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身體被干擾中的同修聊一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大約就在近一年多的時間裏,我們這兒有多位同修出現了身體不正常狀態。有的本來能扛、能抬、能搬,但現在感到幹不了多少事就疲憊不堪;有的過去走路生風,爬樓發真相資料忙活一晚上不知累,現在提點兒東西,甚至空手走不了多少路,就覺得累;還有的出現了病業狀態;個別的甚至非常遺憾的無可奈何的早走了。

針對這個情況,兩位老年老同修專門找我進行了一下午的切磋,並委託我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但是,我自知對法理認識有限,修煉狀態也欠佳,擔心難以勝任。但是,第一次寫,試試吧,也談不上提醒,更談不上幫助,就算是拋磚引玉,開個頭,和同修們針對當前類似情況,心對心的聊聊吧。

針對身體不正常狀態,師父在不同時期,針對不同的狀態,不同的人,從不同角度,不同層次為我們講了許多許多的法理。雖然同是身體出現了干擾現象,但每個人被干擾的具體原因可能大不相同。因此,這裏所涉及到的內容未必符合所有的身體被干擾中的同修的具體情況。

僅舉身邊同修的三個例子,看看我們排除干擾時,應用甚麼心態。

一位七十歲的大哥同修的故事

我們這兒有位七十歲的大哥同修,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得法前,重病纏身,命懸一線,修煉後,漸漸病狀消失。二十年來一直沒有放棄大法,特別是一九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後,表現也比較堅定。雖然自己知道有些怕心,但做三件事沒停。只是有時候與同修發生爭執時,往往陷於事情本身跳不出來。

大約在二零一五年上半年,大哥突然舊病狀態有些反應,呼吸困難,咳嗽。堅持了一些日子,就開始噴小噴霧器止止咳嗽,七月份,大哥到外地旅遊數日,回來後不久,咳嗽加劇,身體開始消瘦。

一天晚上,他很艱難的來到我家,交流了一個多小時。我說:「大哥啊,對你長時間承受巨大的痛苦深感同情和著急,對你在痛苦中還能堅持做一些救人的事甚是佩服。但是,對你目前的狀況,我想和你聊聊我的有限認識,對與不對請你包含。大哥啊,這不是病啊,決不是你以前的病又犯了,不是的,絕對不是的!那是怎麼回事呢?我認為可能在我們圓滿以前,舊勢力安排的邪惡因素最後考驗這麼一下子,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信師信法,真的把自己當真修弟子。其實啊,我覺得,就連那個甚麼因素也都不用想,就認定是假相,師父給我們都是最好的,就行了,該幹甚麼幹甚麼。但是要有個大前提,必須把自己當真修弟子,必須真的信師信法。」

他說:「我一直沒當成病,證實法的事我一直在幹,就是咳嗽的太厲害,實在受不了。」我說:「大哥,用小噴霧器就已經證明你把它當成以前的病了,你上了邪惡的當了。你還想著師父在《道法》一文中給我們講的法嗎?師父說:『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1]大哥,您嘴上放下了,行為上沒放下,就是心沒放下。這就是求了,就是要了,就是接受了,就是承認了,那邪惡能放過你嗎?大哥啊,我覺得你現在不要找甚麼這個心那個心了,那好像是在給邪惡找迫害理由。當務之急,我們覺得你應該多學法把心歸正,讓主意識精神起來,認定身體的不正常現象就是假相,確實就是假相。對有時腦子裏反出來的甚麼咽喉炎啊、肺氣腫啊、肺結核之類的病的概念時,立即否定、鏟除!因為那就是肉身生成的後天觀念、思想業或外來干擾,那決不是你的主元神發出來的念頭。」他有時也點點頭,但最終好像也沒精神起來,有些含含糊糊,說話也不在法上。

我說:「大哥,希望您找到自己,精神起來。我們相處二十年了,您知道我個人修煉很有限,今天我是竹筒倒豆子,把有關身體方面對法理的有限認識全抖摟出來了,不一定能說到你心裏,但是,不管甚麼時候,要把自己當成修煉人,要信師信法。」此後,我的妻子和其他同修不間斷與他交流,但他好像始終沒有真正從根本上否定這個假相。最近情況愈加嚴重,令人十分擔憂。

一位七十三歲的大姐同修的故事

另一個例子是我們附近一位七十三歲的大姐,她是老大法弟子,數月前,突然出現半身不遂現象,二十多天後,大姐到我家來,上樓時,一歪一扭的,就要摔倒的樣子,氣喘吁吁的進屋坐下,不能說話。靜了好一會,大姐才勉強開口。

她的心理狀態是,一直沒當成病,但也偶有擔心。其實叫我說,她雖然沒當成病,但也不徹底,缺乏正念的堅定。我和妻子同修就把上面的認識和她進行坦誠的交流,最後她不停的重複著我們從法中理解的幾句話:這是假相,師父給我都是最好的,我聽師父的話,我是真修弟子,我一定會好的。

二十天後,她又來了。一進門,就高興的說:「大兄弟,我好了!」我說:「早就聽說你好了。」她說:「我早就該來報喜了,就是一直忙,大兄弟、大妹妹,謝謝你們幫我。」我們趕緊截住說:「大姐啊,這分明是師父的洪大慈悲在你身上的一個體現,分明是你的心性提高後,證實了大法的無比神奇,怎麼能感謝我們呢?!萬萬使不得!」

一位七十多歲老大嫂同修的故事

再一位也是七十多歲的大嫂同修,小學四年級文化,對師父對大法堅信不疑。相對來說,她的修煉道路比較平穩,沒有大起大落。一次在我家看師父講法,我用照相機無意中照到她身體上的法輪,層層疊疊,五彩繽紛,神聖壯觀。

去年,大嫂突然出現「帶狀皰疹」假相,俗稱蛇纏腰,疼痛難忍。常人認為,一旦兩頭對接,就有生命危險。男子漢都會痛的齜牙咧嘴嗷嗷叫,她卻在老伴、兒女不知情的情況下,硬是挺了過來。

事情過去若干日子後,一次大嫂來我家,她淡淡的說了這件事,反讓我們吃驚不小。細問經過,她才緩緩的說:「痛了二十多天,證實大法的事沒停,家裏的活照樣幹,我知道不是病,我就把它當成好事,有師父管,我管它幹甚麼。」過程前後淡如水的心態讓人感到她在這個問題上的紮實態度和大法的無比超常。

這三個例子僅從表面上也能看出點兒所以然來了。我們的認識是:

1、當身體一旦出現不良狀態時,要高度注意思想中一閃而過的第一個念頭。這個念頭是與以前的病症不自覺的聯繫起來的觀念或思想業,如果不立即抓住鏟除,就會被邪惡鑽空子;

2、行為上往往是慣性思維下的慣性行為,這時候要儘量在正念下逆向而行,就是你不讓我煉我偏要煉、你不讓我學我偏要學、你不讓我幹我偏要幹,你要讓我上醫院我偏不去等,就是不承認你的安排。

3、以嚴肅堅定和最大的力度否定和鏟除某些在你不自覺中閃出來的具體的病的名詞、病的感受、找大夫、上醫院、醫藥費之類的思想念頭,哪怕是一閃而過的念頭,都不能放過。因為這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思想業和外來干擾。否定、抵制及鏟除的過程就是修心的過程,就是同化法的過程,就是人走向神的過程。

4、易疲勞現象可能與時間推快有關,但也不排除修煉後期的自身動力有強弓之末的反映,就像爬山,一開始爬的快,越到最後越緩慢,以致舉足抬腿也很難。但這時候更要注意心內變化,使其儘量保持在正的狀態。經常聽到有同修不經意中說:「累煞了」、「困煞了」、「氣煞了」等等,其實這就是承認了並不斷加強了這個狀態。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自己把身體引向反常狀態。

師父告訴我們:「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2]

我們悟到:最後時段,法對圓滿的具體標準要求更高了,不能時時刻刻嚴格要求自己,想混個佛當當是混不過去的。所謂小事久而不修會釀成大錯,這還是小事嗎?該嚴肅對待了。在家庭中、在同修間、在單位、在社會活動中,我們碰到的所謂小事其實都是衝著我們很頑固的心來的。一不留神就錯過了提高的機會並成為邪惡迫害的把柄。

5、對修心的過程,我們是這樣認識的:要保持清醒的知道自己想的是甚麼:要分清產生的念頭是為私的還是為他的、是正的還是邪的、是善的還是惡的、是好的還是壞的、是符合法的還是違背法的;強化法所要的念頭,抵制、破除、解體不符合法的念頭,主動完成同化法的全過程。

修煉人要進入這個狀態,形成一種向內找、向內看、向內修的狀態,對那些經常滔滔不絕的講別人是非的人是感受不到內修的神聖與美妙的了。

6、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修煉的心胸要洪大,哪怕是在潛意識中隱隱藏著為個人圓滿的心都是一種對舊宇宙私的維護,我們應該為宇宙的未來修煉,為大法的永世不變修煉,為無量眾生修煉。

7、有些同修雖然一直身體沒甚麼大問題,但對做好三件事長期是湯湯水水的,這對整體結束時的個人層次、果位恐怕會大有影響,所以怠慢不得!

如有不妥,誠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