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離世的教訓:修煉路上無小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母親離世的教訓,結合我自己的修煉不足,真的是修煉的路上沒有小事,都需要認真對待。

母親(一九四五年生)一九九七年得法,風風雨雨走過十幾年的大法修煉之路。從得法之初的欣喜、幸福,到大法遭受抹黑和迫害時的抉擇和堅定;從摸索證實大法之路時的深一腳淺一腳,到在師尊保護和修煉人正信正念下平穩的趟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二零一三年前後,母親通過網站在負責編輯小冊子的同修的幫助下,開始學習新的排版技術。母親買了書籍開始摸索,期間不斷的和我交流,說同修多麼不厭其煩的教她,態度始終平和耐心,不像我,教她時總是不耐煩,有時大吼大叫。我也覺非常慚愧,與同修比,在對待母親的態度這件事上總是沒修好。

母親漸漸掌握了新的排版技術,開始編輯一種通用小冊子。舊勢力開始下手,母親開始說胃脹,針對「病業」假相,我提醒要多發正念。但現在想想,自己認識上有疏忽,發正念力度不夠,共同向內找做的不夠深入。到十一月,就在母親兩天前還忍受巨大痛苦最終反覆修改編輯交稿這份小冊子之後,母親離世。「病業」假相表現是肝腹水。

師尊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講過:「也有一些個很小的事情,修煉中不當回事,結果出了大問題。」[1]

在母親「病業」假相表現的過程中,我與母親反覆交流:

母親講真相時總愛先說她自己以前十二指腸病得嚴重,幾乎成了絕症,後來修大法身體非常健康。確實如此,母親看起來比實際年紀小了十幾歲。但是,在思想上是不是把這個事看得太重。我常提醒她,但是思想深處是否還存有修了大法上了保險的想法呢?

作為一個家庭資料點,每星期總要打印各類真相資料給同修,大約負責周圍一二十個同修的資料供應。母親時常針對同修們的不足在法上與他們交流,時間長了,在同修當中就有了一定「聲望」。我提醒過母親,讓她自己一定注意,不要有高於同修沾沾自喜的想法,並讓她轉告其他同修,不要有對任何同修依賴、崇拜之心,那樣會害了同修。但是情況可能沒有根本上的轉變,依賴之心還是有一些。

不單其他同修如此,反思自己也讓我懊悔不已。自己生活上長期依賴母親,該自己儘快認識到並修好的地方自己麻痺大意,心裏總原諒自己,認為這不是大事。我還時不時開玩笑的向母親拋出一種謬論,說可能是前世母親欠我的,也許該承受這一世我對母親的態度不好這件事。可也許正是因為這些「小事」,就讓舊勢力找藉口迫害得逞。舊勢力是不是以所謂讓母親同修離世而讓我在這方面修煉成熟的藉口而加以迫害呢?

母親平時在我弟弟個人感情的事上經常苦惱,時不時的在情關上打轉。我經常勸她,眾生來世間是為了得大法,既然人家已經了解大法真相並「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抹去另外空間的邪惡印記),未來已經有神來管了,你還操甚麼閒心。每每說到這,母親就釋懷了,可時不時的又冒出來。在情關不好過時,母親不自覺的經常講:人活著有啥意思。現在想想,經常這麼說或這麼想,給舊勢力迫害提供了藉口。

母親離世後沒多久,我自己開始出現「病業」假相。腹部有幾處隱隱作痛,煉功沒有做到一天不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也知道要正念對待,同時明慧網上很多同修就「病業」假相做了大量交流,我也深受啟發。自問自己,信師信法是否做到了百分之百?還沒做到百分之百。

母親以「病業」的方式離世對我是個考驗,雖然自認為從小自己情這方面不像其他人那麼重,可是也許只是表現不同而已。隔一段時間對母親的思念就冒出來,我就提醒自己要放下私情,只能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做得更好。

此外,求安逸心、對所謂「美好事物的嚮往」、一個事情或一個階段做好了就有想歇一會兒的念頭等等,以上種種可能都會成為舊勢力鑽空子的藉口。

自己有一個體會,因為現在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階段,而非個人修煉階段,所以正常的消業表現是不會有太大影響的。但是有時感覺到的消業,是一種近乎邪性的疼痛,我想這就是舊勢力搞鬼,我就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惡強加的迫害。不多久就能過去,恢復到正常的狀態。

以上是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