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同化法 不再固守自我

——一段修心的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最近在我們學法小組發生了一件事情。A同修在向學法小組其他同修講述她自身存在的問題時,所有的同修都不約而同的給她指出同樣的問題。可是A同修似乎並沒有理解,還是堅持說她自己的想法。後來A同修一說話大家就打斷她,同時她們都對A同修說一句話:「我們這麼說是為了你好。」

這個情景觸到了我的內心裏,大家說A同修的時候,那就像一個情景再現:A同修就是我,其他同修們就是我家裏的常人親人──我爸媽、妹妹和我老公。不管是得法前還是得法後,我的家裏人就是這樣說我的,而且除掉法的部份,他們和同修說出的話幾乎都是一模一樣的!當時A同修說了一句:「如果我內心不想改,你們再說也不會改變我的。」這個就是我常常對我爸媽說的:「我就是這樣的人,你們為甚麼不理解我?」包括得法後,仗著自己得法了,更是不願意面對以及改變以前所存在的問題了,藉著修煉把自己的錯誤掩蓋掉。因為我覺的我都是得了法的生命了,我比他們都高,比他們都更幸運,怎麼還由他們常人來說我呢?我也不能被常人左右呀。

學法小組發生的事讓我好像突然間看懂了一切:其實我恨我的父母,我恨我妹妹。從小我就覺的父母偏心妹妹,因為她開朗活潑、會說話,討人喜歡,成績又比我好,大家都喜歡她。後來我就恨我父母怎麼教育孩子的,這麼明顯的偏愛,啊,對我的成長是多大的傷害啊!如果不是修大法,我真不知道這是妒嫉心。我對我妹妹妒嫉,恨我父母。

所以我現在能理解為甚麼我一對媽媽或妹妹講真相的時候她們就特別抵觸,因為我帶著對她們的恨去說的,基本上起不到任何正面的作用。舊勢力其實是利用了我的這種執著,在我得法後她們去修了甚麼亂七八糟的法門,得不到大法。還有,舊勢力利用人世間這個邪黨的邪惡,其中之一就是煽動人類的仇恨。我在人世間的這三十多年中,邪黨文化加強了我的這種恨,把它變的更極端、更自私了。媽媽說的「我是為你好,你為甚麼不聽我的?」讓我一直感覺她看到的是我表面所存在的問題,但是沒有看到深層的問題,所以不管她怎麼說,總覺的沒說到我心裏去。而我也很著急:「你為甚麼就還沒說到點子上呢?我想聽的呀,我等著你說出來呀,你怎麼還不說出來呀?」

修煉大法後,我常常有一種感覺,覺的自己的兩隻腳並沒有踩到地上,一顆心飄來盪去的。我很想百分之百的信師父信大法,可是我的腳就是踩不到地上。為甚麼我就是不能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給師父呢?為甚麼就差那麼一口氣呢?我現在悟到:師父可以為我們做任何事,但是只有一件事是師父不能做而只能我們自己做的,那就是「我們自己真的想改變自己」。師父常常舉生病的人那個例子,那個病人總是想我煉功師父就會把我的病治好的,就差這一個念頭,最後他還是死了。我覺的我就差在這一個念頭上面:我不想真正的改變自己,就等著師父來度我、為我做一切。那麼再往下挖一下,那個東西是甚麼?就是「私」。

原來媽媽不是只說到表面,她已經說到實質了,唯一需要我做的就是我那個念頭動一下:「是時候該改正了!」但那是做常人的時候的事情。現在修煉中,師父已經為我們做了一切一切,為我們承擔了歷史上的一切了,而我卻固守著那一念,不願意改變,所以總感覺沒有把自己完完整整交給師父。

同修也並不是沒說到實質,而是已經說到了,差就差在A同修自己想要改變的那一念了。那麼多人都說「我說的話是為了你好,你怎麼就不聽呢?」他們為甚麼會這樣說?而且不論是同修還是常人為甚麼都說差不多的話,是偶然的嗎?肯定不是。他們說這個話的真正原因是他們看到了我身上存在的問題,給我指出,可我卻不認同,不想改。於是,在這種「堅持自我看法」和「別人給我們指出問題所在」的矛盾中,「恨」就這樣產生了。

作為一個舊宇宙的生命,「私」是屬性,表現出來可能是目光狹隘,只會堅持自我和自我認為對的東西。很多時候,我們常常非常自然的認為自己這個、那個認識是對的,一種很自然的狀態,不覺的有任何不妥或不正常的。就是因為這樣,當別人給我們提出不同的看法、認識、建議等的時候,我們就會接受不了,無法認同。可是我們也沒覺的在堅持自我,因為那已經是一種狀態了,和呼吸、吃飯、睡覺一樣正常。

可是修煉就是要去掉這種我們根據自己舊有的標準認為的「正常狀態」的,那是舊宇宙的屬性,是「私」的屬性。假如我真的發自內心的想改變,那麼我就會去努力做到,就在主動的同化法;一旦我主動願意改變了,那麼別人給我提甚麼建議,我就願意去聽、思考、接受;也就是說,當我主動接受其他人的建議時,我是不可能產生怨恨的。一切說白了,就是我們不想改變自我,固守自我的認識,也就是舊宇宙的生命固守著舊宇宙的屬性。一旦真的去掉了那個「私」的屬性,我們就將不再是敗壞後的舊宇宙中的我們。也許那個過程會非常艱難,但「破繭成蝶」後的蝴蝶才能飛起來、風雨過後才會見彩虹。

最後我還悟到:有執著心不可怕,可怕的是意識不到執著心的存在,甚至是意識到了仍不願去改正。偉大的師父慈悲於我,讓我看到了這種阻礙我去掉執著心、固守自我的執著物質。當我開始去它的時候,我就不再那麼害怕自己有執著心了。以前我總害怕自己有懶惰心,害怕自己色慾心重,害怕自己這個執著、那個執著,現在我對這些不擔心了,甚至沒甚麼好想的,只要做到修、能去這些東西就好了。修煉就是要把深層次的那個自我挖出來,清除乾淨,挖那個自我的方法是對照大法向內找,而向內找的源動力是自己真正的想在法中淨化自己。

當我悟到了這一切之後再學《轉法輪》時,就像在看一本新書,從來都沒看過一樣,法理不斷的展現在我的眼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