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轉變見證法輪大法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我出生於波蘭。當我很年輕的時候,我就決定要靠自己撐起生活。在十九歲的時候,我來到美國,開始在一家工廠工作。二十五歲的時候,我有了一個女兒,在她生活中的大部份時間裏,就只有她和我。我痛苦過,勞累過,掙扎過,但是所有這些都讓我收穫了我現在的堅韌。只有一條路:就是我的路。

小的時候,我的家人星期天總會帶我去教堂。當我長大了,去教堂對我而言就是一個每週一小時的形式,但是對我的其它時間的生活並沒有甚麼影響。所以,我跟別的人一樣,陷入了這種形式化的生活。

後來,我身體上出現了甲狀腺功能減退症的一些症狀,比如,肌肉痛、皮膚幹、頭髮變得稀少、嗜睡等等。我的醫生警告我這可能會影響我的心臟功能,隨後便安排我做了心臟方面的檢查。同時,我的左眼也出現青光眼症狀,而眼藥水也只是減緩了我視力惡化的速度。這青光眼終有一天會讓我失明的想法讓我非常恐懼,所以我總是定期去找眼科專科醫生複查。

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中旬,我需要配一副新的眼鏡。當我碰巧走進一家眼科診所,我便詢問是否能看醫生做眼睛檢查。讓我吃驚的是,他們告訴我可以立刻檢查。在醫生的辦公室,我跟醫生討論了我眼睛疾病的具體情況。雖然我也知道沒有真正能徹底治癒的醫療方法,但是我還是問是否有辦法可以緩解。然而我的眼科醫生所告訴我的給我打開了一扇通向新的希望和世界的大門。她說她的媽媽曾經也有青光眼,但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她現在的視力不但很好,而且她完全不需要借助任何藥物治療。

我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法輪大法,但是醫生的話無疑引起了我的關注。所以當即,我就非常想知道法輪大法,並讓醫生給我寫下這個功法的名字。她不但給了我一張大法的傳單,還遞給了我藍色的《轉法輪》這本書。她說這本書本來是給她所在大樓裏的一個工作人員買的,但是她有兩次去送書都沒有找到這個工作人員。這個醫生又說,這本書一定註定了是該給我的。她說只要我想看這本書,就可以帶走,但是對待此書,一定要有恭敬的態度。瞬間,我收穫的新的信息讓我充滿了能量。我非常振奮激動,彷彿自己剛從沉睡中醒來,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眼睛的問題。但是我還沒有意識到我即將開啟自己新的生命的旅程。

當天回到家以後,我三十四歲的女兒一看到我的新寶藏,便激動的喊出「轉法輪」!她拿起書便跑開了。我女兒在紐約新澤西一帶生活過十年,也曾經拿到過一張法輪功的傳單。她只是剛從那邊回來幫我照顧我八十七歲的阿姨和現年九十六歲的我女兒幼時的保姆。這兩位老太太現在都沒有家人可以照顧她們,所以我決定幫她們。她們都患有老年痴呆,所以照顧她們絕不是簡單的事。她們需要有人一直在身旁,還要換尿布。我的老阿姨常常罵我、咬我、掐我、還打我。每當這時,我都會覺得很憤怒,對於她對我的不公平對待感到生氣。

我的眼科醫生還告訴了我一個法輪功煉功點,說在那裏我可以學習煉功。當我第一次煉功的時候,我就感覺到渾身輕鬆。我的身體很熱,能量讓我的身體從左往右、往前移動。同時,我還感受到了小腹部位的運動。我讓女兒保留了醫生送我的那本《轉法輪》,我自己又買了幾本波蘭語和英語版的《轉法輪》給自己。直到兩個星期以後,我才開始閱讀《轉法輪》。但是我發現第一次閱讀非常困難。在同修的鼓勵下,我花了兩個月時間才成功的讀完。儘管還沒有完全理解大法是甚麼,我還是堅持每個星期天早上去煉功點煉功。在前八個星期,我感受到身邊環境中發生了美妙的變化,我知道我想學的更多。隨著我對我阿姨態度的變化,她對我的態度也一天比一天變好。這真的是太美妙了!

第一次讀完《轉法輪》以後,我得到了更多的鼓勵,讓我再讀第二遍,因為我對《轉法輪》的理解會隨著每一次閱讀而增加。當時已經是二零一五年一月,我開始出現了很多干擾。工作量的增加、幾場大的暴風雪、懶惰、以及度假都使得我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既沒有去煉功點煉功,也沒有在家自己煉功。讀《轉法輪》的時候也有很多干擾。我的思想總是在走神,不能集中注意力。因為不想錯過任何東西,所以每一句話,我都得讀好幾次。為了讓我學法學得更好,我得到了一個MP3,裏面有師父的九天班講法。聽法加讀法,我對法的理解越來越深,越來越好。我內心中平穩的變化讓我想把自己修得更好。

當時,我並不知道我需要融入其他大法弟子中,讓自己有一個更好的修煉環境。所以,當離開了其他同修兩個月以後,我覺得自己的思想、情緒都回到了原點。我很容易被周圍的人、事激怒。當我把我的境況告訴給那位介紹我認識大法的同修,她建議我們可以每星期都在一起學法。沒有一個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修煉環境,我們很容易離修煉越來越遠。我意識到這是讓我回到正確修煉軌道上的一個警鐘,師父在提醒我要更加精進。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錯過一次去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在我不懈努力下,我讀完《轉法輪》第二遍。所以,當二月中旬,我們一起學法時,我們開始讀一九九六年以後的師父在法會上的講法。

當聽說神韻藝術團會於三月來芝加哥演出的時候,我立刻給我女兒和我自己買了票,然後給另外兩個和我們一起看演出的人買了票。看神韻演出時,有一個節目觸動了我,不知道為甚麼,我開始哭泣。整個神韻演出深深的打動了我的內心。

隨後,我得知五月份有一個法會,師父可能會來講法。內心深處,我知道自己非常想親眼看到師父。為了能在法會中有更多收穫,我得加深自己對法的理解,所以我開始把學法看得更加嚴肅。同時,由於我是新學員,我還得寫一篇修煉心得來爭取獲得參加法會的資格。英語是我的第二種語言,用英文寫作對我來說也充滿挑戰,但是我不允許任何困難阻礙我。我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寫修煉心得。雖然有困難,但是我的努力得到了很好的回報,在四月中旬,我得知我可以參加法會!很快,我又學會了怎麼發正念來清理干擾我修煉的邪惡。我發現發正念真的很有效,所以我盡可能的多發正念,即使是在外出做雜事的時候,因為我覺得我常常被干擾。

在學法和讀了同修的很多修煉交流以後,我開始思考我是不是還需要服用治療甲狀腺和青光眼的藥物。我知道這個問題不需要別人來幫我回答,而是得靠我自己去悟。一個星期以後,在紐約參加法會期間,對這個問題我有了自己的答案。就在法會的前一天,我像往常一樣服用了治療甲狀腺的藥,很快,我就覺得很不舒服。我開始大量的流汗,而我的胃也很難受,想吐。在去紐約市中心參加大法活動的路上,坐在同修車的後座上,我的情況變得急劇惡化。突然,我嘔吐了大量液體和白色粉末狀物質,但是令我很奇怪的是沒有任何食物。幾分鐘以後,我悟到那些白色粉末狀物質應該是我之前吃的藥。我明白從現在開始,我不用再吃藥了。師父已經幫我淨化了身體。我最近去檢查了身體,結果是我的血相指標都恢復了正常!我不用再吃藥了!我無法表達我的喜悅和對師父的感激!

在第二天的法會上,師父還幫我打開了天目。起初,我以為那只是我的想像和幻覺。我睜開眼,又閉上眼。但是當我看向聽眾席和我周圍的人時,一切都很正常。然而,當我閉上眼睛,我真真切切的看到層層台階通向台上的寶座,上面坐著身著黃袍、雙腿盤坐的佛,佛的周圍發出耀眼的光芒。寶座上方是美麗的寶藍色。整個會場如此華麗莊嚴,我無法用語言完全描繪。在紐約法會幾天的經歷讓我對大法、對師父深信不疑。

現在,我時刻提醒自己我是大法修煉人,無論事情有多麼困難,我總要自己每天用正面的思維方式想問題。因為在大法中修煉,我覺得自己變得更加冷靜,我不會像以前那樣很容易被激怒,我更能控制我自己。我的生活觀在發生變化,我現在明白遇到困難和衝突,得向內找。就在這短短幾個月的修煉裏,在遇到考驗時,我能更容易的找出自己的觀念和執著,這在以前我是做不到的。

現在,每個星期三,我都開車一小時去參加集體煉功和學法。只要有機會需要講真相,我就去讓有緣人明白在中國發生的迫害真相。我是在波蘭共產黨政權下長大的,我深知它的邪惡。我自己的經歷讓我對在中國大陸被殘酷迫害的中國人深深的同情。而我,生活在伊利諾伊州和威斯康辛州的邊界處,我可以向兩個州的人講真相。

通過我的轉變,我的家人也見證了大法的威力。我的八十二歲的母親和女兒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她們現在也都開始跟我一起煉功和學《轉法輪》。

我對師父心懷感激。謝謝師父讓我得到這麼偉大的法,給我這麼好的修煉環境。在這個修煉環境裏,同修們互相分享、互相鼓勵。我可以明明白白看到修煉人和常人有多麼的不同,因為通過學習和遵照「真、善、忍」的原則,我看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樣了。我下定決心消除自己的負面思維,努力向前,直到修煉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