年過節、包括大年都和平時一樣吃,省吃儉用節約錢買了電腦、打印機等,還租房子。我吃盡千辛萬苦把資料點搞起來,你們光是來做現成的,就剛投資了幾百元、上千元就這樣那樣的。我表面上還很平靜,可是把收支賬目寫了幾大篇,拿給他們。

後來我冷靜下來,經過學了師父的法我知道錯了,師父給安排考驗心性的關我未過好。師父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轉法輪》)

我就認真的全面的向內找:這一找嚇我一跳。甚麼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居功自傲的心、證實自我的心、「名、利、情、色」等都不同程度存在。這麼多的人心還覺得自己修得好。我感到羞愧!雖然我經濟沒問題同修提醒也沒錯,為何在心中動氣。我的心胸開闊了許多,對自己更嚴格了,對同修也坦蕩多了。

搬家的教訓

那段時間主要是做《九評共產黨》書,質量雖然不太理想、因為大家都是剛學做。但需求量較大、本地、外地都用,有時用別人的車送外地縣城。這樣搞了兩年。後來全市都被邪惡大抓捕,抓了幾十個同修,許多資料點被破壞了,我們資料點也不例外。我在師父的保護下避開了邪惡,但沒有保護好資料點大哭了一場。後來我經過內找:我有做事心、顯示心、想搞轟轟烈烈的心、看不起協調人的心等等。協調人和其他同修的人心也不少,因此被邪惡鑽空子迫害。

剛過一個月,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幫助下,我又重整旗鼓把資料點搞起來了。這段時間發《九評》的同修不多,《九評》做的少。又重新恢復的資料點很多,加上現在發資料的同修不多,所以我們現在根據需要量做。但神韻光盤用量還是不小,現在主要是做神韻光盤,有要單張、小冊子、不乾膠等及時做,幫忙的同修不多,有的偶爾也幫一下,他們主要是傳遞。

由於思維不在法上提高,一次搬家走了舊勢力的安排,導致資料點招破壞、又引起後幾次搬家、損失巨大。原來我那個資料點環境安靜,房租費也合適,後來形成整體後協調人多次動員我搬家,理由是這個地方偏遠不方便同修們,其實就是一元錢的車費下車走半小時。我一直未同意,最後一次我的思維被舊勢力利用了,我想是不是要去我的甚麼執著心,想甚麼圓容整體,放下自我。就同意搬家了。搬到一個同修家,又是常人兒子、孫子、媳婦、女兒的,房東同修又喊一個他信得過的同修進資料點幫忙,信得過的同修又喊信得過的她丈夫來幫忙,另一個同修又把她所謂的同修姪女喊來幫忙,這還不說,有一個協調人又喊一幫人(十來個)來幹活,哎喲,真是大雜燴、常人的舞廳。儘管這樣我也知道不對,但沒有提出反對,等個把月那位信得過的同修被邪惡綁架了,她又未守住心性暴露了資料點,被邪惡搶奪了資料點全部財產。事後我才明白是因為我對法、對同修、對資料點不負責任,同時不在法上悟、偏離了法而隨便配合邪惡的陰謀搬家而造成的。教訓慘重。

接著就又搬家。搬到那家不到兩個月房子要拆遷,房東說他也不知道。又搬家,又搬到另一個地方剛做二個月被邪惡發現並跟蹤了,落實了確實有人跟蹤並白天蹲坑,連更半夜又搬家。因為急忙找房子,搬到那家幾天後才知道他家是居委會的書記。而且這地方環境不好,水管、廁所都在外面不方便。房租也貴。一進大門就是廚房,老太婆從起床到睡覺總是在裏面,冬天裏面燒鐵爐子更是有人在裏烤火。就像值班室一樣。

這一連串的搬家損失很大,人力、物力、搬家費等等。而且這幾次搬遷只有一次是整體行動有人幫忙,其餘的基本是我一人招呼,搬的時候機子、沒用完的資料、耗材等等都要打包裝,包不好墨水倒出來污染到處都是。搬到目地以後又要整理打開包,就這麼來回折騰,把人也搞得筋疲力盡、影響做三件事。我開始向內找原因:我們為甚麼老搬家?不就是一個「怕」字嗎?再就是我們修煉人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都要在法上;還有資料點的人員不要搞大雜燴,特別是那些似修非修的人或根本不修的人不能進資料點工作,這是對大法、大法徒的安全、對救人項目嚴肅不嚴肅、負責任不負責任的問題。

我找出了自己的不足,高密度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想:「我們做的是救人最偉大的事情,任何邪惡生命沒有資格管我們,更不允許它們干擾破壞,邪惡不要用居委會書記的職務來毒害房東老闆,所有眾生都是我們要救度的對像,一切都必須為救人開路。」沒過幾天房東老闆不當居委會書記了,去另外一個地方找班上去了,一樓像值班室似的也搬到三樓去了,一樓空空的。我從側面給房東老闆二老講過真相,但他們受邪黨毒害很深,準備以後用其它方式給他們講真相,如語音電話等。

只要我有決心做師父就會幫助我

資料點的經濟開支方面:十五年前單位下文說:「永遠開除我」、「永遠不再是單位職工」。多年未給我一分錢。我的退休工資是我師父給我加持才得到的,我的身體也很好,也是我師父給我淨化的,我們真修弟子一切都交給大法和師父了,一切請師父做主。我只管橫下一條心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我也不用考慮存多少錢預防甚麼後事。

我做資料前就有同修出於關心對我說:「你最好不要做資料,因為你畢竟被邪惡多次迫害過,又是典型的邪惡監控對像,加上年齡大了,文化低,電腦、打印等技術都不懂,經濟條件也不好。」同修講的完全有理。我想起師父的教導:「有的人講:我多掙點錢,把家裏安頓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說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另外,你沒有後顧之憂了,你甚麼麻煩都沒有了,你還修煉甚麼?舒舒服服的在那煉功?哪有那種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轉法輪》)

我想,只要我有一顆堅定修煉的心,做資料是救人必不可少的項目,只要我有決心做師父就會幫助我。確實是這樣。如:有時機子不聽話了,冷靜下來向內找,突然會想起哪裏有問題搞一下就好了。寫文章的時候有時電腦上會給我糾正白字;那年邪惡大綁架,我是長守資料點,資料點被綁架的同修暴露了,邪惡來了,我走了,我走了,他們又來了。有時我把工資貼進去都不夠的時候,師父巧妙安排同修給我送錢來了。如果沒有師父保護一天也過不來。 每到過難關的時候就有同修勸我放棄做資料 ,口氣和前者差不多,我想做資料沒有錯,為甚麼要放棄呢?我想舊勢力也會利用關心我的同修來動搖我的正念 。

當然每次有人勸我放棄做資料以後,我要向內找自己,做資料本身沒有錯,真的是不是我有哪顆心要去?是不是我真的哪方面沒有做好?我應該好好的向內找了。真的一找找出一大堆。有一次找出了向外看的心,光看同修的不足;依賴心,光想依賴同修幫忙;享受心 ,別人來幫忙我輕鬆點;名利心和歡喜心,有人幫忙多做出東西來高興自豪;光想找人幫忙、不想自己走自己的路。當然也有想形成整體加大救人力度的願望,但不明白每個人都要走自己的路。如果更要如何如何想、或做的時候,說不定就是干擾破壞自己或別人要走的路。找出以後去掉它,環境和同修的態度就變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