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和睦家庭的由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這十幾年的修煉中,一直在過家庭關,直到今年暑假,我才感覺總算把執著放的差不多了,從而師尊給了我一個和睦的家庭。

一、去掉對丈夫的埋怨、疑心

我是個把家庭看的很重的人,我與丈夫都是老師,丈夫有許多小脾氣,有許多與我不相同的觀念,與他在一起,心裏總是疙疙瘩瘩的。一不小心就吵架,互相埋怨、指責,整日心裏不踏實。

有了孩子以後,家務活也多了,丈夫是個比較懶的人,除了在單位努力工作外,在家裏幾乎不幹家務,我也是上班族,做飯、帶孩子、打掃衛生,幾乎都是我一人承擔。得了大法之後,在家庭關這一方面,我一直過的很苦。一邊做家務,一邊心裏不平衡,在這時,就想師父講的:「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因為這有個業力轉化問題。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還業就快,開悟就快」[1]。

多次魔煉之後,我的心漸漸平服了,那顆不平衡的心漸漸去掉了,為甚麼多付出點就不平衡呢?再挖挖根,是人的那種付出了就得得到回報的心造成的。想得到丈夫的呵護,得到疼愛,追求人中的幸福,說到底就是情,它是個自私的東西。這哪是修煉人的心態啊!這離大法的要求相差太遠了。

尤其是對丈夫的男女之情,老擔心他對我不忠,對他老有疑心。日常生活中,為此經常惡語相向,守不住心性。久久不去的男女之情,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二零一一年三月份,由於自己的怕心,招來了邪惡操控國保大隊警察綁架,我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十一天。這過程中,丈夫承受了常人無法承受的精神折磨,他為我四處奔波。我被放回後,只感到了怕的因素,當地政法委還想送我去洗腦班,我每天只有大量學法,多發正念,有時間就出去講真相,才破除了這邪惡的安排。

在這過程中,丈夫和孩子每天都在痛苦中度過,我想到了離婚,但我知道不對。丈夫也同意我協議離婚,他實在承受夠了。那天中午,丈夫苦苦威脅,師父的一句法在我腦海中滾動了兩個多小時:「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都不動」[2]。無論丈夫怎麼說,我一點也不動心,丈夫也無計可施。在當時那個層次,我守住了心性,做到了師尊講的「我說一個不動能制萬動!」[3]那時我還不知道他與別人發生了甚麼。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丈夫上下班的時間有些不對,看到丈夫時有焦慮、心神不定的樣子,我心中也隱約感到他出了軌。當我知道後,為了這點情,我偷看他的手機短信,種種疑心揮之不去,由此而產生了巨大的仇恨,我想到了自殺。但是,偉大的法歸正了我的想法:「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4],我明白了,這一切強加的迫害都是師父不允許的。我也不能承認,我的家庭是為證實法而存在的。

在這段時間裏,干擾時時不斷,直接影響到我做三件事。我與身邊的同修交流這件事,她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都是衝著你的情來的。」我每天只有靠大量學法來充實自己的正念。腦中一出現不正的念頭時,我就想到這是衝著我的情來的,解體它,這不是我。漸漸的,我不再恨他,儘管心裏還有些不平衡,但儘量做好,照顧好丈夫的衣食起居。抽時間努力去做三件事。不知不覺中,我對他的男女之情慢慢放下了,不再懷疑他這樣那樣。我對丈夫沒有了一點點怨恨,事事為他著想,我明白了,過去他在我眼裏的種種不好,都是為了提高我的心性用的,去我的情用的,那都是假相。

我從內心裏對他充滿了慈愛,同時我發現丈夫也變了,也不再老盯著手機,那個人已出國,與他再也沒有聯繫。我知道:舊勢力安排的這段家庭意外,在偉大師尊的呵護下,在學法的過程中,解體了,我走過來了,支離破碎的家有了從未有過的溫馨和信賴。叩謝師尊!

並且,丈夫對師父和大法也表現出了應有的虔誠和尊重,有新鮮的水果先給師父供上,遇到他的親朋好友,也支持我給他們講真相,有時也幫著說。他當眾證明我們全家人已多年不生病。也願意花真相幣,有新錢都帶給我備用。

這段經歷,使我從內心裏感到大法的超常,師父講:「任何事情都不簡單,如果真能夠放下自己的執著呀,執著牽動不了你,矛盾也就煙消雲散了。」[5]也明白了「相由心生」[6]的一層內涵。修煉人內心的轉變力可劈山。

二、去掉對孩子的溺愛

孩子從出生到現在,基本上是我一手帶大的,我對他的情更重。兒子生性老實、善良、膽小怕事。在家庭中,丈夫要強,愛面子,希望兒子也能事事出人頭地,那種無形的壓力時時逼迫著他。表面上的這些原因,導致我對孩子呵護過多,唯恐任何人傷害到他,包括他父親。家庭中的爭吵,很大成份是因為孩子。我老想通過我的努力來使丈夫改變對孩子的態度,希望丈夫能對孩子好。對丈夫的埋怨、怕、指責也是他對孩子的不好造成的。

今年上半年,孩子在大學功課緊,壓力大,出現了強迫症的狀態。每次打電話讓我聽到的都是他哪方面不好了,哪方面出意外了,時時都在刺激著我的心靈,讓我擔心他的身體,擔心他的前途。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衝著我的情來的,用這種方式來提高我的心性的。「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1]師父的法破了我的心結,一切由師父安排。再聽到這樣的電話,我也不動心了,只盼他快放暑假,和他一塊學法。

到了六月底,我看了明慧幾篇關於訴江的文章後,「順天意、順應天象」幾個字在我腦海中特別重,我知道訴江是新的天象變化,明白師尊用這種方式來救度各個行業的眾生,我決定寫訴江狀。這一念一出時,頓時有種距離師父很近、要跟師父回家的感覺。真要動筆時,怕的因素也隨之而來。我捫心自問:「你怕甚麼呢?」這時最大的干擾來自對兒子的擔心,怕我萬一有事,那精神狀態不好的孩子會承受的了嗎?但我明確訴江是天意,理直氣壯,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放!對孩子的情在干擾我。在同修的鼓勵下,我邁出了這一步。訴江狀七月八日寄出,八月十五日最高檢簽收。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我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多向內找,同化法。

兒子放假後,丈夫主張陪孩子到醫院看一看。這時一句法打入我的腦子「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7]我明確了師父在點化我,師父已經在管孩子,孩子應該得法了。

剛回到家的時候,孩子的心態很差,不愛說話,通過遊戲躲避與他父親的溝通和交流,我們三人在一塊的時候,我老擔心丈夫說出的話刺激孩子,以前他倆在一起的時候,丈夫總是強勢,孩子不敢說違背父親的話。我感到他們之間有一段惡緣沒了結,丈夫從內心裏討厭他。

終於有一天,他們之間發生了衝突,丈夫氣的上老家住了好幾天,我打電話他也不接。我開導孩子讓他給爸爸個台階下,兒子沒有任何表情,我與兒子溝通:「哪一輩子咱們欠你父親的,欠債要還,咱們只有好好待他才行。」兒子說:「長期對他的怕,造成了怨恨,一見他就怕,我只有不理他,他才傷不著我。」我說:「跟我一起學大法吧,那些不好的思想和念頭只有師父能給你消掉。」兒子同意了。

我與兒子一起到同修家學法,每天一講,孩子學的也很認真。一天,孩子告訴我:他做了一個夢,夢到師父把干擾我們家庭的一個壞東西給殺了。我說:「好好修吧,師父把你與父親的惡緣給化解了,多想想父親對你的好處,善待你爸吧,我們知道法理,只有他最苦了。」有一天,孩子的同學來我家玩,師父安排了這個機會讓爺倆和好了。

在學法期間,我與孩子之間心性摩擦不斷。在孩子眼裏,從小到大我對他的呵護,對他在學習上的嚴格要求,都變成了埋怨我的因素,說我管的太嚴,造成他今天心裏不健康。反反復復,使我幡然醒悟,這不是衝著我的兒女之情來的嗎?修了這麼多年,竟沒從根本上修掉這個情。無神論真是害人不淺!一直以為孩子會順著自己的思路走,老想左右孩子的將來。我徹底的把孩子的情放下了,他已得了大法,他的將來是由師父管的,我不再掛他。

開學一週了,週末打回電話來,告訴我開學一週學校發生的事情和他自己的狀態,他變了,看到同學都順眼了,也不和同學計較了,身心健康,一切歸正。叩謝師尊!

這段經歷,使我明白了人來世上的真正目地都是來得法的,遇到的任何事都是為修煉人提高而設的。

順便說一下,在暑假中我參加了三個學法小組,我親身體會到:只有在這個環境中,同修間的鼓勵、配合、心性交流能使人提高的特別快。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是最好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