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狀中的人生故事(7)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在對法輪功長達十六年的殘酷迫害中,法輪功學員無論對家庭,還是對社會,也無論環境有多難,承負有多大,都始終如一的堅守著「真、善、忍」的原則,正是這樣的堅守,讓法輪功學員的生命獲得了全新的意義。如果沒有江澤民發起的這場迫害,會有多少世人像法輪功學員一樣,擺脫病魔的痛苦,了悟生命的真諦,開啟希望的人生。

接下來,讓我們繼續傾聽大慶訴江法輪功學員的人生故事。

1、以善待人,金石為開

修煉以前,我在家一切都說了算,喝酒、跳舞,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夫妻關係搞的很僵,先生每天看到我就繃個臉。而我那時也是,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感覺就是破罐子破摔。

修煉後,我每天主動把家務活兒做好,啥事都為先生著想,還主動承認了以前的錯誤:「以前對你態度不好,請你原諒,不管你怎樣我都會對你好的。」先生發自內心的笑了。以後再遇到矛盾,我就用「真、善、忍」衡量自己,從此夫妻之間變的和睦了。

我公公、婆婆都是九十二歲去世,平時老人的生活費大部份都由我們負擔,去世時,花了六萬多元喪葬費。我有四個大姑姐,三個大伯哥,生活也都可以,處理完喪事,大家聚在一起,誰也不作聲,誰也不說這錢怎麼分攤,最後我和先生表態這錢我們自己拿,問題就這樣解決了,全家人像過年一樣喜氣洋洋,一點沒有辦喪事的感覺。大姑姐一個勁兒的讚揚我。我告訴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是大法改變了我,否則我不會有這個境界的。

迫害開始後,我多次被非法關押,家人承受了極大的痛苦。我先生人品好,工作也出色,連續三年被提名提處級,都因為我的遭遇被牽連沒提上,家人和他的朋友都把火氣撒在我頭上。大姑姐勸離婚,大伯哥說「要這敗家娘們兒幹啥?」甚至有人當我的面就說:「要她幹啥?跟她離婚!」每個人看我都像敵人一樣。

那時我先生每天不回家或半夜回來,一直睡沙發。有一次,我半夜醒來,看他在沙發上躺著,腿都伸不開,很可憐,於是叫他到床上睡,他睜眼一看是我,「啪」給了我一個耳光,我從小到大因身體不好,父母很嬌慣,沒挨過打,當時委屈的眼淚在眼圈裏轉,我含淚對他說:「我知道你心裏苦,如果你能出氣,你就再打我吧。」

一次,先生給我公公過生日,沒告訴我,卻帶了一幫同事回去,要好的同事問我:「你公公過生日,你咋不回去?」還有一次,婆婆一家要出去吃飯,一個同事說:「讓她去幹啥?」先生聽了竟沒有反應。因為怨恨我牽連了他,在很多場合,他都縱容這種行為,所以他的同事也歧視我,總是跟他說三道四,天天拉著他去喝酒,回來就醉醺醺的,我們連交流的機會都沒有,他幾次提出與我離婚,那時我感到非常苦。

無論是誰,也無論如何對我,我都用「真、善、忍」衡量自己,讓自己真心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最大慈悲對待每一個人。善的力量是巨大的,終於,金石為開,善打開了所有家人、同事和朋友的心結,家裏的一切又變好了。

在單位也是一樣,我嚴格要求自己做到寬容、忍讓。一次,科裏正開會,一個同事在領導面前說我壞話,我手指著她剛要回應,馬上想起自己是煉功人,就把手放了下來,所有的同事都看著我,我忽然像沒事一樣,矛盾就這樣化解了。還有一次,我正給打印機加墨,弄的手黑黑的,另一個辦公室的同事叫我,讓我幫她解決操作中出現的問題,我說稍等一會兒,她不耐煩了,用很尖、很潑的聲音喊我,當時所有的同事都低下頭,不好意思看我,我忙完後,走過去幫忙,並平靜的對她說:「有問題等一下,不在乎這幾分鐘,你這一喊,大家聽到對你不好。」同事都說我煉法輪功真有涵養。

現在,我人品好,工作踏實,能力強,各方面都很優秀,在擁有十餘個跨省分公司的公司系統已經是出了名的。

2、子宮癌晚期,煉功二十天後就出去幹活了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份,我身體出現病狀,動一動下身就流血,而且疼痛難忍,厲害的時候手死死的抓著床邊,疼的直咬嘴唇,五斤重的東西我都拿不動。到大慶市油田總醫院檢查,確診為子宮癌晚期,醫生說你想吃點啥就吃點啥吧,意思已經不能治了。

一九九八年年初,老鄉聽說我的身體狀況後,給我送來了《轉法輪》,當天晚上,我打開書看到師父的照片,說不出來的感覺,就是想哭,一直哭了兩個小時。晚上似睡非睡的時候,聽李洪志師父喊「沖灌」的口令,我感到自己的身體像一片樹葉一樣輕,然後身體起空了,連著三天晚上都聽到師父喊「沖灌」的口令。大概四、五天的時候,我身體不流血了,也不痛了,二十天後我就出去幹活了,身體完全恢復健康,沒有一點不適的感覺了;我原來還患有間歇性心臟病,心臟經常偷停,說暈倒就暈倒,經常搶救,煉功後也全好了。

不僅僅是身上的病好了,我心上的「病」也好了,煉功前我很霸道,在家裏說一不二,丈夫被我管得服服貼貼的,讓他邁左腳他不敢邁右腳,修煉後,我知道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了,我變得善良、寬容、真誠,知道事事先為別人考慮、尊重他人,和丈夫相處也融洽了。

3、為虛榮而奮鬥既辛苦又痛苦;為生命的回歸而努力既輕鬆又幸福

我是一名高校教師,修煉前,為了名和面子幾乎是拼命的工作,成績突出,有能力、會幹活是公認的,可是自以為應得的榮譽卻沒得到,感覺很沒面子,怨老天對自己不公,心裏不舒服,回家就發脾氣,結果,身體出現嚴重的亞健康狀態,重度貧血,白細胞低於正常值的底線,幾乎每天上午十點之後都底氣不足,說話沒力氣,下午兩點之後發低燒,我成了醫院、中醫院的常客,老中醫都成了我的好朋友,即便這樣,最後也都沒有辦法改善我的健康狀況,身心疲憊的我開始思考人生,我為甚麼活?人生究竟意義何在?

幸運的是,在我彷徨之際,喜得法輪大法!得法後,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真心歸正自己,在看《轉法輪》近十天的時候,身體上所有的病症全都不翼而飛。不僅如此,我的心性也在飛速昇華。對丈夫,寬容、關心、體貼;對工作,主動幫助、配合同事,不挑工作內容,領導經常把難活臨時分派與我,我都欣然接受並高質量完成;對利益,不爭不搶,把榮譽讓給別人,不接受禮金,也不違規辦事;對他人,真誠、善良,遇事先想對方,並樂意幫助他人。一次,有人和我說有個四歲男孩因治療費不足,被醫院拒絕治療,將面臨截肢和生命危險,我就拿出兩萬元錢送了過去,我知道,他們是還不上的,可是,我是修煉人,師父教我做好人,我不能見死不救。

修煉前,我為虛榮的面子而奮鬥,既辛苦又痛苦,修煉後,我為生命的回歸而努力,既輕鬆又幸福。

4、佛教徒喜得大法,所有的疾病不治而癒

①我於二零一四年喜得大法,得法前已經在佛教中修了二十年,患有心臟病,心律過速、支氣管擴張、肝膽病、胃病、牙齦出血、帕金森等多種疾病,支氣管病一犯病就咳血,做過大手術,左肺下葉切除,後來兩側肺葉都感染了,咳血更嚴重了,成天吃藥打針也不見好,已經沒有信心再去治療了。修煉大法後,所有的疾病在半年左右的時間就都好了,我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②二零一零年,我七十一歲,喜得大法,得法前我在佛教中修了十六年,後來得病,連拉帶吐,渾身難受,花錢打針吃藥也沒好。孩子告訴我修煉法輪大法吧,我就開始煉了,通過學法煉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所有的病都好了,修煉五年了,我再沒得過病,身體健康,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5、大概一年左右,耷拉著的眼皮抬起來了,所有的疾病都好了

我是因病走入大法修煉的,得法前患有心肌缺血、腦供血不足、肌無力、腰間盤突出、乳房小葉增生等多種疾病。肌無力病導致我一隻眼皮耷拉著遮住眼睛,針灸治療也沒好,還造成我半個腦袋發木。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大概一年左右,我耷拉著的眼皮抬起來了,所有的疾病都好了,感恩師父,感恩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6、我得到了大法,沒花一分錢,剛煉功二、三天,腰就不疼了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原來家裏窮,妻子就總罵我,我脾氣也不好,兩個人就總是大打出手。以前為了養家糊口,幹活把腰累壞了,因為沒錢治病,總想找治病的捷徑,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到了大法,沒花一分錢,剛煉功二、三天,腰就不疼了,而且知道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了,處處想到別人,夫妻關係融洽了,家庭和睦了。

7、坐月子落下的嚴重風濕病,修煉一個月後全好了

我在生孩子坐月子期間患上了嚴重的風濕病,風一吹就頭痛的厲害;腰更是酸疼,疼的厲害的時候躺下自己都起不來,大夏天,我得鋪上皮襖、鴨毛褥子睡覺,以減輕疼痛;到了秋天,剛剛八月十五,別人還在穿著單薄的衣服,我就戴上了棉帽子。一九九九年一月份,我喜得大法,修煉法輪大法一個月以後,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我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8、一身病都好了,藥簍子不用再吃藥了

修煉前,我是一個藥簍子,身體有多種疾病,心肌炎、肝炎、腎炎、胃炎,還做過兩次大手術,出院以後,長期腰痛,到哪也沒看好;腎炎一痛十年,痛苦不堪。我單位同事告訴我法輪功治病奇效,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到三個月時,一身病都好了,藥簍子不用再吃藥了。我以前脾氣也不好,好發火,跟同事處不好,修煉後,我完全變了一個人,遇事不再發火了,能做到發生矛盾看自己,和同事好相處了。以前我還抽煙、喝酒、賭博,通過修煉知道了做人的標準,不再放縱自己,明明白白做一個對社會有益處的人,不再做不好的事情。

9、心胸變得豁達開朗,身上的病也全好了

①修煉前,我私心重,經常為一些小事爭鬥,總不想吃虧,心胸狹窄,因此導致很多疾病,如偏頭痛,疼起來像要命似的,還有胃痛、腰痛等,幾乎天天吃藥,經常跑醫院,西醫、中醫都看了,也不見好轉。又由於病痛的折磨,家庭也不和睦,經常吵架,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苦不堪言。

一九九六年,經同事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指導我做事為他人著想、放淡名利,漸漸的,我的心胸變得豁達開朗,隨之,身上的病漸漸的全好了,家庭也和睦了,每天都在快樂幸福中度過。

②修煉以前,我脾氣很暴躁,經常衝丈夫、孩子發火,導致身體出現狀況,患上了嚴重的神經性頭痛病,一著急上火就犯病,痛得直撞牆。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份,丈夫修煉,放大法煉功音樂時,我聽著感覺心裏特別舒服,那是從來沒有的感覺,由此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修煉大法以後,自己知道按照師父教的「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脾氣變好了,人也和善了,家庭和睦了,與同事、鄰居相處也都融洽了,病很快也好了。

10、拿到《轉法輪》的當天,我立即就出現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得法前,我學了三門氣功,行了皈依佛門的形式,又招來了附體,折磨的我渾身痛不可言,家裏不順心的事接踵而來,弄得家裏一團糟。就在我對生活失去信心、痛苦又無奈之時,我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拿到《轉法輪》的當天,我立即就出現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疼痛全部消失,我的心情那個痛快呀,整天就是笑啊。

法輪大法使我道德提升,我變得寬容、平和,在個人利益上不與人計較,按大法「真、善、忍」做更好的好人。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原單位解體,我被分到又髒又累的塑料廠,在沒有指定工作任務的情況下,我主動、義務為每個辦公室、車間打掃衛生、擦玻璃;我下車間倒班時,班車司機有時候不接不送,坐班車十分鐘就能到的路程,我得換乘兩次公交車,一個半小時才能到,車票單位也不給報銷,我卻沒有絲毫抱怨,再苦我也樂呵呵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