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營救被非法判刑的母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我家是一個和睦的三口之家,母親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和父親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父親是在去年母親被綁架前才開始煉功,那時動作還沒完全學會。這一次母親被綁架對我和父親觸動很大,所以把這次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分享。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抓緊每一個環節營救

去年,母親在街上向路人講真相,被人惡意舉報,被拘留後又被關押到看守所。當得知此情況後,我和父親不知所措,因為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本地的協調同修得知後,組織同修們到派出所發正念並配合我和父親到派出所要人。

每天從早上八點半左右,同修們就到派出所附近發正念,有時比我們來的都早。那時正好是夏天,到中午,同修們頂著烈日也不願離去,有時烏雲密布眼看就要下雨,同修們也默默的配合發正念。師父講:「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同修們都把這件事當成了自己家人的事,深深感受到大法弟子就是一個大家庭、是一個整體。

上午到派出所要人時,副所長總是避開我們,一樓的民警也搪塞我們說副所長在開會或出去辦事不知甚麼時候回來。我們就在一樓大廳的椅子上坐等著,父親看到大廳中一些來辦事的人就順便搭話,向他們講述家人因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被綁架及大法真相,他們有的人表示很同情。有時看到出入的民警,也對他們講真相。就這樣堅持了半個多月,同修們一直默默的配合著。

之後得知,母親被非法批捕了,我和父親就開始奔走於公安分局和檢察院之間,要求見辦案人員和他們講真相,可是每次都被擋在門外,我們就和門衛講真相,我們知道師父曾講過:「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1]門衛也是應該聽真相的人。向他說母親是一個處處為別人考慮的人,她為甚麼冒著被抓的危險還要出來告訴人們真相,就是因為她太善良了,不想看到那些無辜善良的人們將來在大劫難中被淘汰,如今哪有這樣不為個人的安危、完全為了他人好的人呢?也只有大法弟子能做到。他由起初的蠻橫,到後來說:「我好像被你們說服了,我不反對法輪功。」

師父講:「其實在常人中講真相也是這樣,不管他持甚麼態度,你們都是抱著一個慈悲的心對他,他心靈的深處、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都懂。」[2]

之後,每次看到我們去,門衛都笑臉相迎,最後把辦案人員的辦公室電話給了我們。我們幾乎隔一、兩天就去找檢察院,門衛說也有挺多法輪功的案子,但沒有像你們家屬找的這麼勤的。即使見不到人也要讓辦案人員知道我們來過,家屬從來都沒有放棄過。

後來,案件到了法院,我們去法院找審判長,每次去,門衛都說不在,給我們電話自己打。我們就給審判長打電話講真相,她從不反駁,都靜靜的聽著。即使到法院見不到審判長,我們也在法院門口發一會正念才離開。

處處有考驗

自從母親被綁架後,我們沒有告訴不修煉的親戚們,一方面是不想讓他們擔心,另一方面擔心他們對大法產生不好的想法。可是在不斷的逼問中,大姨知道了此事,大姨讓她的女兒托人找關係,花點錢給辦出來。當時我也有些猶豫,但通過學法,我和父親謝絕了大姨的幫助,我們堅定用正念營救母親,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不走常人道。

這期間,在找律師的問題上,同修意見不一,有的人認為大法弟子是主角,即使開庭我們可以自己為自己辯護,不需要常人律師,如果不是正義律師不但不起好作用,反而會起副作用。有的人認為可以利用法律的手段來制止公檢法人員對大法弟子犯罪,律師可以起到配合講真相的作用,而且可以閱卷,更有利於揭露曝光邪惡。最後,父親決定為母親請律師,通過律師會見,把師父最近講的新經文和《洪吟》中的幾首詩帶給母親看,才得知母親已經把《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都背下來了,母親在家時也就會背四、五首,在看守所,同修之間互相背法。

一路正念講真相

在開庭當天,我們早早來到法庭外發正念,許多同修也陸陸續續的趕來,有幾個不認識的同修得知是我母親開庭,就主動給我們送錢,深深感到大法弟子的無私,這些錢都被父親謝絕了。在開庭之前,我親手把自己寫的真相信交到了審判長的手中,對她說這是給您的信,都是我內心想對您說的話,請您收下。她二話沒說,收下了。寫信的靈感還是來源於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在營救母親過程中提高心性》,對我的啟發很大,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和信心,真是雪中送炭。

開庭兩個月後,母親被非法判刑三年,這對我和父親就是一個晴天霹靂。在七天之內,找到正義律師提出上訴。在上訴期間,經常給中級法院法官打電話並直接去找法官講真相。法官說好就在家煉,別出來。我說母親是受益者,她不想只顧自己,同時她想讓更多的人也受益。

律師在會見母親時,發現她比上一次會見時消瘦了許多。律師與我們一同商定,要求母親進行身體檢查。律師也讓母親向看守所提出檢查。可是一個星期後,還是沒有消息,律師告訴我們可以向看守所駐檢反映情況,駐檢人員給看守所所長打電話諮詢我母親的情況,還說下午會親自去看守所查看。

第二天我們又去找駐檢,側面給他講真相,我們再次要求讓母親檢查,不斷給看守所打電話,最後給母親安排了檢查,結果是血壓高、輕微的腦梗症狀、膽結石、膽囊炎、心臟囊腫,說來也奇怪,母親身體從來也沒有疼痛感。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相,師父一直都在看護著。律師要求取保候審,結果在沒開庭的情況下維持原判。我們去中法找法官說明母親的身體狀況,可是,法官說如果有事看守所就能向她反映情況了,她現在還沒收到。我們就不斷給看守所打電話。

在第一次會見母親時,來了好多同修發正念,看到母親瘦弱的身軀戴著手銬緩慢走出來,心裏酸酸的,但我知道要堅強,給母親正念。好多同修與母親談話,每個人都在法上切磋,不說常人的話,有的同修背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3],有的同修告訴要向內找,放下常人心,這裏不是你該呆的地方,外面還有大事等著你去做呢,同時對警察也要善,他們也是被救度的對像,「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

即使有電話監聽又有攝像頭,可是每個大法弟子正念很足,一點怕心也沒有,像平時切磋一樣。我和父親得法晚,對法理有些不知道。以前和母親一起學法的牛姨,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正念很足,凡是看守所能讓接見,牛姨同修都陪同我們一起去看母親,而且都在法上與母親切磋,這使母親正念也越來越足,告訴母親身體的不舒服是師父在給淨化身體,一切都是假相,不管是好事壞事都是好事。牛姨同修一直支持我們用神念(正念)做事,不用人念,給我和父親很大的精神支持。

對世人講真相

有一次在看守所接見時,二哥同修給一個犯人的家屬講真相並做了三退,還把神韻光盤給了他,在所裏都有監控,二哥說,他都敢要,那我就敢給。在看守所裏,收款人員缺零錢,二哥給他們換了一百元的真相幣。父親在看守所給警察講真相,他們由開始的態度強硬到後來也知道中共不好,有的警察一直默默的聽,而且還點頭認同。

在每次去看守所的路上,父親也不忘講真相,遇到人就搭話,還勸退了好多人,他們都明白了大法真相。有一次,在看守所外面看到有三個人在等人,就搭話。他們說就因為煉功也不值得被關進去。我說本來是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可就是××黨,不讓人做好人,把好人都關進去,這一切不都是××黨造成的麼? 他們也認同。

信師信法顯奇蹟

就在得知母親被送到監獄時,同修們齊發正念,加持母親正念回家,即使有做的不好的,會在法中歸正自己,就走師父安排的路。第二天,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母親沒被送走。第三天到看守所詢問情況,果然由於身體原因,監獄拒收。師父早就告訴我們:「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當時非常激動,感謝師父。

在給母親辦保外就醫也是一步一個考驗。法院把材料交給司法局,司法局說這些小毛病不夠辦保外,而且現在保外條件新改革,比以前要求嚴格。我們知道一切就由師父說了算,他說了不算。

他讓我們先到社區開個戶籍所在地證明,結果社區把責任推到派出所,我們到派出所去了四次,結果他們說不是他們責任,到派出所,父親也給警察講真相,警察也認可法輪功,而且真誠的說他們不管這事。

眼看到期限的最後一天了,我們再次去社區,父親不知從哪來的想法,隨口說了一句:「我老伴回來不歸你們管。」社區主任聽了之後,立即給司法所打電話,並讓我們到外面等著。我在外面隱隱約約聽到主任向司法所說,母親以前到處貼不乾膠,還被警告過,他們全家都煉功。我聽後,心裏很惱火,心想主任怎麼這樣(因講真相沒講到位)?當時不斷告訴自己我是修煉人,要忍,師父講:「一個不動就制萬動!」[6]其實她是可憐的。如果不是因為母親出現這事,我們也不可能與他們打交道,擺正好基點,不是為了辦事而是為了通過這種形式講真相,母親在裏面有她要走的路,我們在外面有我們所要走的修煉的路。

打完電話後,她說要去家裏看看,確認一下,讓司法所和片警陪她一起去,結果他們都不配合她。我立刻回家,把東西收拾一下,跪在師父的法像面前求師父加持。過了一會,父親一個人回來了,說社區主動給我們辦理,不用我們管了,在家等著聽消息就行了。再次感到大法的神奇。

就這樣,母親順利回家,這在本地區也是很罕見的情況。司法局的工作人員一直認為我們托關係辦出來的,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安排的,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我們能做了甚麼呢?只要我們正念足,一切都是師父在看護著。再次叩謝師父,感謝師父的慈悲洪恩!

想到去年的今天我和母親還間隔兩地,到現在還有多少大法弟子與家人不能團聚。在黑窩裏的同修更需要我們的加持也需要家人的支持,讓我們有條件的同修與家屬多去看望他們,關心他們,加持他們正念闖出魔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