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我是如此幸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轉法輪》這本書我是在二零一一年網絡「翻牆」後看到的,斷斷續續接近一、兩年的時間,才將所有的大法書籍通讀了一遍,整個身心震動很大,雖然還不明白佛法的真正含義,但知道《轉法輪》的內容非常淵博,從古到今,從地上到天上,至今還沒有哪一學科能用這麼直白的語言講得如此透徹,同時明白了許多以前不知道、不明白的道理。通讀完大法書籍之後,「法輪大法好」也同時刻到了我的骨子裏。

一次特殊經歷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黎明前,我突然從睡夢中醒來,但眼睛無論如何睜不開,意識真切。慢慢的一股力量將我從身體中托出,周圍一片漆黑,雖然看不到情景,但能感覺的到。在離床面半米高左右的地方稍有停頓,此時身體好像失去了重量,動彈不得,只感到下面被一柱力量輕輕的托著。

隨後身體快速往上提升,只是臉上有種衝破一層層薄膜時,薄膜被撐破後劃過臉面的感覺,幾秒鐘之後到了一個非常柔和、非常空曠的大空間。這時自己感到飄浮在這個空間場的右下方,沒有輕重,沒有思想,沒有意識,很放鬆,非常舒服,整個空間場充滿了淡淡的藍色光暈。

突然在這個空間場的正中央出現了一個立體的大熒屏,熒屏上面有一個像接受衛星一樣的裝置,前面是一個彎彎的麥克風。同時空中傳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看看地球上的他怎麼選擇?」隨後衛星接收器開始旋轉,俯視看到無數的彈珠大小的球體在下面有間隔的旋轉著、運動著,就像平時看到的宇宙星球那種畫面吧。隨後一個發著藍藍的螢光的球體逐漸從他們中間一邊旋轉著,一邊慢慢升起來了,球體表面勾勒著立體的輪廓,比景泰藍還要精美百倍。當時不知道是地球,現在知道這個星球就是我們的地球。然後衛星搜索器鎖定到這個球體的北迴歸線,然後是代表中國的金雞版圖,接著那個彎彎的麥克風伸到了我的嘴邊。我靜靜的平躺著,靜靜的看著這一切,沒有思想,沒有意念,感到從未有過的平靜。

出現這一幕後,祥和的空間場突然從上往下鋪天蓋地的黑壓壓的一整塊像烏雲一樣的黑色物質向我壓下來,速度快得讓人沒法形容,來不及思考,我衝口喊出發正念口訣,衝向我的黑雲戛然而止,在離我面孔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來了,自己感到很壓抑,但沒有害怕的感覺。我重複說了一遍發正念口訣,那整塊黑色物質還是不動。我又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伴著「轟轟」響聲,黑雲滾滾的退了回去,被擠壓的空間場又恢復先前的模樣。接著傳來了非常悅耳的音樂聲,隨後自己被推了一下,被推回到身體裏,身體能感到明顯的晃動,眼睛睜開了,人醒了。

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下來,再也沒有睡意了。活在地球上的每個人,確實承載著一個尋找大法、認可大法的艱鉅使命。

見證大法神奇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晚上八點半左右,到了接孩子下圍棋課的時間了。我從電腦前站起來,突然右腿失去知覺,一站起來像一個棍子椎在地上,右腳面如同被對折了一樣,腳跟朝了前,我「啪」一下栽在地上,鑽心的疼。

可是時間到了必須去接孩子。我忍著痛把腳跟扭過來,含著淚忍著再往起爬吧。可是不動還好,一動就疼得讓人受不了。怎麼辦?對啊,師父在身邊啊,於是我就求師父,說:「請師父幫我站起來吧。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一邊說著一邊爬到靠近矮茶几,本想扶著茶几慢慢起來,可我還沒用力就站了起來,而且腿和腳有了感覺,只是不能動,一動就痛。我一邊反省自己今天的言行,一邊清除不好的物質和業力,一邊求師父讓我把孩子接回來再疼。我馬上意識到對孩子的情也該去,於是轉念想:「該甚麼樣,就甚麼樣吧,孩子不接,師父也會有安排的。就相信師父。」

心放下了,內心平靜了,我開始背師父的《論語》,同時也對自己平時不好好學法,有事情才想起師父來感到愧疚。我就這樣閉著眼睛全神貫注的背著《論語》,也不知背了幾遍,突然想坐下來盤腿背書。我向床邊走去,呀!能走了,只是腳背疼得厲害。「不疼、不疼,不是我疼。」我對自己說,說著說著好像是不那麼疼了,「越疼我越走,看誰疼得厲害。」一邊給自己打氣,一邊咬牙往前挪著,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想起兒子還沒接呢,這是師父讓我接孩子去。於是我拿上鑰匙,騎上電動車去接孩子。

說起來容易,當時做起來可是很難的,電動車都坐不上,腿簡直是搬上去的。但我堅信師父就在身邊。結果,那天孩子上課,老師拖堂很長時間,我到的時候孩子剛剛下課,還破天荒的自己下樓來找我。一切都那麼巧合。接完孩子到家後,腳又疼得不能碰。我堅持煉了靜功再睡覺。我的腳很快恢復了。讓我無法想像的是,自始至終腳都沒有腫。事後問及一個搞醫學的同學,他說這種情況可能是中風,也可能是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都很危險,治療及時,效果好也要半個月才見效。

還有一次,我跟朋友到山上去踏青、看跳傘訓練。車子將我們送到目地地之後,掉頭去停車場停車。由於我光顧著看天上的降落傘,沒有注意到車子在倒車調頭。結果車子倒車連撞了我三下,我卻甚麼也不知道。車子第一次撞我時,感覺自己被一個硬物擋了一下,第二次好像碰到了很軟的東西,第三次被人猛推了一把,一扭頭才發現身後的車正在倒車,周圍看到的人驚得臉色煞白,半天說不出話來,而我卻毫無知覺,只是有點後怕。如果不是師父保護,不死也會傷。

最近一次,我灌暖水袋,不小心將滾燙的開水倒在了手上。那一瞬間我想到的是:「沒有事,我是修大法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手沒有紅,也沒有起泡,也沒有掉皮,表面沒有任何變化,只是肉裏有點痛。

這些都是我的親身經歷,我深刻體會和感受到了大法師父的慈悲,只因我信「法輪大法好」,大法的神奇就不斷給我展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