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醫生說我只能活兩、三個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和老伴今年分別是八十六歲、八十五歲了,我們老倆口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身體有很多病,右胸做過切除手術。而且每年都要住一次醫院,到了後期,吃甚麼藥也不見效了,上醫院都不收,不讓我在那裏住了。這時,老伴想起他教過的一個學生是煙台山醫院的醫生,只好又帶我去那裏。檢查完後,醫生背地告訴我的子女們說:「大姨乳腺癌晚期,細胞已擴散,只能活兩、三個月的時間了。」

回到家,孩子們眼睛都哭紅了,我還蒙在鼓裏。這時,我女兒就對哥哥們說:「只有法輪功能救咱媽的命了。」沒辦法全家人也只好同意了。

其實,在以前我們接觸過大法,看過大法真相資料,都知道大法好。因為女兒、女婿修煉多年,經常往家帶大法資料,一拿就是一大包,我倆也幫忙出去發放。可是邪黨鋪天蓋地迫害大法,女兒夫妻倆也遭受嚴重迫害,至今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邪惡一次次的抓捕、一次次抄家,電腦物品等幾度洗劫一空,就連女婿的技術專利證書也被順手牽羊拿去賺錢,而且還經常到親戚和我們老倆口家裏騷擾。由於驚嚇和牽掛,我害怕了,還阻擋過女兒修大法,在這裏向師父懺悔:我錯了。那時,女兒送給我一本大法寶書《轉法輪》,又教了我幾遍煉功動作,由於女兒流落在外,出於安全不能久留,也不能和我經常見面,她就用公共電話聯繫、引導我。這時老伴也陪著我學煉了,因為他看到我女婿那樣一個對工作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的優秀處級幹部,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邪黨都打壓迫害,戴上手銬說抓就抓、說關就關,這不是文革的再現嗎?幾十年了都是這樣折騰,跟這樣一個政黨走能有好嗎?

隨即把自己教育工作多年來收藏的邪黨書籍全部清理銷毀。從此我們就天天看寶書《轉法輪》,黑天白天學,就這樣學煉了一段時間,不知不覺我沒有病的感覺了。鄰居見了我,有的說:「大姨,您怎麼突然年輕了呢?」也有人問:「你得的是甚麼病,當時那麼嚴重,怎麼這麼短時間說好就好了?」

有一天,我連續發高燒三十九點四度不退,真有點承受不了了,藥在身邊就想拿過來吃,我立刻想起了師父在法中說:「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夠全部都給你拿下去,你一點不承受這是絕對不允許的。」明白是師父給我消病業,我告訴自己一定堅持住,心裏只想著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這樣反覆睡一會兒醒一會兒,一連三天就沒事兒了。後來只要發一次高燒,渾身其它的病狀就去很多,身體也輕鬆很多。

這期間還有一個小笑話:老伴看我燒得挺厲害很遭罪,就想:讓我為她分擔點痛苦吧。結果老伴真的也出現了感冒症狀,他立即悟到:不對呀,我們都有師父在管啊,不應該那樣想,馬上一點感冒症狀也沒有了。十多年來各方面也一直很好。

我發燒的症狀沒有了,又開始拉血,開始是黑色的,慢慢就成通紅的了,每次都拉很多,過一段時間就拉一次,我也不害怕,不影響我吃飯睡覺,知道是師父又給弟子淨化身體。因為得病後我的肚子出奇的大,出門別人都說我肚子大,我都聽煩了。現在好了,師父把我體內一切不好的物體全都清理了,身體恢復正常了,也特別輕鬆。

有時病業關真的是很難過,得需要對法的無比堅定和強大的意志力(正念)才能闖過去的,我都橫下一條心信師信法不動搖,都出現了奇蹟。我胸部做過手術,二十多年來一直都沒知覺,修煉後,局部經常發熱,像有熱氣吹一樣,不幾天,有知覺了。我的手臂原來是不直的,還有很多毛病,隨著學法煉功,不知不覺都正常了。

記得剛開始有一問題我想不明白:以前病重的時候,每當接到女兒打來的電話,我的身體就非常舒服,為甚麼現在沒這感覺了呢?現在我從法中明白,當時是感受到了女兒修煉大法的正的、慈悲的能量。現在我也修煉了,是師父把我的身體調整到最好的狀態了,當然就沒感覺了。學大法後,這些可喜的例子在我身上發生太多了,讓我全家人都看到了師父的慈悲偉大和大法的超常!

前年,老伴騎上燒油的三輪車準備拉我到北市場,我還沒坐穩他就開車了,結果車子一輪著地,失去平衡,「唿」轉了一圈把我拎出去,仰面摔在地上,過路的人都嚇壞了,我被一男士慢慢扶起,結果一點事沒有。這時在場的人們轉驚為喜:「這八十多歲的老太太人被摔得這麼重,哪都沒傷著,太神奇了!」我心裏感謝師父:要是沒有師父保護,像我這麼大歲數,說不定摔成啥樣呢。

一次,我戴上老花鏡看大法真相資料,文章裏說有位老人隨著學法煉功看書不用戴老花鏡。心想我也不用戴,我順手摘下眼鏡一看書,真是太高興了,看得清清楚楚的!到現在大米粒大小的字我也看得清楚。兒子兒媳見我能讀很小字體的資料都稱神奇。現在雖然兩對兒子兒媳不修煉,但都特別尊敬師父和大法,過新年時他們都在師父法像前供上大餑餑、敬上很高的香、全家依次磕頭來感恩偉大的師父。

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多著呢。我以前不但身體多種疾病,耳朵也聾的甚麼都聽不見,甚至打雷都聽不見。可是修煉後,一到早晨三點三十分,總有人在我腿上拍一下,開始還以為是老伴叫我,可一看他睡得正香呢。原來是師父在叫我起床煉功呢。另外,我有時心裏牽掛女兒,時間長了不見音信,就求師父:讓女兒回家一趟吧。第二天女兒果真就回來了。師父真的時時就在我們身邊啊!

如今我不再惦記女兒了,雖然遠在他鄉、條件艱苦,但也在和同修們一起做助師正法的重要事情,有師父看護誰也動不了。我以後要站在法上正念加持他們,正念加持所有的講清真相、慈悲救人的同修們!

師父要求弟子遇事為他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的偉大覺者。夏季的一天,老伴回家笑著對我說:「你出去看看,給你提高心性來了。」我不知甚麼事出門一看,不知誰開車把我家一扇窗戶撞掉了,當時心想:司機肯定有急事著急,不小心無意撞掉的。心裏也沒埋怨、也不生氣上火,花了一百多元錢找人裝上了。

我們在大法中修煉整整十年了,我體會:越按大法的要求做,越事事順心,越心情開朗。現在我和老伴清淨安心、自在,兒女孝順,家庭和睦,吃甚麼都香甜。

就在同修要我寫這篇體會文章的時候,晚上我做了個夢:在一個很多人的大會場裏,我正找我的座位,看到不知誰把我的凳子送在講台上,心想:把我的凳子拿上那兒幹甚麼?醒來我悟到是師父叫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抓緊時間向廣大的民眾講真相,多救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