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二十年風風雨雨、關難不斷,然而就在這複雜的環境中使自己真正體悟到必須做好三件事。 真正學法實修才能得法,故而使發出的正念強,講真相時的正能量場就強,則救人效果好!

遭迫害初期,惡警們每天用警車把我和老伴拉到自己單位進行所謂的「轉化」 ,儘管心中對大法堅信不移, 每次都對警察們講真相,但是心情煩躁不安,因為那漫漫長夜的說教無休無止。直到後來有一次,另一市區的警察把我騙到派出所,讓我說出關於送聯合國簽名之事有關的一位同修時,我拒絕配合,遭到他的大打出手。在精神和肉體的不斷折磨中,我才想到自己有漏啊!在當我向內找的念一出時, 那暴風雨似的打罵就驟然停止了,打我的人也突然從身旁消失了。這使我深深的體會到,在這環境惡劣的情況下、講真相證實法過程中,要真正學法實修、向內找。

由此,自己就靜靜的讀著大法的語句,默默的思想那法中的意思,然後對照自己那內心的名、利、情、慾望與執著,真正向內找出那些人的污垢!於是心性在提高,思想在昇華,那麼再學法時,感受到其妙無窮。得法了,正念也就強了!修煉就得向內找,不斷的去執著,自然心內淨化,結果會出現「靜」的越來越深, 那麼神的一面就會越多,人的東西就會減少。否則,就會靜不下來,也就不會得法,正念也強不起來!

記得當時單位會議室內經常聚集大量區政府、區公安局和「610」以及街道、派出所人員對我進行洗腦,然而每次都是以我大篇幅的講真相、揭謊言和他們的會心的客氣結尾而散會。

記得在勞教所時,他們為了「轉化」我,先以偽善的面孔出現,見我不為所動,就原形畢露,開始折磨我,不讓我睡覺,連續六天六夜不准閉眼,四班人輪流不停的對我圍攻, 結果我精神不衰,他們還因聽了真相,改變態度,悄悄的讓我看了一些大法經文。勞教所並未罷休,為了「轉化」我,又把我送去省勞教所,他們認為那裏的「轉化」力度大。起初省勞教所選了六個所謂「轉化精英」對我進行攻堅迫害,第一天其中一人被我說服而離開了攻堅組,後幾天其他人突然都陸續發生了不同嚴重病症,他們都心生恐慌,不願再做這件事。勞教所頭目只好把原來提前釋放的三個打手叫回來迫害我,一人聽了我講了半天真相,就推托有事回去了,另一人兩天後突發心臟病,被送去搶救。

冤獄內,因為時刻都在過關中,必須心中不斷學法向內找思想中的執著, 並及時清理不好的思想,保持正念越來越強,才能更好面對監獄中那沒完沒了的嚴厲迫害,才能尖銳的揭穿他們的謊言以證實法,從而震懾住那些打手們的邪勁。面對那些謾罵與毆打大法學員的惡人,自己目視他那眼睛發正念時,果然他就停止惡行。面對那些「轉化精英」們許多歪理,自己會不假思索的直言揭穿、謊言識破,使其不能得逞、氣急敗壞、無言相對。面對那複雜的不同層面的服刑人員,施以不同習性人員口味的講真相內容,以使他們理解、認同法輪功

在長期被「嚴管」迫害的期間, 我曾寫了近二十篇抨擊邪惡迫害、講清真相的長篇材料,送給「政府領導」,也曾冒著風險畫了多本洪傳大法與講真相的連環畫書給大家傳閱,後來被那些警官抄走了。

由於實修,漸漸的覺察到自己靜的越來越深,享受到了定的玄妙,寬容心也強了,面對施以精神與肉體迫害的那些「攻堅分子」與打手們也無怨恨之心了。尤其明顯的是:原來遇到事情時總是想如何如何做,而此時覺察到遇事時念一出就做的很順利。由此想到師父說的:「無論為大法做甚麼,無論你在幹甚麼,你們都把自己擺到大法當中,沒有原來的那種我想要為大法幹點甚麼、我想要如何提高。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1]

通過一系列的思想變化,豁然開朗,覺察自己真正悟到:不斷的真正學法、實修、得法,神的一面越多,人的東西就少,則淨化如初。慢慢的,自己明白了師父的一段話: 「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師父還講:「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2]。

個人體會,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