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一九七八年的夏天我不幸得了風濕性「心肌炎」。那時我才十四歲,這個病特別折磨人。每天胸悶、心悸、心動過速,無力,不能幹一點活,我讀書的時候,體操都不做的,醫生說做體操會累犯病,那時真是一時保養不好,就得吃藥、打針直至住院治療,那時吃速效救心丸一次吃十六粒,因為這個病,我二十六歲時都住進了觀察室。

一九七九年冬,我又患上了一種神經性的怪病,當時全身癱瘓,後雖經多方治療,雖然能走路了,但不能獨自上台階、走夜路,白天走二里路就累得不行。

我的苦難不知怎麼會那麼多。二十二歲時又得了一種奇怪的病,怕風、怕冷三伏天不敢開窗、開門,在不開窗、開門的屋裏,還要穿正常人在深秋時才穿的衣服;冬天要穿三件棉衣、蓋三床棉被,盜汗。飯菜要別人送到我的屋子裏(夏天我自己獨住一處),吃完再由別人端走。

另外,慢性咽喉炎常年帶著,經常感冒、扁桃體經常發炎。右手大拇指創傷性關節炎、乳腺增生、三十歲就絕經了、尿路感染,同時雙眼乾涸,一天到晚都需要滴眼藥水,否則不敢睜眼睛。

由於常年有病,心情壓抑患上了憂鬱症,怕聲音、經常失眠,最後吃安定都不好使,改吃冬眠靈了。

一九九六年為治療右手大拇指創傷性關節炎和心臟病,致使兩種藥物在滴管裏發生了藥物反應,一滴流管裏黃糊糊的固體物質全滴進我的血管裏,當時出現了驚悸、全身難受等症狀,感覺那固體物質有毒,致使半身行動不靈活等症狀,後經過治療,緩解了,但這次醫療事故留下了相應的後遺症,我的血液開始粘稠,而且心理壓力很大,覺得自己活不長了。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感冒去診所打針,又出了醫療事故,那個私人診所的大夫把藥打在了我的坐骨神經上,從那時起我又添了一個坐骨神經痛的病。住院治療也沒好,左腳不敢觸地,買一個紅外線燈泡把腿都烤出泡了也沒好。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我發現我的嘴裏、胳膊等處出現了四、五個小指蓋大小的包,我知道那是良性小瘤子,我很害怕,心想如果時間長了,要變成惡性的怎辦?如變成癌症不就得死了麼?我當時才三十四歲呀!我當時真是貧病交加,天天吃藥,幾乎兩、三天就得找診所大夫來打肌肉針,如果找的不及時,我就自己給自己打針,久病成良醫,我學會了給自己打肌肉針,如果病情控制不住,就要住院了,我整天依靠藥物活著,拖累別人不說,有點錢就給醫院送去了,是爸爸媽媽最大的負擔,整天生活在苦海之中,我十九歲的時候,想自殺了事,是媽媽不讓,媽媽說:「我還希望你有一天好了呢!我伺候你這麼多年不就是希望你有一天能好麼?你可別想自殺!」

我當時看媽媽是真心真意說的,我想以後就為媽媽活著吧!我也不知道我以後到底會不會好?更不敢想有一天我能像太陽一樣去照亮別人!以我當時的際遇,我不拖累別人已經不錯了,我怎麼可能像太陽一樣去照亮別人呢?

可後來我的命運真的出現了轉機,我於一九九九年一月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才修了一個月我的心臟病就不翼而飛了,像從來沒得過心臟病一樣,真是太幸福了!從那時起我完全能幹家務活了,兩年後我就能照顧別人了,我還幫助我小叔子擺脫了牢獄之災,我能照顧年邁的父母、公婆,我四十二歲時還生了個女兒,她現在九歲了,我每天照顧她。十五年來,我健康得一粒藥都沒吃過,我終於能像太陽一樣去照亮別人了!所以說修煉法輪大法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一九九八年五月妹妹介紹我修煉法輪功,她說這個功法修真善忍,我想人活著這麼難,還修真善忍,所以我不想修。一九九九年一月由於害怕自己死了,於是想還是好好研究研究這門功法吧。

大法的經典著作《轉法輪》我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就看完了,我看到三、四頁時已經興奮起來了,因為我的心弦已被撥動起來,我發現書裏的內容既新鮮又美妙,書裏提到的內容全是我嚮往和企盼的;而在看書時看出了奇蹟,身體非常舒服,像有個大氣功師在給我發功一樣,功力非常大,從十三歲後我的身體就沒這麼舒服過,我一九九零年在一個城市花錢請氣功師看過病,治一次十塊錢,我看《轉法輪》時的舒服勁,比在那個城市花錢看病時的功效都強出好多倍,奇蹟出現了,我知道我找到了真理,我終於下定決心在一九九九年一月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大法了。

可法輪功讓人修真善忍,挺難的,幾天後,我又想那就不修了吧!我站在我家地中央,剛這麼一想:立時出現一個我沒有想到的景象,我的左半邊身出現了一個白色的靈體,從左邊腦一直延伸到左半邊身膝蓋以上長長的白白的而且會說話,他的意思是如果我不煉法輪功了,他就走了,而他的存在令我暖融融的,感覺他如果走了,我會全身非常難受,甚至病倒。我想起《轉法輪》裏講的,德是白色的,因而我知道他是好的,我連忙雙手合十對他說:你可千萬別走,你放心,千難萬難我都會修下去,我非常虔誠而又急切的說了三、四遍。他不動了,一切又恢復到原初,像沒有發生過一樣。在那一刻師父把我的天目打開了,否則由於畏難我又不會修煉了,師父多麼慈悲呀!從這以後我真正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大法了。

那時是一九九九年一月,在我決定正式修煉的第二天,又出現個奇蹟,我正在看《轉法輪》卻看見在我左半腦的上空出現一個像小米粒大小的一個金色的飛速旋轉的物體,他轉動的非常快,像帶電的機器轉輪一樣,轉動的很快力量非常大,他轉到哪,我頭上空的黑色、灰藍色的物體就沒了,而後身體更加舒服,我感覺屋裏變得異常清爽、明亮。我給妹妹打電話,她說:「你可能看到法輪了,可能是師父打出法輪給你清理空間場,是好事,你可要精進啊!」

聽了她的話我很高興,看來我和法輪功的緣份挺大的,我更增加了信心!

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七那天,我讓媽領我去一個煉功點,媽媽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先我修煉法輪功了。她原患有腦血栓前兆、糖尿病、骨質增生、心臟病、結腸炎等十餘種疾病,每天是一把一把地吃藥,並不見好轉。一九九八年,她有幸得遇法輪功,開始走上修煉的道路,從此甩掉了藥罐子,無病一身輕,她每年都給單位省了一萬多元的藥費,媽媽身體好了,我非常感謝師父,因為媽媽的身體都是為我煎熬壞的,我覺得永遠欠她的,這回我的內疚少了,是師父給我媽媽延長了壽命!我的犯罪感也漸漸的少了。煉功點離我家僅一里的路,因為我走不動,母親和我打車去的,在那大家開始煉靜功了,我把腿散盤好,音樂聲一起我立時感到從牆上老師的法像處刮來一股颶風,有個東西一下進到我的小腹處,緊接著我的小腹處就開始跳動起來,跳的非常舒服、有節奏。我煉功二十分鐘有一股暖流圍著兩腿轉,非常舒服,煉完功我問一位老學員:我的小腹為甚麼老跳呢?他說:「可能是老師在你的小腹處下上了法輪!」

在煉功點只待了兩個多小時,我雙眼乾涸的毛病就好了。去時,還想用不用帶眼藥水?我沒帶,在中途我雙眼乾涸得挺難受,我想忍一會吧!我心裏有點忐忑不安,不一會,從眼裏流出兩滴眼淚,我動動眼發現這兩滴眼淚很粘,轉動轉動眼睛,不一會感到眼睛很滑潤,再住一會就徹底不乾涸了,我到煉功點第一天,我眼乾涸的這個頑疾就這樣痊癒了,多神奇呀!而且回來時我已經有勁自己走回家了!

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爭取每件事都按法的標準去做,結果煉功二十天,一粒藥未吃就好了四樣疑難雜病(右手大拇指創傷性關節炎、眼乾涸、慢性咽喉炎、坐骨神經痛);一個月時來月經了,太好了;一個月後心臟的頑疾就開始消業,我躺著都心跳的受不了,抽屜裏裝著速效救心丸、活心丸。我想我吃不吃藥?如不吃,晚了再重了可就得去住院了,這時思想中開始鬥起來了,我看過老同修寫的心得體會,知道這個時候得放下生死,我又仔細一想,自己這二十多年,活得這麼苦,死了也沒甚麼值得留戀的。開始我是學著放下生死關,後來就真的那麼想了,我想:就相信師父了,死了也不吃藥,死了也不埋怨法輪功,不但不怨恨,來世我還煉法輪功!這個念頭一出,瞬間我狂跳的心就立時平穩了許多,我不覺得那麼難受,再停不到二秒鐘,心開始舒服起來了,我又躺了兩分鐘,心跳竟然完全恢復正常,「咕咚」、「咕咚」,心臟跳得非常健壯而有力,跳動得非常有節奏,我從得過「心肌炎」後心臟從來沒這麼健壯有力的跳動過,全身從沒有過的舒服,我本想再躺一會,可感覺心臟像沒得過病一樣,應該起來幹活了,我坐起來開始裏裏外外的幹活,全家的活都包下來了,心臟像從來沒得過病一樣,我驚訝極了,也欣喜至極,我的病醫院也沒能治了,只是因為在修煉中堅定了大法,病就不翼而飛了,多麼不可思議!又是多麼真實的神跡呈現在我的眼前了!師父真是活佛呀!我在心裏欣喜的真心讚歎!

我的心臟病無藥而癒,這是我企盼多年的而又不敢想的事呀!這件事震動了我的父親、姐妹們、我的丈夫,他們笑逐顏開,全都全力支持我煉功。

從那時起我包攬了全部的家務,包括和燒爐子的濕煤。當時,除了腿沒有全部恢復,我其它的病在修煉中漸漸都無藥而癒了,我上街買菜,熟悉我的人再看見我時,說:「你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修了法輪大法,我終於可以像太陽一樣去照亮別人了!也有能力去照亮別人了,我覺得世上最幸福的事,就是修煉法輪大法!我永遠感激師父!感謝法輪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