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證實法、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當時身體患多種疾病,如:偏頭疼、過敏性鼻炎、胃病、膽囊炎、貧血、氣血虛,最嚴重的是腰間盤突出、骨質增生、坐骨神經痛,經常住院,生活不能自理,大夫說要做手術切除骨刺,沒其它辦法。我也看過些醫學的書,知道那手術要做不好,就癱瘓了。

我丈夫是個愛酗酒的人,喝完酒就回家鬧,打老婆,打孩子,對我的病不聞不問。丈夫的工資也不給我用。後來我們離婚了,生活的很艱難,借房住。

為了治病,我練了多種氣功也沒見好。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在公園見有幾個人在那裏煉功,看起來很祥和,還掛著法輪功師父的法像。當時我一看見法像,感到渾身一震:這不是佛嗎?我就問你們煉的甚麼功啊?他們說法輪功。我問學這個功要多少錢?他們說不要錢,想煉就煉吧,我們免費教功。就這樣我就跟著煉了。

剛開始煉法輪功,我就能感覺到腰部有東西在轉,很舒服,但那時不知是法輪,就感覺這功法真是不一般,太好了。不知不覺中,腰不疼了,腿也不疼了,一身病不翼而飛了。過了幾天,我也請了本《轉法輪》。剛開始一拿上書就犯睏,看不上兩行就睡,站著看也睡,跪著看也睡,就是睡啊,好長時間才看完一遍,從那以後我再也不睏了。後來才悟到那時是因為我腦子有病,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呢。

我身體好了,感到無病一身輕。我太高興了,捧著書哭啊,說:師父,我就煉這個功了。那是我最幸福的日子,通過看書學法,我終於明白了自己遭受的痛苦是前世欠下的業力所致,當人的目地是返本歸真。

一、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一時間電視裏鋪天蓋地的誹謗污衊法輪功,到處開始抓人、抄家,弄的烏煙瘴氣,我蒙了,但很快鎮定下來,我下了決心:誰不煉我也要煉。

當我坐在回家的列車上,人們因為聽信了電視的謊言,在議論:「煉法輪功怎麼走火入魔了」等話,我聽了心裏很難受,我想,我是受益者,不能沉默。我就對他們說:「不是那麼回事,《轉法輪》這本書我看過,是叫人做好人的,按照真、善、忍做的,不會走火入魔的。」我雖然話不多,但是發自善念,空氣好像一下子就輕鬆了,再也沒人罵了。

我沒有停住腳步,每天向世人講真相,發放資料真相,和同修們一起切磋,及時抵制假經文。我放下生死,到外面堂堂正正的煉功,到北京證實大法。在北京被警察綁架,關押到一個大禮堂裏,那裏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大約有一百多人,並遭受著非人的折磨。十二月份的北京,天空飄著雪花,零下二十多度,警察們把學員的衣服扒光,不知從哪裏弄來厚厚的大冰塊讓學員抱著,直到冰塊化盡;把學員打倒在地,用腳在學員的臉上、頭上亂踢亂踩;不許學員互相之間說話。

我多次被劫持到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由於我們的講真相,我們的善良,全號室的人都跟著我們煉功,幫著我們保護大法經文,放風時就喊「法輪大法好」。一次一個準備給我做思想「轉化」的警察問我:你還煉(法輪功)嗎?我說煉啊。她說你看電視上演的天安門自焚,還有……你為甚麼還要堅持煉呢?我說:不是講民主,講實事求是嗎?那也應該讓法輪功學員也講一下實話,我們煉功身體都好了。她問說誰的身體好了?我說,我的就好了呀,我的坐骨神經痛好了,其它病痛都好了。她只好說:你回去吧。

在勞教所裏,我們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自由,每人由兩個「包夾」寸步不離的跟著,不許我們同修之間說話,睡覺也被包夾著,連翻身都要受限制,稍有不順眼就罵,心情總是壓抑的。晚上我起來煉功,五套功法剛煉完,號室裏有個人醒了問我幹嘛呢,我隨便應了聲,她沒管又繼續睡了。第二天這個人又跟我說:昨晚你在那煉功,以為我沒看到嗎?我正色說,看到就看到了,你喊甚麼?她臉一紅,低頭走開了。

還有一次,我們在室外休息時,我就散盤坐在地上,閉著眼睛發正念,感到能量特別強。一個吸毒人員看到了,報告給隊長。隊長集合全班人員,問我怎麼回事,我當時沒有怕,堂堂正正的說:你們看著,煉功是怎麼煉的。我當著全班人的面往地上一坐,把腿雙盤上,並打了第五套功法的手印,我說:你們看到了,這才是煉功,你們以為煉功那麼簡單嗎,我閉個眼睛就能煉功了?隊長啥也沒說,只說了句:解散。有天夜裏我正開始煉第五套功法,隊長查房,我手印剛打完,我想,讓她看不見吧,我要煉功。隊長的手電照到我身上也沒發現我,於是我煉完了第五套功法。

二、講真相救人急

兩次非法勞教耽誤了我四年的時間,我抓緊學法、向內找,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排除干擾。家庭瑣事,看孫子,我都妥善安排,抱著孫子發真相資料,講真相救人。我家附近的小商店和菜市場的攤主都基本講的差不多了。有一次給一個賣菜的攤主講三退,我說給你起個化名吧,她說不用,就用我的真名。

還有幾次講真相,我只問了對方的姓,名是我臨時取的,我說你就叫×××吧,對方吃驚的說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說我不知道隨便取的呀。大法的神奇無處不在。還有的人,當我給他講完真相後告訴他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們當時就喊「法輪大法好!」

有一次我到附近農村發真相資料,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站在那喊:你發的甚麼?我一驚,但馬上又鎮定了下來,並在心裏求師父加持,別讓他對大法犯罪。我笑著走到他面前說:你看,這是給善良人的一封信。我看你也是個善良人,給你一份回家看看吧。他接過去走了。

還有一次大年三十晚上,我到一個村子發真相資料,準備回家時,看見村頭上有三個人在那站崗,我心裏發著正念,求師父加持,就往村外走。他們把我攔住,盤問我,並要來抓我的胳膊,我威嚴的說:放手,別碰我!他們放開了手,我順利的回家了。感謝師父保護我!

在老家農村的集市上講真相,我看到發放雜誌的人在那一人一份的發,就想:我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的發真相資料呢?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於是我就拿著真相資料,邊走邊發:給您看看,《明慧週報》,看看天安門自焚偽案……邊說邊發,一會兒就發了幾十份。

十六年來風風雨雨,在師父的加持下走過來,我會更加努力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以上是個人修煉體悟,如有不妥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