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真正得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二零一三年四月丈夫退休,同年六、七月份住了兩次醫院,檢查出是喉炎。可多次治療不見好轉,八月份到省會醫院檢查確診是喉癌,大夫建議做手術,因為是惡性,我和兒子都不同意,但丈夫一直堅持要做,最後我也默認了。

平時丈夫一直支持我修大法,可能他是有緣人(後來走入大法修煉),手術很順利,主任醫師告訴我:她從醫三十多年從未見過脖子上開刀失血量這麼少的,真是一個奇蹟。手術後丈夫出現高血壓症狀留置在重症監護病房,等到下午三點探視時一看,臉、脖子腫的連鼻子都看不到,我趕緊對著他的耳朵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就是過了七、八分鐘的時間他睜開眼睛,血壓也在下降。大夫交待暫時還不能回普通病房,害怕出現危險必須進行重症監護。

苦苦等待到第二天上午,醫生通知去接人,我一看他嘴裏全是血塊,滿身都是管子,在鼻孔裏插有胃管無法正常吸氣,只能從喉部插管進行呼吸,承受著很大的痛苦。

術後十五天傷口癒合後進行放療,那個滋味更不好受,他早上六點半出門、晚上八點半回來。一天要輸三千多毫升液體,越到最後越堅持不住,三十多天後丈夫要求出院,說回來學煉法輪功。醫院再三挽留說:不承擔任何責任。丈夫說:「我說不用你們承擔。」

十二月份回來住進市醫院進行喉部插管摘除,主任說一般十五天後拔管,他已經超過期限,傷口早已鈣化,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萬一不成功插管將終身攜帶(主任兩天前已經試著更換一根大號的插管)。在拔管過程中真是驚心動魄,每個人都非常緊張,第一次、第二次都未成功,管子拔出來後鼻子無法呼吸,我和丈夫交換一下眼神他馬上就明白:我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主任說再來一次,第三次用棉紗堵住傷口讓他用力出氣,突然吐出大量痰液後鼻子、口腔都通了,在場所有人的心都落了下來。

回家後我倆就一起學法、煉功,他的悟性很好,在紙上寫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牢記心中。由於他真心的一念,從那時起身體越來越好。

有一天下午我給他用胃管打食物時管子自己脫落,濺的我全身都是流食,到第二天下午再打流食時繼續出現昨天的情況,我馬上悟到師尊讓我把胃管拔出來,可以用嘴吃了。他馬上就要拔,可能是我心性不穩沒讓做,萬一要是拔掉就無法吃飯,有所顧慮。第三天下午繼續打流食時管子又自動脫落,丈夫一氣之下把胃管全部拽出來扔了,我倆同時都笑了,低頭一看在胃裏的部份管子已經黑了。

過年後,丈夫的身體漸漸恢復,他就開始開車到處亂轉,大法也學的少了、功也不煉了,和認識的人每天早晨去鍛煉身體,把自己看作是一個常人。二零一四年六月初,他突然感到渾身發冷,到各大醫院按感冒治療不見好轉,後來到省會醫院檢查後是肺炎,咳得很厲害。回來後做全面檢查結果是癌症已經轉移到肺部,已經佔位有手掌那麼大。大夫說立即手術讓我簽字,當時不敢讓丈夫知道,但我心裏明白手術不能再做了。就這樣越治療越咳嗽,最後大夫親口對我說沒辦法醫治,回家該吃啥吃啥。家裏的親戚來了哭天喊地,我也被常人的心態帶動著準備後事。

在真正絕望的時候突然清醒我是修煉人,何況丈夫還走入了大法,怎麼還得常人的病,假相、全是假的!我把中藥熬好問他喝不喝,他不吱聲。第二天他把所有的中藥全部扔掉,我們夫妻二人重新調整,按照師尊的要求學法煉功、講真相,從開始一套功法分幾次煉到現在一、三、四套功法連起來煉,凌晨四點五十分起來煉第五套功法,他單盤也能打坐一個小時。

從那時起到現在,丈夫一粒藥也沒吃過,每次過關時他都能靠悟性信師、信法走過來,體重從原來的八十斤到現在的一百二十多斤。

所有的親戚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有兩人也走入了大法修煉的大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