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佛恩十八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

一、師尊救我出苦海

在我剛出生七個月的時候,一場病災差點奪去了生命,十八歲那年又得了一種連醫院都叫不出名字的怪病,頭就像緊箍咒箍住一樣沒有知覺、麻木,撞到牆上,沒一點反應。我曾在狂風大作電閃雷鳴大雨傾盆的漆黑夜晚,任憑風吹雨淋,哭喊著仰望蒼天:這是為甚麼?為甚麼?

除了雷鳴電閃狂風呼叫,聽不到一點回音。

屋漏偏逢連天雨,在我生孩子的那年,左腿有根筋疼,腿不敢伸直,腹疼、腰疼、渾身疼,感覺頭髮梢都疼。來例假更是雪上加霜,疼的受不了只能打止痛針。

因為心理壓力太大,我還有輕微的狂想症、自卑症,我整天心煩意亂心裏沒有清淨的一天,渾身無力,身心疲憊不堪。心中的苦痛只有自己清楚。中藥、西藥、針灸、氣功、推拿、食療,只要能知道的,打聽到的,沒有不用的方法。為此傾家蕩產,到處租房子住,也沒能治好我的病。漫漫長夜,年紀輕輕的我何時是個頭啊!我多次想到輕生,看看年幼的孩子,想想多災多難的父母,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永遠忘不了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個夜晚,我同事的丈夫來到我上班的窗口,他告訴我他們現在煉功了。我問他是甚麼功,他說是法輪功。他還說,煉這個功首先要做好人,不做好人,煉了這個功身體也不好。我一聽說做好人就來了興趣,我從小就想做好人,但沒人告訴我應該怎樣做,甚麼事該做還是不該做。心裏一片茫然。我一聽叫人做好人的功法來了興趣,趕忙和他要書看,要了多次,終於盼來了寶書《轉法輪》

當我迫不及待的看完一遍以後我終於對人生有了答案,我的心一下子輕鬆了,踏實了。我明白了人到底為甚麼活著,也知道了人為甚麼有這麼多苦難,了悟了人與人之間矛盾,恩恩怨怨的由來,並且怎樣才能解脫這些矛盾,了卻這些宿怨,脫離這個生老病死的苦海。

我不再孤陋寡聞,充滿偏見:只知道人是猴子變的,認為人才是唯一的高級動物,我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茫茫宇宙間還有更高級的生命掌握著更高的科學。從此在不知不覺中,身體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上樓幹活都不覺的累,是偉大的師尊把我從無盡的苦海中救了出來,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和崇敬。

二、家人、同事感謝師尊

我大哥得胃癌,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胃,多次化療,飯只能吃一點點,睡覺不能睡一般的床,一躺下胃裏就往外冒酸水,只好訂購了一張醫院裏的病床,睡覺時能搖高一些。可是後來又添了失眠症,睡不著覺,吃藥又引起心慌臉色特別難看,到處打聽偏方,本來夜裏就很難熬,再加上失眠,他精神簡直達到了崩潰的邊緣。

我聽說後給他帶去了師尊的講法,並告訴他只有師尊能救你了。過了兩天,他高興的和家人來到我上班的地方,他對我說:李老師真厲害,聽了他講的法,我夜裏能呼呼的睡覺了。

大哥以前因聽信了惡黨的謊言,過年我們回老家看父母時,他不敢和我們睡一個房子,他說怕我們夜裏起來殺他,跟他講真相也不聽,時常對大法對師父說些不敬的話,這次大病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他相信了大法,他就受益了。

他大大小小的手術做過六次,那幾次都很痛,這次他聽說又要做手術,他怕疼,都不想活了,臨進入手術室時我們又告訴他一定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他當著大夫的面大聲的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說對,就念這九個字。手術很順利,他也沒覺得疼,四、五年過去了他現在身體越來越好。

我父親今年七十九歲,去年秋天,我陪他去醫院裏檢查身體,剛從檢查室出來,我讓他坐在條椅上,把他腳上的套子拿下來,他還沒坐穩,身體就開始傾斜,我讓他坐直,他也不聽,身子還在向一邊歪,我一看他,眼睛發直,怎麼叫他也不答應,我趕忙求旁邊的人去喊醫生,這時他已經翻了白眼,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哭了,因為我母親就是這樣去世的。

我哭著喊著,求師父救救我父親,我抱著父親的頭不停的在他耳邊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喊著喊著,只聽我父親嘆了一口氣,醒了過來。我問他剛才發生的事,他說甚麼也不知道。當醫生來時,我父親已經緩過勁來,他爬起來就走,和沒發生這事之前一樣。

我三哥有一次在二樓幹活,不小心踏空,從二樓上一頭栽了下來,下面是水泥地,而且是頭朝下,三哥身材高大魁梧,當時他頭腦一片空白,這時他腦子裏突然冒出一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一下子坐了起來。這時當官的都從辦公室裏跑了出來,非讓他去醫院檢查,三哥站了起來,看了看哪裏也沒事,就說甚麼事也沒有不用去了。當官的說:「你說沒事就沒事啊,我們單位的某某,從一樓掉下來,摔斷了兩根肋骨,四十多天了還不能上班,你從二樓掉下來就沒事?說啥也不行,非得上醫院檢查。檢查結果甚麼事也沒有。

這種神奇事在我們家以及親朋好友同事身上發生的太多了。我兒子上學時,路上遇到過幾次搶劫的,他身邊同學嚇的夠嗆,錢都被搶去了,而我兒子他們就像沒看見一樣,也沒和他要錢。

我的同事失眠睡不著,我讓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剛開始她不信,認為電視上說的那些栽贓陷害法輪功的話是真的,我讓她念念試試,又不損失甚麼。有一天,她高興的對我說:念那九個字還真靈,現在我頭一沾枕頭就睡著,而且一覺睡到大天亮。她問:「我原來頸椎疼,怎麼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頸椎也不疼了?」從那以後她叫她丈夫、女兒也念,讓她婆婆、小姑子都念……

還有我八十多歲的大娘得了胰腺癌,大小便不通,多處插著管子,非常痛苦,我讓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剛開始記不住,我讓她的兒女在她耳邊和她一起念,她很快就出院了。四、五年過去了,她身體越來越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